番外 情人节的苦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o(∩_∩)o……哈哈为情人节写的番外,与正文无关,逗大家一笑而已!祝大家情人节愉快!)

萧子扬坐在高高的门槛上,托腮望着天空。

有轻轻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

他没有回头,低低地喊了一声“外公”。

沈箴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怎么?马上要见到你娘和你爹了,不高兴啊?”

萧子扬低着头,不作声。

“你不是说,和外公是最好的朋友吗?”沈箴轻声问他,“不高兴了,朋友之间也不能说吗?”

萧子扬的脸夸了下来:“我,我不想再要弟弟了?”

“哦!”沈箴紧挨着萧子扬坐在了门槛上。

“上次我来外公家,回去后就多了一个弟弟,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说着,萧子扬的泪珠子在在眼眶里滚来滚去,他吸着鼻子,不让那些湿润落下来——因为爹说,男子汉,不能哭,所以娘上次掐他的时候,他就没哭,“每次我来外公家,就会多一个弟弟。娘就会只管弟弟,不管我了!”

沈箴失笑:“有弟弟不好吗?打起架来帮手也多啊!”

萧子扬很是苦恼。

他像大人一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问题是,我不需要弟弟帮忙就能打那些堂兄堂弟打趴下……有了弟弟,大家就更不敢和我打架了!”

沈箴哈哈大笑:“要不是你每次闯了祸都被送到外公这里来,你怎么会每次回家都多出一个弟弟来呢?”

萧飒也很苦恼。

他抱怨道:“为什么每年的二月十四日我都要送一件首饰给你?又不是逢年过节?又不是生辰?”

沈穆清冷冷地望着萧飒:“你送还是不送?”

萧飒摸了摸头:“我不是送了吗?”

“那你还啰嗦什么?”沈穆清不理他,挺着大肚子清点着回家的礼品,“等会还要去接子扬呢!”

萧飒望着沈穆清依旧粉嫩的脸庞,走过去拐了拐沈穆清:“喂,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每年的二月十四日我都得送你东西,”说完,他不无得意地猜测,“你是不是在那天突然发现你离开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英纷强忍着笑意朝着一旁收拾东西的小丫鬟们做了手势,然后领着她们鱼贯而去。

“你胡说些什么?”沈穆清看也不看萧飒一眼,左手拿了个粉彩海棠春睡茶盏,左手拿了一个麻姑献寿的茶盏,左看右瞧的,“我为什么离开了你就活不下去了?我又不是没和离过……”

“停,停,停。”萧飒最不喜欢听的,就是沈穆清说自己曾经和离过——好像可以随时和他拆伙似的,“你要搞清楚了,你可是有五个儿子的人,不是一个人好不好……”

沈穆清回头朝着萧飒扬了扬眉:“是啊!我现在有五个儿子,又有铺子,娘家兄弟是两榜出身的翰林院庶吉士……我就更不怕了!”

萧飒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我,我也不差啊,我好歹是正三品的大员……”

沈穆清不屑地轻笑:“正三品算什么?我娘家还出了好几个正一品的内阁学士呢?”

什么好几个?只有一个好不好?

可这个时候,萧飒怎敢和老婆深辩,讪讪然地笑道:“所以我才把儿子送到老爷那里去——跟着也可以多读点书!”

这么多年了,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萧飒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做低伏小的……

沈穆清望着他有些怏然的神色,心里软软的,轻轻地拉了他的手,柔声道:“好了,好了,我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这世上只有萧飒对我最好!”说着,她笑起来,“你就不要像小孩子似的不高兴了。”

不同于刚结婚的那会,沈穆清的手再也没有了如丝绸般的冰冷与润滑,有的,是春日般的干燥与温暖……可以从指头一直暖到他的心里,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一直牵着他的手。

萧飒眼睛一湿。

他压下心底的激动,低下头去紧紧地握住了沈穆清的手,几不可闻地低声道:“那你的算盘也打得太精了……每年点一件首饰,不多不少,正好把我当年私留的一点银子搞去五分之四……总得给我留点吧?我好歹也要应酬应酬好不好……”

“什么?”他的声音太轻,沈穆清没有听清楚,“你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

“哦!”萧飒抬头,肃然地道,“没什么?我就是问,带这些礼物给岳父,少不少?”

(本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