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参加完会议回来, 孟兰亭顺道先经过学校,去取一周前留在办公室的一些东西, 出来, 经过商学院教学楼附近时,迎面走来几个上过她数学课的女生,见了她, 跑了过来,热情地和她打着招呼。

已经差不多一周没见安安和乐乐的面了,孟兰亭对他们很是想念, 急着回去,打完了招呼,见她们还不走,就那么站在自己的跟前看着自己,笑嘻嘻的有点反常,以为她们有事,就问了一句。

“冯太太, 你看过这期的《商业时刊》吗?”

一个名叫珍妮的女生问她。

孟兰亭摇头,略感茫然。

女生们对望了一眼, 捂住嘴, 吃吃地笑了起来。

珍妮从包里掏出一本杂志,翻到其中某页, 递了过来。

“冯太太您看。这期刚出的特刊, 专访人物是不是您的丈夫冯先生?他提到你们过去的恋爱史啦!”

孟兰亭一眼就看到内页里用来配文的冯恪之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他,目光深邃, 形象庄严。

“您看,这里这里……”

女生们迫不及待地指点着她。

孟兰亭接过杂志,视线落到专访的最后部分,盯着那几行“一见钟情”,“坠入爱河”,不禁诧异了。

她从没有告诉过同事或者学生自己的丈夫是谁,做什么的。但冯恪之经常来学校接她,次数多了,难免落入人眼,现在被人认出,也是在所难免。

他此前也没在她面前提过半句他曾接受了商业时刊采访的消息。

这倒没什么。

令她诧异的是,他是怎么做的到在记者面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冯太太,真没想到,你们竟有这么罗曼蒂克的爱情史!”

女生们感叹着。

孟兰亭回过神来,抬起眼,对上女孩子们冒着星星的双眼,微笑,合了杂志,还给她们,和她们道了声别,继续前行。

别说她们了。就连孟兰亭自己,也记不起来,他们会有这么一段“罗曼蒂克”的爱情史。

看起来还挺美好的。

这是周末的下午。

四点半,冯恪之打电话让司机不必来,自己从第五大道开车出去,亲自去接了在附近上学的一对双胞胎儿女。

哥哥冯秉安,女儿冯秉乐,安安乐乐,兄妹两人,并排坐在后座。

妹妹留着齐刘海的童花头,头上戴了只粉红色的蝴蝶结发箍,穿了条漂亮裙子,双脚套着雪白的棉袜,还有一双柔软的小羊皮鞋。她的膝上放着一本摊开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彩色绘本,白白嫩嫩的手指,戳着绘本,嘴里叽叽咕咕地和小声给哥哥念着故事。

“……哥哥,白雪公主好可怜,你说是不是啊……”

见他没有反应,妹妹委屈地嘟起小嘴,冲着冯恪之告状:“爸爸,我给哥哥讲故事!哥哥他都不听!”

哥哥比妹妹不过大了几分钟而已,两人性子却天差地别。

冯恪之老觉得儿子大约就是孟兰亭小时候的翻版。看孟兰亭那张至今还被自己私藏着的幼年照就知道了。小小年纪,连笑容都老成持重。有时在儿子的面前,冯恪之觉得自己都不得不收敛着些,免得一不小心,万一失去了做父亲的威严。

但女儿就不一样了,又娇又软,像团小棉花似的,最喜欢缠着冯恪之。冯恪之更是打心眼里疼爱,恨不得把月亮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才好。

听着女儿告状,他一边稳稳地开着车,一边瞥了眼儿子,微微咳了一声,柔声哄着女儿:“没关系的,爸爸在听呢。爸爸喜欢听。”

“妹妹,我在听的。”

哥哥仿佛回过神,转脸,也起哄委屈的妹妹。

“刚才哥哥是在想妈妈几点回,所以才没回答你的问题。”

他补充了一句,又贴心地帮妹妹翻过去一页。

妹妹一下也想起了妈妈。

妈妈总是那么忙,比爸爸还要忙。都快一星期没见到她的面了。

“爸爸,妈妈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她立刻问父亲。

“晚上就回。妈妈辛苦了一个星期,吃了晚餐,你们俩早点回房间睡觉,让妈妈也早点休息,好不好?”

他笑眯眯地说。

“好。”

儿子点头。

“嗯嗯。爸爸要陪着妈妈早点休息哦,晚上我也不要爸爸给我讲睡前故事了。”

小女儿的贴心,更是让冯恪之眉开眼笑。

汽车开出校区,经过路边一家书报亭时,冯恪之忽然想起一件事,车都开过去了,又退了些回来,将车停在近旁,落下车窗,探出头问摊主:“有妇女时代杂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