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八章 运筹帷幄(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回到杭州后,沈默得到了详细的报告……

原来张臬在到任后,立功心切,没有采纳俞大猷,‘谋而后定、稳扎稳打’的建议,径直率领大军挺进赣南山区,直扑赖清规的老巢龙南县,意图十分明确,就是要擒贼擒王、一战而定。

起初进展顺利,明军开到龙南城下时,叛军已经全部撤走,将县城拱手让出。但谁都知道,在赣南,县城还不如那些大族的围屋村寨有地位,所以张臬一面命人往杭州报喜,一面率军进入大山寻找叛军主力。

离开大道,进入大山之后,张臬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许多,不仅山路崎岖难行、还遭到当地宗族武装的敌对,所有的围屋土楼都闭门谢客,官军稍微靠近,便会招致矢石盖面。更有甚者,还会遭到一些来去无踪的山民的袭击和骚扰,虽然造成的损失不大,但迫使明军时刻保持警惕的,日夜不得安生。

更糟糕的是,在山里整整一个月,都找不到赖匪所在。彼时正逢连绵的雨季,山区气温很低,虽然已经进入四月,夜间却十分寒冷,露宿于山野中的明军,必须要忍受潮湿和寒冷,不少士兵染上了痢疾和疟疾,加上毒虫的叮咬,每天都有几十名士兵失去性命。

眼见着士气一天天低落,张臬心急火燎,彻底失去了理智,终于不顾劝阻,率军强行攻打赖清规的老巢下历堡,但那堡垒被称为龙南第一堡,最大最坚固也最难攻打,明军攻击了两个月,也没有得逞,反而损兵折将,十分狼狈。

致命的打击在六天前发生了——为重振士气,张臬毅然亲冒矢石,在前线督战,确实起到了一定激励效果,明军一度攻上了城头。但此时意外发生了,一块落石击中了被重重保护下的张总督,张臬当场昏厥,形势立刻逆转,若不是明军将领临阵不乱、收住阵脚,损失将不可估量。

主将重伤,士气低落到极点,已经不能再作战了,刘显只好率军退回龙南县,一面舔舐伤口,一面向杭州告急。

“刘显误我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消息落实后,他还是气得想要骂娘。

“大人息怒。”沈默不在时,主持军务的卢镗低声道:“龙南县数万大军群龙无首,咱们得赶紧拿出办法来。”

“北京有回复吗?”虽然知道不可能这么快,但沈默还是问一句。

“还压着没有报北京,专等着您回来定夺呢。”卢镗小声道。

“这事儿能瞒得住吗?”沈默不耐烦地挥挥手道:“赶紧急报京城,早死早超生。”

“是……”卢镗恭声道。

“还有……”沈默放缓语气道:“本官将亲去江西前线督战,浙江军务还要麻烦卢总戎了。”

“大人……”卢镗吃惊道:“您要移师江西?”

“是啊。”沈默点头道:“事不亲见不足为信,本官不想再错信马谡了。”

当初任用张臬,沈默也询问过卢镗,此刻听大人语带不满,卢镗擦擦汗,低声道:“都是末将害了大人。”

“这不干你们的事。”沈默淡淡道:“既是本官定的人选,自然由本官负全责。”说着笑笑道:“近来我才意识到,赣南平叛,不只是打仗那么简单,我还是离着近点,也好随机应变。”

知道他心意已决,卢镗挺胸道:“遵命!”

※※※

经略大人一声令下,阖府上下便开始准备移师,好在郑若曾对这一套轻车熟路,根本不用沈默操心,让他还有空到码头上迎接北京来的客人。

“哈哈……虞臣!文和!你们来的太是时候了!”沈默伸出双臂,使劲拍打着两个久别的伙伴。

陶大临和孙铤也亲热地拍打着沈默,装腔作势道:“经略大人有令,仆安敢怠慢?”

“知道就好……”沈默放声笑道,困难时有兄弟千里来相助,实在最快意的事。

“让别人看到经略大人这样子。”孙铤装模作样地笑道:“怕是要惊掉下巴了吧。”

“去你的。”沈默笑骂一声,把着两人的胳膊道:“走,咱们先上车。”

这双驾马车是胡宗宪留下的,虽然沈默已经去掉了许多奢华的布置,但依然大气高雅,格调不凡,让坐上车的孙陶二人又是好一个羡慕,当然打趣的成分更多些。

沈默笑道:“真是冤枉死了,这车是我第一次坐。要不是为接你们俩,还在库里蹲着呢。”

“我说怎么窗沿下面还有灰。”陶大临摇摇手,展示指头上那道灰印子。

三人轻松随意地说笑着,不知不觉便到了经略府中,一下马车陶大临和孙铤便看到忙碌进出的下人,仿佛在打点行装,问沈默道:“你要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