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最后的梦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楚云飞抬头,看见方木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道:"你要离开了吗?"

"主人已经不在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方木的语气始终是冰冷的,就算楚云飞对杨飒是真心,它也无法原谅他。

楚云飞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挽留方木。方木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楚云飞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的脚提不起一丝力气,双手和胳膊也仿佛不是自己的,酸软得让他内心生出一阵恐惧。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难道……难道他的身体已经……

他不敢再想下去,如果要他像个废人一般瘫痪在床,连排泄都需要人帮忙的话,他宁愿死掉。

他拼尽力气才勉强坐了起来,艰难地拖着双脚,用手把脚放在地面上,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他低头朝自己的双腿望了一眼,竟然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这个想法令他全身冰凉。

无论如何,一定要站起来!

他咬了咬牙,用力一站,顿时一阵天旋地转,轰然倒下,睁开眼睛所看到的,是冰冷的木制地板。

"不!"楚云飞咬牙,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无论他如何努力,那双脚都仿佛是两块坚硬沉重的石头,长在了地板上,挪动不了分毫。

这个时候,他才真切地感受到绝望的滋味。

楚云飞无奈地望着前方,焦距却不知落在何处。阿飒,难道这就是我欺骗你的惩罚吗?

"终于害怕了吗?天帝陛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一惊,抬头,看到一袭红衣。

朱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真可怜啊,这就是当年那个所向披靡、威风八面的天帝吗?啧啧啧,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你简直就像条狗!"

楚云飞以为自己会大怒,但他的心却静如止水,这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他冷冷地说:"如果你要杀我,就动手吧,不必再浪费口舌。"

"杀你?"朱颜放肆地笑,道,"我向来不踢落水狗,惹得一身泥。"说着,她蹲下身子,将脸凑到楚云飞面前,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楚云飞望着她的脸,突然觉得一阵悲哀。

"就算我生不如死,昭岚也无法回来了。"

朱颜全身一震,猛地站直身体,怒道:"借口!为什么所有人犯了罪,都喜欢用这句话来为自己开脱!"

话音未落,一双手已经从她的脖子后面绕了出来,向下延伸,直到环住她的身子。她的身后,是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和一脸邪气的笑容:"他的意思是,你的复仇,毫无意义。"

朱颜狠狠地瞪向身后的他,怒道:"你也要来指责我吗?"

"我说过,只要是你想要做的,我都会帮你实现,"克洛的指头在她的脖子上游走,道,"不过,你的复仇,对我来说,只是个并不高明的游戏。"

"你!"朱颜猛地转身,俏丽的脸因愤怒而狰狞。

"不要生气,颜儿,"克洛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之纠缠,柔声道,"现在你大仇得报,是时候跟我回去了。"

朱颜脸色一变,咬了咬牙,道:"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反悔。"

说罢,转头望了楚云飞一眼,眼神里已经说不清是仇恨还是悲伤,道,"我们走吧。"

克洛一喜,伸出双手,将她整个拥入怀中,下巴轻轻放在她的脖子旁,眼睛里满是爱意:"颜儿,七千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话音未落,两人的身体突然泛起了红色的光,将两人紧紧包裹,在那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中,楚云飞隐隐看见,朱颜微微闭上了眼睛,眉目之间是一片黯然的忧伤,嘴唇轻轻动了动,却未发出声音。

楚云飞无奈地闭上眼睛,他看到她在说:"再见了,昭岚。"

我当年那么做,是不是错了?楚云飞这样问自己。看到朱颜的眼神,他突然有些怀疑,他当年是否真的爱过昭岚?如果爱过,为什么他的爱,会逼死自己的爱人?如果没爱过,为什么昭岚死时,他的心痛是那么真切?

"昭岚……"楚云飞低声地念道,"也许,我真的错了。"

"现在知道错,还不算太晚。"一个男音传来,他再次吃了一惊,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男子,身上穿着白色有金色条纹的衬衣,脸上是平和的笑容。

"白老师?"楚云飞这一惊非同小可,本能地想要站起来,却重重地摔回了地上,摔得他头晕目眩。

"不必逞强,"白桦将他扶起来,躺回了床上,道,"以你现在的身体,还需要好好休息。"

"白老师……"楚云飞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你……你怎么会……"

"我是阿飒的爷爷,怎么?她没告诉你吗?"白桦笑容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