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绝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袁印并没有死。

他这时候正气喘吁吁地躲在一堵断墙后面。刚才,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他现在还能活着,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那个鬼……果真很熟悉,在哪里见到过?”

袁印虽然竭力思索,可是依旧得不出结论来。身为七大新人智者之一,他也不是等闲人物,和白文卿,林焕之等人不相伯仲,可是如今也是束手无策。

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也罢……”袁印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眼中满是决绝之色:“拼了,我一定要拼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可以,就这样……”

然而,虽然说是那么说,袁印心中已经有了赴死的准备。所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拼到了这个地步,第一次执行血字就面临绝境,他也清楚自己的生存机会太小了。不过,要他等死,那也是不可能的。

袁印此刻稍稍整了整衣服,又看了看断墙后方,确认没有动静,又开始走动起来。九头岛上的雨势依旧不减,不过由于目前所在的地面已经是较高的坡带,所以已经没有了积水。至于风虽然很大,但是只要朝着顺风方向走去,那么影响也不大。

这时候,他忽然猛然咳嗽了起来。长时间风吹雨淋,他估计也是感冒了。

“开玩笑……我怎么可以倒下,怎么可以……”

袁印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而他后来被判决给了父亲。而他从小就看不起一直窝囊的父亲,总是在每个人面前低头哈腰,为了多赚一点钱就是牺牲尊严也毫不在乎。母亲就是因为看不惯他这个样子,才整天在家里面争吵,最后甚至在外面有了男人。离婚后的父亲,总是怨天尤人,总感觉似乎天下所有不平的事情都发生在他的身上。

袁印打心眼里对这样的父亲充满厌恶感。明明自己缺乏能力,甚至没有自尊心,却整天只会发牢搔。不修边幅,整天都是满身汗臭味,最落魄潦倒的时候,四处借钱,亲戚看到他都是连连摇头。最终袁印发誓绝对不要成为父亲这样没有出息的人,没有知识,没有学历,没有自尊的人。亲戚的白眼让他明白,唯有自强才能不让人欺负,否则在所有人眼中,父亲也好,自己也好,都是被视为臭虫一般的存在。

袁印后来发愤学习而考取了名牌大学,他通过学习商务管理专业的种种经验,在进入公寓前已经成为大公司的秘书室执行助理。他可以不用去嫉妒他人,可以保有尊严而生活,那一刻他才感觉到自己没有白活。发誓要活得和父亲颓废的人生不一样的自己,终于实现了目标。却在这人生即将踏入巅峰的时刻,进入了公寓。从此,他努力了十几年所获得一切在旦夕间化为乌有,从今以后,他将连生命都无法维持。

但是那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能够低头。他不会忘记,父亲在他高中时期因为长期饮酒导致肝硬化最终去世的时候,依旧连连抱怨,仇恨富人,死的时候,甚至病床前只有袁印一个人。对于负债累累的家庭而言,哪里还有亲戚会来?母亲则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逍遥快活。父亲这一生,只在怨怼和屈辱中过活,所以袁印丝毫不同情他。

就算面临现在这样的生死绝境,袁印也绝不低头。他从父亲死去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一个人的一生如果活得像父亲这般,那么活得再长又有什么意义?生命本身的价值就在于实现自我,而不是如同父亲一般,连给他送终的人都只有自己一个,甚至连他都看不起父亲。对他而言,人应当拼上自己的一切,就算最终失败,就算死在这个岛上,他也不能丢弃尊严!

“要我死……也休想让我恐惧你们……”

袁印咬紧牙关,一步步在泥淖的地面上前行着。地势增高的关系,也导致周围的风势有变大的趋势,呼吸也有些困难。前方,已经没有废弃建筑了,而是一个高坡。不知不觉,这里距离海平面已经有几十米高了。从这个地方,竟然可以看到远处的海面。大海上,浪涛不断翻涌着,在这一片阴暗的九头岛上,感觉就像是步入了真正的地狱。

袁印又咳嗽了起来。刚才虽然已经吃了点预先准备好的药,可是由于一直不休养恢复体力,所以药的效果并没有很好地体现出来。袁印又咳嗽了好几声,紧攥双拳。他下定决心,必定要拼死离开这里!

“仓库恶灵……假住户……如果是这样的话,会是哪一个?无法联系外界,也确定不了是哪一个……”

袁印进入公寓的时间毕竟不长,和几名老住户的接触时间也不长,公寓内,也就是和白文卿,孙青竹几个人还算有交情,可惜他们也都已经死了。

不过袁印并非多愁善感的人,他现在,是必定要拼上姓命搏一搏的。为此甚至不惜在之前将梦紫樱和林信二人,当做弃子。

之前他逃出建筑的时候,和离厌走散了。按理说,一个人待在这九头岛上,是很难不恐惧的。不过袁印却并非是独自一人就失去胆气的人,他站在这高处,也正好观察一下岛的四周,看是否有白离厌和唐无相的踪迹。

不过,因为天空完全是一片黑暗,这座岛上也没有其他光源,能见度太低,朝哪里看,都只是一片漆黑。即使已经逐步习惯了黑暗,依旧让袁印无法看清楚眼前。

而此刻的离厌,也已经被逼上了绝路。他根本就甩不掉后面如同跗骨之蛆般紧紧缠身的黑影!无论到什么地方,那黑影都会随之出现。

他……死定了。

离厌虽然不想放弃,但在目前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思考。

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而且现在还是感冒的状态,头昏昏沉沉,如果不是意志强撑着,只怕已经昏迷了。

而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因为,身后便是汹涌的大海。只要他一离开九头岛,影子诅咒就会马上要了他的命!

而另一方面,在K市,却还是大白天。

李雍正开车在高架上,正用手机通话中。

“已经查到你说的那个人的行踪了。马上动手吗?”

“嗯。”李雍重重点了点头,“还请你务必完成此事。这件事情做得好,你以后会有数之不尽的好处!”

“客气了。我会马上动手的。”

“好……”李雍深呼吸了一下,说:“听着,千万,不要失手!”

挂断手机后,李雍扯掉耳机,目光森冷不已:“小隐,我不会让你死的。爸一定让你活过来,谁都休想阻止我!”

徐饕的尸体,已经安排了人去处理。现场会伪造好,同时他的不在场证明也将非常完备。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李雍将油门踩到了底。

而与此同时……上官眠已经不在子夜等人身边了。待在K市的市中心商业广场,几个人才松了口气。

“血洗掉了吧?”银夜看了看身旁的银羽,抓住她的手心仔细看了看,随后又将脸转向正靠在一边墙壁上的子夜,问:“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他们的目标是我,那么,我大概明白是谁要杀我了。”子夜此时的表情依旧不再是平时那般沉静如水,但双目却是透出一分毅然决然,“李隐,他担心连累我,所以都不联系我。他现在……”

商业街周围,不少人都注意着他们几个,并随时回报消息。李雍在这个城市发展了那么多年,所有的地头蛇,都和他有交情。

“李院长,”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正在商业街对面的一间商店内,隔着橱窗看着对面,拿着一只手机说:“这里是市中心最繁华地段,市政斧距离这也不远。在这动手,相当不方便。”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钱,不是问题。”

戴着墨镜的男子却是笑了笑说:“李院长,钱?不必了。只要你记得我们这个人情,就足够了。”

男子在这条道上混了那么多年,非常明白,让李雍这样的人物欠下人情,比金钱更有用。他是个目光长远的人,李雍当选为市长是大势所趋,他靠着杨氏家族的庞大财力,以及那庞大的人脉圈,以及多年正天医院的苦心经营,一切的一切,他都算无遗漏。这样的人,自然要好好结交,对他曰后在K市的发展,绝对是大有好处。现在,不知道多少人都见风使舵地去巴结他,谁也不会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医院院长来看待。平心而论,他也相当佩服李雍,此人,绝对是个枭雄式人物。

“我可以相信你吧?”

“当然。曰后我们的发展,还请您多多关照。”

“我不会忘记为我出力的人。”

李雍这个人,手段一向是恩威并施,赏罚分明,不会为了眼前利益而牺牲长远,因此他才能成功地收买人心。一个人要能够在黑白两道都叱咤风云,并非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