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唐无相的发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九头岛上,时间已近午时。风雨的势头略微有些减小的趋势,高涨的水位也略有下降。

在一片废墟残垣中,此刻白离厌,袁印和唐无相三人,正在缓步前行。每个人都是露出了疲态,毕竟这样的身心煎熬,并非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离厌是老住户,而袁印和唐无相都是第一次执行血字,现在已经几乎支撑到极限了。

血字本身的凶险,近乎看不到希望的绝境。能够支撑到现在,意志力已经是超凡了。毕竟现在的住户自杀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而余下的人中,也存在相当数量的自杀失败者。对住户而言,现在可以说是空前的绝望。

然而离厌依旧不肯放弃。连生,那个男人都没有放弃的话,那么他自然也不可以放弃。一直追随着连生,离厌早就已经发誓,他会誓死追随连生。哪怕要成为他的盾牌,用自己的血与骨来为他开辟道路,他也在所不惜。因为,连生,带给了住户们太多的奇迹和希望。当初,也正是因为他,才将蒲靡灵,带入了这个世界。

“这一带的废墟建筑物已经搜索了十之七八了,”袁印此时双手捂着肩膀,他的嘴唇都已经冻得发紫,但依旧强撑着说话:“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离厌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量雨水的浇灌,让他现在只感觉有些头重脚轻。很有可能是感冒了,但是现在却也没有办法停顿下来。虽然带了点药,可是也只能略微缓解一些,感冒最重要的是静养和喝水。现在的情况下,必须继续强撑,只要活到最后一刻回到公寓,那么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而唐无相相对而言体质要强一些,但是此刻脸上也依旧缺乏血色。最终,他说道:“先……找个地方烤烤火吧,如果在这个岛上发烧问题会很大。”

离厌却是摇头,“不可以,火光在黑夜中太显眼了,而且浓烟也会引起注意,我们不能做自掘坟墓的行为。先服用一点感冒药,撑一撑吧。”

其实离厌估计自己已经发烧了,他的头已经感觉很晕乎乎,走路也都有点不利索了。这种情况下遇到鬼,绝对是非常危险的。可是,这也根本没有办法。

发出摩尔斯信号的人是谁依旧是个谜,现在,也根本找不出他来。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连离厌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连生,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他们的手机,也是已经彻底浸湿,无法使用了。目前,一切只能靠自己了。离厌咬了咬牙,最后下定决心:“继续探索接下来的区域,拼一拼吧!总不能就这样在这等死。如果你们想放弃,就请便吧,我不会停下来的。我拼死,也要找到一条生路!”

袁印听到这句话,却是咧嘴一笑,说:“谁说要放弃了?走!我要是放弃,早就自杀了,何必来执行这个血字!”

而唐无相,也是一脸坚毅的表情:“我是退役军官,军人若是作为逃兵而死,是何等的耻辱!我不会退缩的!白先生,我们一起走到最后!”

离厌轻笑一声,说:“好!我们走!”

不久后,一栋两层楼的建筑出现在他们面前。随后,三个人进入了建筑物内,搜寻线索。无论如何,现阶段,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唯有一搏。至于最终结局如何,他们已经不会再去多想了。总之,现在尽力就好。

这栋建筑物相对而言要大了许多,在废弃建筑中,算是保存得较为完整的了。进入室内后,一楼可以说是一片空旷,大小比普通学校的艹场还要宽阔一倍左右,一览无余,什么也没有。

“走。”

既然没有到东西,离厌也就不再继续浪费时间,和另外二人,一起沿着楼梯朝二楼走去。

这时候,外面的雨又略微大了一些。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的时候,令人心情很是烦躁不安。这暴风雨究竟会在这一带海域持续多久,依旧一无所知。至于天空,纵然是在此刻,还是没有半点放晴的迹象。也许,直到血字终结那一刻,都会是如此吧。

三个人走路的时候,步伐尽量放慢,同时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着四周。现在,半分的懈怠,都有可能让他们万劫不复。至于离厌,此时也在思考,这个血字的玄机究竟在什么地方。那个鬼,是仓库恶灵的话,那么是哪一位住户呢?

离厌也猜测,分析过,但是依旧得不出结论。但是,连生亲口和他说过,他认为仓库恶灵的确潜藏在住户中的可能姓,非常高。并且,要他务必小心。连生,也并不知道究竟谁是仓库恶灵。而为什么在这个岛上,仓库恶灵会现身呢?

为什么?

走到楼上后,依旧是极为空旷,只是,在某一段墙面,有一段墙完全破裂开了,雨水则是从那个地方,不断洒入。

而此刻三人距离那断墙的位置,则是相当近。离厌这时候,忽然开始心生一种不妙的预感。

“别……别靠近那!”

然而他的话出口却是已经晚了,唐无相已经是接近了断墙那里。此刻,一阵阴风吹入,转而,唐无相就马上闻到了一股腐臭气息!

“逃!”唐无相顿时大喊。

离厌顿时再无丝毫犹豫,提起脚步就是飞奔起来,而袁印和唐无相的反应也是不慢!很快,三个人就冲出了这栋建筑物,在夜色下继续飞奔起来。

然而,没有多久,唐无相就和前面两个人跑散了。一来他本来就和他们隔了一段距离,二来天色太暗,不是紧贴在身边,很难看到对方。

离厌和袁印则是一路不停顿地跑着,直到感觉体力难以为继,才停了下来。离厌不断地喘着粗气,这时候,他也注意到,唐无相没有能够跟上来。

而此刻的唐无相,已经完全掉队。这让他心中充满惊恐,手机不能用,更不可以大喊,在这个岛上,他感觉仿佛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恐惧感啃噬着他的内心,无论他表现得再如何坚毅,但是终究敌不过这超越常理的恐怖现象。那座谜一般的公寓,根本不是靠人力和意志就可以战胜的。

唐无相待在原地,深呼吸了一下。最后,他也是决定豁出去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能束手待毙,就算已经成为俎中鱼肉,他也要奋力一博,寻求一丝生机!

他此刻在这黑暗内缓缓前行着,确定那个鬼没有追来,渐渐松了口气。无论如何,他就算体力比一般人强一些,但在一直淋雨的情况下,跑了几乎一上午的时间,铁人也撑不住啊。唐无相看了看周围,附近的废气建筑都比较稀疏,并不密集。此刻雨势有增大的趋势,所以他一路小跑进入了另外一座建筑物内。

进入新的建筑物内,他渐渐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东西。

在这建筑物内,空旷的一楼角落,放着某个东西。当他凑近过去后,才发现,那是……一个无线电发报机!

墙壁上,满是鲜血,还留下过一个血手印。

这……是那个发出摩尔斯信号的人待过的地方!

拿着手上的发报机,唐无相感觉到了希望。虽然光线很暗,但因为他以前做军官的时候,也时常在夜间站岗,所以对黑暗很容易适应。

“血……虽然不算多,但是如果一直不能止血的话恐怕会死。应该走不了多远的。所以……”

唐无相开始查看那个无线电发报机。而让他有些惊喜的是,这个发报机竟然还可以使用。

“那个人的尸体,应该就在不远处!”

找到尸体的话,或许能从对方身上找到一些线索,比如关于这个岛的秘密。对方使用无线电发报,应该也是失去了其他的联络工具。他遭遇到的一切,从他的尸体上应该可以找出许多端倪来!

唐无相下定了决心,将无线电发报机捧在胸口,准备好好搜索一番。

当他站起身回过头,就看到一张完全腐烂的恐怖面孔,正对着他。

而此时,离厌则是和袁印继续走着,搜索废弃建筑。而离厌此刻也认为,唐无相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候,离厌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眉头紧蹙起来,随后,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是我多心了吗?”

然而,那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

以前执行血字的时候,离厌记得连生一直以来都有很强的对危险的预感能力。长此以往,他也有一点像连生了。

离厌知道自己不如连生,他能活到今曰,至少有一半是连生的功劳。对离厌而言,连生就是他的最大精神支柱,宛如是一个完美的人。住户们一度相信,连生只要不死,住户们就不会失去希望。

“连生……我不可能会像你一样,但是,我一定要追随在你身后……”

离厌渐渐开始相信自己的判断。

随即,他缓缓回过头,看向袁印,深呼吸了一番后,开口道:“你……是袁印吗?”

后者没有回答。

在这一瞬,连生立即迈开步伐冲刺起来!

因为感冒的缘故,他没有能够闻出腐臭的味道。而因为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也没有看出身边接近自己的,根本不是袁印!

然而……他,逃得掉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