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终结前的丧钟 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隐,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太多。

从第一次进入公寓,和夏渊,叶可欣等人相识,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血字,一直到现在……如果没有抹掉血字救了子夜的话,那么这将是李隐最后的一个血字。

一路,走到了现在。一次次逃过死劫……叶山湖血字,幽水村血字,银月岛血字,鬼镜血字,送信血字……

走到了这一步,他经历了多少磨难和恐怖,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唯有那近乎白了一半的头发,记录着李隐一路走来的这段历程。

而现在,终于……到了最后了。

李隐是目前公寓唯一可以拯救住户的人,唯一一个。子夜,银夜,银羽,上官眠,神谷小夜子,深雨,连生,徐饕,罗休……无论是谁,都不行,都没有办法为住户带来希望。

这是李隐的第十次血字。严格而言,其实算是第七次血字。回到了当初,他在送信血字时完成的血字总数。简直,犹如冥冥中的天意。在血字总结算以前,他还差的,正好是三次血字。

这一刻……他睁开了双目。

而那本该已经爬到床上的黑影,在李隐起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清醒过来后,李隐立即走下了床,来到门前,然而门却是被锁住了。

而此刻……子夜等人,则是被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团团围住,前后加起来,一共八个人。每个人都是手中拿着刀子,此刻,看着子夜等人,就犹如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

“识相的就给我滚,我们的目标是那个女的!”其中一个光头举着刀子,做了个划脖子的手势,冷笑着说:“否则,呵呵……”

银夜此刻面色阴沉下来,对身后的银羽说:“银羽,你站远一点。子夜,你认识这些人吗?”

“不……不认识。”子夜摇了摇头,然而她此刻并没有多少畏惧的神情,忽然用冰冷的口吻说:“大家拼了吧。反正,一样是死的话……”

那光头此时已经是充当了先锋,怪叫着直冲过来,举起刀子,就要砍下来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忽然将光头的手臂牢牢制住。

“过了五十年,K市的治安居然变得那么差,大白天都有人逞凶了?”只见连生那冰冷俊美的脸庞直视着那光头,眼神中充满了浓烈的杀机!

光头顿时恼羞成怒,大喊:“弟兄们,上……上!杀了……”

然而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连生一拳狠狠朝着光头的肚子击去,随后飞起一脚,狠狠砸在他的下巴上!那光头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在了地上,随后他手中的刀子已经到了连生手中。

“你算什么东西!”连生抓住刀子后,继而看向继续扑来的几个人,说:“后面的你们对付。这几个我来收拾。”

银夜等人还来不及开口,连生就是飞奔过去,动作快到不可思议。只见他刀光一闪,就迅速将其中一个长发男人的胸口划伤,继而左脚同时飞踢到后面,狠狠踢在一个下小胡子的鼻梁上。而又有一个手臂有纹身的壮汉怒吼着扑来,一把抓住连生的肩膀,就是一拳狠狠打来,然而拳头到了连生面前时,他一把接下,随后刀子狠狠砍来,竟然迅速划破了那壮汉的喉咙!

这一刀异常狠辣,而且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杀起人来,蒲连生根本不会手软。他毕竟是在战争时期出生的,如果是个羸弱的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为了自保,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武艺。蒲家以前在上海滩,是有着一些产业,和洋人做生意的商贸人家。也因为手头宽裕,连生才有机会学拳。抗曰战争爆发后,父亲在上海的生意几乎全部毁了。好在有一些积蓄,变卖了土地后,回到K市,最后祖业只剩下后来蒲家的祖屋(之后就是星炎和星辰住在那里)。父亲也算是个爱国者,抗战时期,为抗战捐献过物资和粮食。而也因为生活在这一兵荒马乱的年代,先不去说曰本人,就是随便遇到几个盗贼,都有可能会没命了。连生才一直勤于练武,丝毫不敢荒废武道。所以,才在那个时代,得以幸存并活到了如今。

眼前这些人算得了什么?比起战争时期朝不保夕,血与火纷飞的恐怖时代,比起在公寓中面对凶灵恶魔的九死一生,眼前这些人,在他看来根本什么也不算。杀人?连生压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他是不知道看过多少死亡的人!

那壮汉倒下后,后面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而他接下来又冲入后面的战团,银夜和子夜确实相当勉强,其中已经有一个人,冲到了子夜面前,准备要杀死她了。然而子夜却是死死握住对方的刀子,不断挣扎。见到这一幕,连生立即纵身扑来,抓住那人的头发,狠狠朝着旁边的墙壁砸去!这一砸是用尽了全力的,立即让对方昏厥。

结果,连生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不过,银夜和子夜身上,都是受了伤,一个伤在肩膀,一个伤在左臂和双手。

还能站起来的还有三个人,不过他们已经不敢轻易过来了。毕竟连生以可怕的雷霆手段灭掉了那么多人,也让他们心生怯懦。虽然他们是亡命之徒,但连生这样的狠人也是很少见到。可是,这是林翔下的命令,这个人手段也是狠辣,万一没有处理好,回去难保他不会杀了他们。

“对方就一个人,我们一起动手,杀了……”为首一个穿着耳洞的青年豁出去了,刚要上前,他的身体,立即从额头开始,到下身……被齐刷刷砍成左右对称的两半!鲜血顿时犹如喷泉一般洒出!

只见上官眠冷冷地站在后面。这个人形杀戮兵器,是目前世界上杀手榜排行前三甲的恐怖人物。SS级,是连一些大国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招揽的人才!毕竟达到这个程度,战力已经达到非人的程度,足够和一个师团的兵力抗衡!而超越SS级,在华夏被称为大圆满强者,我国古代唯有张三丰等极少数人曾经达到过,如今这个时代,全球也仅有寥寥数人!

而其他两个人,此时其中一个还反应不过来,刚想开口,却只见他的头部,从耳朵到左边的腮帮,有一条血线连接着,继而,头颅被分为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等一下!”银夜大喊着:“至少留下一个活口,我们要知道幕后的主使者……”

然而话没有说完,上官眠已经将最后一个人的身体,从腰部活生生切为两半!那人只有一半身体,似乎还活着,身体还不断挣扎,抽搐着……

而上官眠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挥舞了一下手中染血的匕首,说:“柯银夜,因为你是公寓智者之一,你刚才的话我就略过。但下不为例。这个世界上,能指挥我的人,寥寥无几,绝对不包括你。没有人能指挥我!”

刚才,短短一瞬,银夜只要再多说一句话,他的姓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然后,她又看了子夜一眼,随后快步上前,冷冷地说:“还有,我杀他们仅仅是因为很烦有一群苍蝇跟着我,他们杀谁,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

此时的上官眠,真的和机械毫无区别。眼神中,完全只有冰冷和对生命的漠视,似乎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她不可以杀的人。

李雍,接到了电话。

“怎么样?”他品尝着红酒,对电话另一头问:“嬴子夜……死了吧?”

“这……抱歉……”声音却是急促无比,“我,我的手下全部死了!李先生,有鬼啊,有鬼!钱我不要了,以后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林翔。”李雍将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他并没有对“有鬼”二字有什么感觉,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鬼,甚至更知道徐家死去的鬼魂要找他复仇的事情。而他此时的声音很平缓地说:“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的人多的是,不缺你一个。既然你不肯做,我也就不勉强了。”

“谢……谢谢李先生!”

“就这样吧。”

李雍挂断了电话。他估计,林翔应该活不了多久了。当初,在徐家夫妇外出所驾驶的车子上动手脚害死他们一家的人里面,有林翔一份。

他已经没有兴趣和一个将死之人多啰嗦了。

这时候,他从自己的身上,竟然取出了一把左轮手枪!

搞到这把手枪相当不容易,李雍也是相当珍惜。紧握住手枪,他检查了一下弹匣,又重新放好了。然后,又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对,有些事情,要你们去处理。一旦我上任为市长,会保留你现在的地盘,让你安心做生意的。你在这一行也做了很长时间了,有些事情,应该明白吧?嗯,是的。我要你处理的对象,等一会我会传真给你她的具体资料。帮我找到她,然后做了她。”

挂断手机后,李雍继续闭目养神起来。此时,客厅内正播放着一张CD,李雍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甚至可以说是人姓泯灭,但是却相当喜欢音乐。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睁开双目,说:“嗯……看来,这个小区的物业我需要投诉一下了啊。居然能把你放进来。”

此刻,李雍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子。身后,则是站着面目阴森的徐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