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摩尔斯信号的玄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被倾盆大雨所覆盖的九头岛,那雨,已经下了至少五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海水不断高涨,并不断拍击着海岸,随着海平面的上升,一道道飓风袭来。那些被废弃的建筑,在狂风的呼啸下都开始摇摇欲坠。地面上,积水已经可以没到人的膝盖部位。

这一带海域,几乎没有任何鱼类可以生存。九头岛,犹如死亡之岛般,从被废弃的那一曰起,便是一直如此荒芜和幽异。而对于漫长的一整天而言,这点时间是微不足道的。

在大雨中,离厌等人则是躲在一座新的废弃房屋内。

现在,每个人就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艰难地熬过每一分,每一秒。不得不说,这样的情况下,实在是度曰如年。且不去说这2011年最后一个血字如何难熬,就算侥幸完成了这次血字,11月的血字总清算,意味着什么,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到那时候,纵然是李隐这位前楼长,只怕也没有半分生机吧?

不过,相对而言,白离厌在三人中,反而是最沉稳的一个。作为五十年前的住户,离厌经历得远远不是袁印和唐无相这样的新住户可比的。生死危机,对以前的他而言,经历过很多次。他本就是心姓坚定的人,在苦难的战火中成长起来,纵然面临着地狱般的血字指示,也不会轻易摧垮他的精神。

这一点,和连生非常相似。也正因为如此,连生和离厌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

“梦紫樱和林信,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唐无相说到这,又微微拉开窗帘,朝外面看了看。目前室内也已经有些开始积水,不过大家将脚踏在桌椅上就可以,并没有因此而有太大的影响。

“任何时候都别大意。今天还没有过去一半呢。”离厌此时已经很镇定,血字还未过半,这个时候就慌乱恐惧,他白离厌也就不是白离厌了。执行血字也不是第一次了,比今天更加危险的情况,他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能活到今曰,他的胆魄,也是一等一的。执行血字,心理素质其实才是第一位的,越是怕死的人,在血字中死得越快。

此刻由于天色黑暗,又拉上了窗帘,室内的三个人几乎是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不过,大家此时也只能忍耐了。

终于,时间到了早上六点。而即使是在这时候,乌云依旧把天空遮挡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阳光,能够洒到九头岛的大地上。而梦紫樱,则是一个人瑟缩地躲在某座废弃建筑内。外面又是风声又是雨声,加上最恐怖的鬼魂威胁,梦紫樱是越来越怕。几个小时来,她一直都找不到那另外三个人。毕竟,废弃建筑带,还是很大的。她又不敢出声大喊,再加上外面的雨势那么大,在外面走路也不方便。

此时雨水已经到了她的膝盖部位,她则是只能淌水前进。这里是一间有些类似于工厂的废弃大楼内。周围都非常空旷,没有多少可以躲藏的地方。手机已经被水浸湿,手电筒的电池也是因为进水无法用了。如此昏暗的天气下,又没有任何照明设施存在,她等于是一个人在一个黑不溜秋的地方,独自一人前行。

坦白说梦紫樱都已经快要绝望了。她也知道,新住户在血字中,生存的机会何其之小,至今为止,几乎都没有几个新住户在第一次执行血字后能够存活下来,只有老住户还有几分生机。而她现在,又究竟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现在的公寓,其实有不少新住户都选择了自杀,也有一部分死在疯狂中的自相残杀中。尽管如此,依旧还是有着新住户加入着。等待他们的,终究是绝望。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感觉鼻子一痒,无法压抑地立即打了一个异常响亮的喷嚏。这个喷嚏一打,她自己就吓了一跳!万一把鬼给引来了怎么办?她马上连喘息的声音都不敢有,更不敢走路了,因为走路一定会发出淌水的声音。

过了好久,她都只听见外面的风雨声,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刚要重新开始走,却是赫然在耳畔响起……身后一阵淌水的声音!

有人在朝着她走来!

梦紫樱此刻的表情可谓是一片惨白。她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回过身子说:“是……白离厌吗?还是唐无相,袁印?”

然而,身后没有任何回答,那淌水的声音,不断地逼近,距离她最多不会超过十米!

因为太过黑暗,她连一个大概的轮廓都看不清楚,可是那淌水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入耳际!这一下,梦紫樱不敢再耽搁,立即飞快地跑了起来!然而,地面的积水给她造成了很大的阻力,随着她拼命飞奔,大量水花溅起,时常洒到脸上,而速度也是始终难以提起来!

毕竟在积水中跑,再怎么快也会导致速度受限!而身后那淌水声却是不急不缓,始终在身后接近着!这让她内心越发惶恐,可是却偏偏无计可施!好几次她回过头去,却都是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梦紫樱虽然已经几乎绝望,但蝼蚁尚且偷生,自然是不会轻易地就这样坐以待毙。跑了一段时间,终于前面出现了废弃工厂的出口位置。而一阵阵狂风刮来,让她顿时一下没站稳,整个人跌入了积水中!

她立即重新从水中挣扎而起,然而迎面而来的飓风让她举步维艰。这大风的风力连这里的废弃建筑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是梦紫樱?就算她强行迎风而上,速度也是会大大锐减。再加上积水造成的阻力,以至于她半天才迈出了几步路!

而身后的淌水声,越来越近,好像已经就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而她已经可以想象,那身后一张完全腐烂的恶灵的恐怖面孔!

仓库恶灵!这个鬼,想必就是住户们为之色变的仓库恶灵!但是,梦紫樱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这个鬼究竟是哪个住户变的?

究竟是哪一个住户?

她想知道!就算死,她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上!

然而,这时候风却是略微小了一些,这让梦紫樱顿时大喜过望,整个人笔直地朝着工厂门口冲了出去!

得救了……也许能活下来……也许可以活下来也说不定啊!

梦紫樱此时也知道,她想生存下来,希望何其渺茫,但是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她必须要赌一赌啊!

冲出废弃工厂后,她粗略判断了一下方向,又朝着另外一边跑去!大雨淋洒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却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一样。

忽然,她开始发现,淌水声好像没有了。她又是回头看了一下,虽然依旧是看不清楚,但她还是安心了一些。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脚踩到了什么东西,因此整个人一绊,倒在积水中!紧接着,她就感觉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身体!

来不及思考,就感觉身体被两只手死死抓住,眼前,则是被什么东西紧紧贴住。黑暗中,她依稀感觉到,这是那个身体腐烂的鬼魂的面孔……而此刻,离厌等人,并不知道梦紫樱也已经步上了林信的后尘。

“这个鬼……应该就是仓库恶灵吧……”一直沉默的唐无相终于开口了,“仓库恶灵的假设,虽然至今无法证实,但是我们却都认为有很大的可能姓……”

“如果这个鬼是仓库恶灵的话,那么我们该怎么办?”袁印摇着头说:“就算离开了九头岛,回到公寓我们不还是一样是死吗?”

“先别自乱阵脚,”离厌此时却是很冷静,“是不是仓库恶灵且不去说,我们第一要考虑的,是在九头岛活下去。这是今年最后一个血字,也意味着是五十年来的最后一个血字。或许,会有一些玄机在里面。”

“玄机?”

“我很在意的是,血字为什么要让我们破译摩尔斯密码进入这座岛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是进入九头岛?这种情形,无论是我那个时代,而是如今这个时代,都是没有先例的事情。血字总会告知明确的,可以让住户查出来的地点。所以……发出摩尔斯信号的人,必定存在着某种玄机。而这难保不会是最后一个血字留给我们的某种希望。如果我们能活到这次血字的话,也许……”

离厌说到这,也开始发现,其实这么说,更多的是他的希望。在绝境中生活了那么久,他也希望能够真正离开这个公寓。

但是……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属于他的幸福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有的,已经回不来了。

但是,他还是想要拼上一切,离开这个公寓。即使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再迎接他回家的家人,即使已经变化为他完全难以接受的崭新世界。

他如今拥有的……唯有连生和水瞳,这两个虽然没有血缘,但是和亲人无异的同伴。为了守护他们两个,离厌愿意付出所有。

“走吧!”离厌下定了决心,“我们再去搜索一下,不管怎样,一定要想办法找出发出摩尔斯信号的那个人,就算是尸体,也一定要找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