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心之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五名住户跑到了楼下后,根据记忆去找出口。毕竟这座校舍楼也算是比较大。一时之间也有些记不清出去的路。而走廊上的一些窗户都有着铁栅栏,虽然经历漫长的岁月已经生锈,但是也不是一时之间可以弄开的。

此时,每个人都非常紧张,不断加快速度,希望能早一点离开这个校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快,我记得从这里穿过去,就能出去了!”离厌此时也是相当紧张,这是时隔五十年后自己首次执行血字,现在的血字,和五十年前相比,究竟有没有什么变化,也是难说。

然而,忽然唐无相伸出手拉住离厌,下一步就是立即遮住了离厌的嘴巴,并对身后三个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他将声音压低说:“快……快后退!”

唐无相敏锐的并不只是视觉,听觉方面,也远超常人,纵然是被外面的雨声覆盖,他依旧还是捕捉到了前面走廊拐角的地方,所传出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虽然并不急促,但对唐无相来说,就犹如是催命步伐一般!而众人不断后退着,并很快改变方向,朝另外一条走廊奔去!

五个住户一起奔跑,再怎么小心都会发出一点声音来。而唐无相也感觉到,那身后的催命脚步,有了加速的趋势!甚至,其他的几名住户,也都是开始听了出来!这一下,他们自然跑得越来越快,一个个争先恐后,而走廊又恰好比较狭窄,五个人一起跑,自然会有人先有人后,因此后面的人拼命要挤上来去撞前面的人,场面一时相当混乱。

而跑得最后面的,是林信。作为富二代的他,一向是过着有私家车接送的曰子,就连坐公共汽车都很少,一下子要跑得那么快,他哪里吃得消?很快,居然和前面的人逐步拉开了距离。但是他哪里能够甘心,又猛跑了一段,将梦紫樱身后的衣服死死拉住,说道:“不,不要跑那么快,等等我啊!”

梦紫樱本来虽然速度不及唐无相和袁印,但是被林信那么一拉,她的速度也顿时有些减缓,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说:“放手,你放开我啊!”

然而林信哪里肯依,他的速度本来就快,这样下去,他和前面的人拉开的距离会越来越大,前面的人也不可能会因为照顾他而减慢速度,那样一来,他只怕会是第一个死的!所以索姓两只手都是狠狠抓住梦紫樱后背的衣服,丝毫不肯松手。在他看来,宁可拉上梦紫樱一起死,他也不能够让自己一个人死在这!

梦紫樱的速度其实也不算很快,否则也不至于被林信拉住后背。而速度最快的人是离厌和唐无相,一个是在战争时代从小训练出的好体质,一个则因为是退役军官体能自然也相当强。相对而言,袁印稍稍落后一些。而梦紫樱跑得比袁印还要慢一点,仅仅比林信略微快一点。此时因为林信不肯松手,她和袁印之间的距离也是越发拉大了。

而这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另外一个出口!由此大家都是露出喜色,朝那边跑去!而林信也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断接近,更是死死拉住了梦紫樱!而梦紫樱此刻恨得牙痒痒,不断怒吼道:“放开!你个混蛋给我放开啊!”而林信则是死死不肯松手道:“不行!我不能死在这!我不能死在这啊!”

不管梦紫樱怎么朝后面打去,林信都不松手。而离厌等人在生死关头,哪里还能管得了他们两个。此刻,梦紫樱距离前面三个人,距离竟然已经拉大到接近十米!而离厌和唐无相,几乎是同一时刻从大门冲了出去!袁印则是紧随其后!

而梦紫樱也是要跟上去,但是,接下来她却是看到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袁印在出去后,竟然用脚狠狠一踢那扇门,将这最后的出口一下牢牢关上!

梦紫樱和林信看到这一幕,都几乎要破口大骂起来!袁印显然是想要把梦紫樱和林信都当做是炮灰,阻挡一下身后鬼魂的进程,好让他快速逃走!什么公寓七大新人智者,根本也就是一个歼猾小人!

而偏偏,这扇门被死死关上后,竟然一下子打不开了!是上了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时间梦紫樱和林信二人都是惊惶不已。而身后的脚步声,却是愈发接近。二人都吓得不敢回过头去看,只是一味地撞击着大门!

梦紫樱此刻恨透了林信和袁印,若非林信拖累,她应该来得及跑出去的,而要不是袁印关上了这扇门……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最后,梦紫樱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由于门被关上后,导致室内更加黑暗,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黑暗的轮廓,正在逼近二人,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这时候的林信和梦紫樱,都是害怕得浑身发抖,可是门依旧还是纹丝不动!

绝望来临之际,林信和梦紫樱最后又后退了几步,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狠狠撞了过去,终于,门被撞开了!

林信大喜过望,跌跌撞撞地刚站了起来,却看到梦紫樱狠狠地将站立不稳的林信,重新一把给推了进去,然后效仿袁印,将门一把关上!

“去死吧……林信,你给我去死吧!”梦紫樱露出一丝冷笑之色,随后健步如飞,去追赶离厌等人了。她发誓,她一定要杀了袁印那个混蛋!

而很快,身后的大门内,传出了极为凄惨的尖利叫声!那惨叫之凄厉,甚至让梦紫樱都是浑身一颤!

然而,她此时哪里还管得了这许多,只能尽快跑,追上大部队!

只是,此刻离厌等人已经和她完全走上了不同的方向,梦紫樱暂时是追不上他们了。

离厌等三人终于暂时安全后,是在距离原先那校舍不知道多远的一处破落房屋内。进入房屋后,先是将窗门遮住。略微收拾了一下室内后,三人坐下,离厌喘了好几口气,忽然面色一变,对袁印冷冷说道:“你在最后关头为什么把门关上?梦紫樱和林信……”

“我知道。”袁印很是淡然,脸上毫无愧疚的表情。

“你是想利用那两个人,拖延一点时间吧?”

“知道就好。我这样做,受益的也不只是我们而已。那个鬼跟得那么紧,不那么做,现在多半已经追上我们了。”

袁印说到这,还看了唐无相一眼,不过后者并没有怎么说话,看起来似乎不想表态。

“你……”离厌心中虽然很是厌恶袁印的做法,却也知道他的话并没有错。虽然这种做法的确残忍,但现实中这种生死之际的抉择,往往如此,根本谈不上什么人情道义。他是经历过战争岁月的,很明白很多情况下,必须要作出一些违心抉择。

“罢了,”离厌此刻也没有力气和袁印争辩什么,目前这个情况下,内讧绝对是弊大于利。当前,必须团结一致。

“要不要给他们打个电话?”离厌提议道:“也许他们还活着也说不定……”

“就算还活着,打电话过去,万一接电话的是鬼伪装的怎么办?”袁印却是心思缜密地反驳:“我不认同。”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离厌认为,他这么说,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怕那两个人还活着,和他拼命吧。但他说得未尝没有道理。血字的时间还长着,现在这时候,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袁印回忆起,五十年前,他和其他住户一起执行血字,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团结,绝对不愿意轻易放弃任何一条生命。毕竟走战争中走出来的人,都不会忘记民族团结一致对抗外敌,最终争取到读力自强的那段峥嵘岁月。那时候,是中华民族最为团结,凝聚力最强的时代,所以,怎能轻易放弃任何一名同胞?而如今这个时代,人们的热血开始变冷,太多的人变得自私自利,世态炎凉。区区五十年,竟然将这一切全部都改变了。

他此时,无比怀念起当初的那些昔曰同伴来。305室的东北汉子刘铁柱,是个非常铁血的男子汉,他第一次执行血字便是和他在一起,刘铁柱相当热心肠,在血字的危急关头,不止一次救过自己;408室的江涛,是革命烈士的后代,因此一直以父亲为荣,同样在血字执行中最为积极,但因为年纪太轻,大家都很照顾他;1405室的叶新,2205室的张晴山等……还有,就是连生和水瞳。他们两个,在当时的公寓,更是救了不计其数的人,甚至连生好几次都冒着生命危险,让一个又一个的住户,获取新的生机。他在当时公寓的威信,堪比后来的唐兰炫医生。

一定要活着回去,去见他们两个。对于已经失去了全部人生的离厌来说,还带着那段岁月,和他背负着共同命运的,只有他们两个了。更不用说,连生是他的救命恩人。为了连生,离厌什么都可以做。

而此刻,梦紫樱还是找不到离厌等人,一个人在大雨中徘徊着。她渐渐恐惧起来,想用手机联系他们,可是手机已经被雨水彻底浸湿了……她此刻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