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岛和……血字总清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关于九头岛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

这个岛的地理位置和经纬度,已经详细探查了出来。而那个在广播电台中突然出现的摩尔斯信号,也没有引起其他收听电台的人的注意。不用问,自然是公寓的影响了。所以,知道“九头岛”有人发出求救信号的,也唯有公寓住户了。

这是,2011年最后的一次血字。无论如何,非要搏上一搏了。

10月14曰,很快到来了。

一辆出租车在S市的渔港停靠而下,接着,白离厌从出租车内走出。

S市作为临海城市,渔业相当发达,沿海一带,有大量的船只停靠着,无数渔民们都络绎不绝地往来。

离厌早就知道,这个海港有渔船出租,而且可以雇一名有经验的渔夫来为他们开船到九头岛去。作为S市沿海一带的小岛,九头岛并不出奇,因为那一带暗礁比较多,又不知道为什么九头岛附近的鱼类数量稀少,渔民们也很少上岛去。而且这座小岛在这一带海域的一些岛屿中,面积是比较小的一座,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这时候,一艘白色的渔船停靠在港口,一名戴着斗笠的老渔夫,正抽着烟,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正在数着手上的一沓钞票。他的手上有着许多老茧,皮肤也非常黝黑,看起来大概有五六十岁了。

这时候,天空非常阴沉,而且海浪也并不平静,不时奔腾席卷着港口。

“老余,”这时候,另外一名渔夫对那名正在数钱的老渔夫说:“明天就别出海了吧,听说明天一天这附近的海上会有大暴风雨呢。”

“呵呵,”那位姓余的老渔夫将手上的钱一卷塞进口袋内,乐呵呵地说:“反正这几天也捕了不少鱼,赚了一笔钱了。明天一天倒是没关系,不过暴风雨就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这时候,离厌走了上去,问道:“老师傅,请问,我们想要到九头岛上去。您可以带我们去吗?”

“九头岛?”那老渔夫先是一愣,随即疑惑地问:“去九头岛上干嘛?那又不是什么观光地……”

“钱的事情好商量。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去。实在不行,您可以把渔船租给我们,我们会支付给您足够的保证金……”

这一次,负责资金方面的人,是林信。这个人倒也算是个富二代之类的人物,不过并非是那种靠着父亲欺行霸市的那类富二代,倒真是有一点作为的,靠父亲的一些资助,自己开了一家上市公司。所以,有林信在,根本就不担心资金的问题。

“拜托了,师傅!”梦紫樱也是上前苦苦恳求着:“我们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在明天之前到达九头岛,这件事情……人命关天啊!”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直恳求。而老渔夫看他们这副样子,心想或许是有什么重要事情,看了看天,心想,反正暴风雨是明天才来,今天的情况,再出海一次问题不大。虽然九头岛一带有不少暗礁,不过他在这一带海域已经来往了好几次了,自认为不会出什么问题。

当然,住户们要回去的话问题不大,有白离厌在,时间一到,他可以带着住户们,直接回归公寓。当然,前提是能够活到血字的最后。

此番,林信携带了足够数量的现金。在将钱付清后,五个人都上了渔船。继而,老渔夫就开启了渔船,朝着大海深处前进而去。

阴云不断覆盖在天空上,海面上,波涛汹涌,浪花不断拍打着船只,有时候甚至会掀起高达数米的大浪。离厌站在船头,不知道,此番自己能否还活着回去。而以前身为海军军官的唐无相,倒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关于九头岛,老师傅,你知道些什么吗?”这时候,袁印则是站在开船的老渔夫详细询问:“你应该经常到这一带捕鱼的吧?那么……”

“虽然是经常来这捕鱼,但是九头岛,我倒是真没怎么注意。”老渔夫耸了耸肩膀,认真看着前方的海面说道:“九头岛一带暗礁很多,所以一般情况下,渔民们也很少去那,何况那一带鱼类的数量也很。以前听一些老一辈的人说,这座岛在以前是有人居住的,后来就被废弃掉了。”

袁印想了想,又问:“那么……既然是老一辈的人所说,有没有……就算你感觉是迷信的说法也没关系,有没有闹鬼之类的说法?”

“闹……闹鬼?”老渔夫听了这句话,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城里的年轻人都不会信这个呢。闹鬼?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就算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传说,也没有?”

“你们到底要到九头岛上去做什么呢?”

“抱歉……这个,不能说。但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原本,应该是午夜零点时分到岛上的。但是,真到了那时候暴风雨大起,渔船的航行会有很大的危险姓。既然如此,只能提前几个小时,到达那里了。”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后,九头岛终于出现在了住户们的面前。岛看起来很荒芜,远看过去没有任何绿色,也没有什么山峰。距离岛已经较为接近的时候,海面上的风却是越刮越大了。甚至,船身都因此开始微微作响。

“哎呀,看来暴风雨是真的要来了。”老渔夫看着被无数暗云覆盖的天空,说:“听天气预报说,明天这一带海域,只怕天空是看不到太阳了。我们这些靠出海捕鱼过活的人,就是指望老天爷了啊!”

九头岛已经是近在咫尺,而每个人都是心中紧张起来。

毕竟这次是提前到达了岛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很难预料。

终于,船停靠到了九头岛的岸边。海岸上都是一些坚硬无比的岩石,阵阵大风拍打在岸上,冲刷着那些石头。

停船后,五名住户,一一下船。而老渔夫则问:“你们都带好了足够生活用品和食物了吗?暴风雨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明天我是不可能来接你们的。”

“没关系,多谢你,老师傅。”

“真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那我就先走了。”

渔船开走后,一众人,便是待在了岸上。现在,他们就是要等待了。提前进入岛屿,也许会有更可怕的灾厄。但对于已经到了绝境的住户们而言,这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

完成这次血字,才能有生机。其他的,都是毫无意义的。

“做好准备吧。我们要待一整天。”离厌拍了拍背包,说:“我知道大家内心对于未来都很恐惧,但是,唯有我们不放弃,才能有一线生机。但凡活着,就绝对不可以退缩!”

但凡活着,就不可以退缩……

这是离厌所下的决心!

他的一生,都毁在了那个公寓手中。曾经可以和妻子,和儿子一起度过的五十年岁月,就这样被公寓剥夺了。如今的他,唯有拼死一搏!就算死,他也绝对不会低头!

海浪一波比一波更高,随着一阵阵狂风的席卷,大家都开始不由自主地离开海岸边。而这座岛,因为天色太暗,所以周围也都看不清晰,只能够注意到一些排列古怪的石头而已。

在这些人中,只有白离厌不是第一次执行血字。而也因为他的缘故,这所谓公寓在2011年最后的一个血字,自然也变得危机四伏了起来。

从有人发出摩尔斯信号这一点,不难判断,有人在这座岛上遇难了。不过大家都调查过,并没有记载有人登上这座岛的记录。发出信号的人,现在自然也是生死未卜。

破译摩尔斯信号后,大家也都经过了好几次确认,甚至去咨询了研究无线电的专家,最终确认了这段信号的破译精准无误。所以,九头岛,绝对就是此番血字执行的地点!

原本,因为担心即使是现在,一样会有生命危险,大家都紧挨着对方,警惕地注意四周,不过时间很快地一点点过去,却都是什么时间也没有发生,让大家逐步开始安心了起来。

但是,大家此刻也不能就这样不说话干等着。而一聊起来,都是谈起那个“血字总清算”。

莫非,是指没有完成十次血字的住户,将会遭到惩罚不成?可是公寓并不存在这样的规则吧?

而袁印则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必须考虑到李隐提及的,特殊血字的问题。我认为,如果仓库的开启是血字之一,那么这个血字……恐怕会在最后做出一个决断吧。”

“不会……不会的!”梦紫樱马上提出反驳:“当初的血字,明明说是到2011年年底结束的!11月,就是最后了?”

“确切地说……”袁印思忖了一会后,说:“只能认为是从那开始,公寓开始逐步解除限制吧?2011年最后一曰,我认为,或许是这个血字结束,仓库恶灵不再出现在公寓的时刻。”

但这有什么意义吗?可以进入公寓的鬼魂,又没有办法找出其他生路,那根本就没有用啊!

总清算?

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间飞逝,终于……午夜零点过去了。

10月15曰,新血字……正式开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