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七个蜡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的亦枫,却是百感交集。

头脑清醒的人要杀自己,可是这个傻子却豁出姓命不要来保护自己。只因为,自己曾经善待过他。

在自己孤立无援,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唯一保护她的人,居然是洛希!

心中涌起一阵感动,这个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也是风中残烛,并不知道所面临的是何等绝境。他只是记着亦枫姐姐,只是记着不能让人伤害姐姐。

“洛希,你不用保护我了,”亦枫此时站到了洛希身前,让一个智障青年保护自己,洛亦枫自认为自己做不出来。

“白文卿,是你先动手的,那那就别怪我!”亦枫此刻目中涌出一股怒火,此刻的她,已经是胸中一团怒火中烧!昔曰对白文卿的一丝好感,也是荡然无存!

接着,她也不再废话,抓着匕首,就是冲向白文卿!而洛希顿时也急了,大叫:“姐……姐姐,我来帮你!”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让亦枫的心完全下沉的声音响起:“终于……找到了。”

她立即回过头去,只见林焕之就站在身后不远处!

林焕之,白文卿!这两个人一起上,她的处境会变得如何,自然一清二楚!这两个人都是死在自己的前面,当然不会放过自己!

“我帮你牵制住洛希,”林焕之此时表情依旧很淡然,“白文卿,四分钟内,你杀了洛亦枫!”

白文卿见状,顿时大喜!本来他也对洛希头痛不已,现在林焕之也加入,那么就万无一失了!而且,他堵住了洛亦枫的退路,也就是说,她就算想逃也逃不了了!自己拼一拼,就算只用左手,也未尝不能在四分钟内,杀死洛亦枫!

此时他也不再浪费时间,毕竟现在一分一秒都非常宝贵!所以他大吼一声,就笔直朝着洛亦枫冲来!而洛希马上就要上去保护,可是林焕之却是迅速冲来,一把抓住洛希的手臂,将他一把拉到自己身后,随后一把按住他的头,狠狠地将他整个人压在地上!

“放手!坏蛋,坏蛋,放了我!我要救姐姐!”洛希顿时拼命挣扎起来,但是林焕之却是很轻松地制住他,看着洛亦枫和白文卿的战团。

“四分钟……这个假设能验证吗?”林焕之喃喃着,同时按住洛希的手也是力气越来越大,丝毫不给他任何机会。

白文卿虽然右手受伤,但毕竟身为男姓优势摆在那,速度和爆发力,都不是柔弱的洛亦枫能够匹敌的。虽然她立即朝后面躲,但是左手手臂还是迅速被砍伤!她立即努力朝后退,然后拿着刀子要去抵挡匕首,可是手背又被狠狠划伤!继而,白文卿一下将亦枫扑倒在地面上,举起匕首就要朝她的咽喉刺去!亦枫立即伸手狠狠抓住白文卿的手臂想要抵住,可是匕首还是不断地下刺着。

白文卿力气很大,亦枫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勉强对付。目前还有三分钟左右,虽然短暂,但对亦枫而言却是无比地漫长!

一旁的林焕之,则是感觉到洛希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大,他最后不得不将全身的力气用上,不再像之前那么淡然了。

“白文卿!你给我快一点动手!”林焕之整个身体压上,将洛希的两只手臂紧紧箍在自己的腋下,双腿也叉住洛希的脚,同时身体的所有力气都狠狠压在洛希的背上,才终于将其压制住。林焕之不禁感觉到自己小看了这个傻子,但他也有自信心,白文卿可以杀了洛亦枫!对林焕之而言,他一定要亲眼看一看,提前杀死住户并改变其死亡方式,可否让蜡像的诅咒失效!

他不会说什么抱歉,对不起的话来。既然做了就不需要道歉,如果感到抱歉就不会去做。做了还道歉,不过是为了削弱罪恶感的惺惺作态罢了。

林焕之这个人,不屑如此。

白文卿的匕首,刀尖越发逼近了亦枫的脖子,只要再下去几寸,就能要了亦枫的命!然而,亦枫却是在此刻露出一丝冷笑,继而她抓住白文卿手臂的一只手,忽然露出了一把小刀,直接捅入了白文卿胸口!

这一下,完全让白文卿错愕了。继而亦枫狠狠一踢,就把白文卿的身体踢开。这把小刀完全可以握在手中不被人发现,当然也因此无法刺死白文卿。她一直在等待时机,出其不意地动手!而洛希也是大为高兴,而林焕之却因此而略有失神,导致洛希强行挣脱了他!接着洛希跑过去,抓住亦枫的手就是远去!而林焕之立即反应过来,直追而去!

然而林焕之跑过去的时候,白文卿立即抱住了他的大腿!那把小刀虽然刺中他的胸口,但远远不足以要他的命。可是,再过几分钟,他就会死啊!那么,就必须杀一个人了!洛亦枫已经走了,那么就只有林焕之了!

可是他如今的状态如何能杀林焕之?胸口的剧痛让他止不住地惨叫,可是他还是死命抱住林焕之的大腿。

“啊……啊啊啊啊……你,你不能走……”

林焕之冷冷看向白文卿,他立即蹲下身子,说:“也对。我没有必要走。”

说到这,他忽然将那把小刀一把拔出,随后,狠狠地划过白文卿的喉管!继而,他立即起身,飞快离去!

白文卿,对林焕之而言是绝好的试验品!那一刀,绝对足够要他的命了。而在白文卿的蜡像上,脖子部位绝对没有伤口!

白文卿此刻身体剧烈挣扎着,距离他的死亡时间还有两分钟左右。他的身体剧烈挣扎着,用怨毒的目光看向远去的林焕之,而接着,等待他的,是死亡。

他会死在原定死亡时间以前,成为解除他人诅咒的道具?

他心中是浓浓的不甘,虽然早就预料到有这样的可能,但是真的变成现实,他还是感觉到无比绝望。而喉管被切断,他连话也说不了。

然而就在他认为必死无疑的时候,脖子上的伤口,却忽然诡异地开始愈合了。不单单是脖子,手上,身上的所有伤口,都是飞快地自动愈合。

没一会,他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个伤口了。而且,手表,也重新戴在了手上。然而,他却一动也不能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能做了。

没有过去多久,他就出现在了一个房间内。那是,他的蜡像被发现的那个房间。此刻他的身体和蜡像被发现的时候完全相同的姿势被摆放着,犹如是一个人偶娃娃。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东西出现了。

在他面前,竟然还出现了一个蜡像!

显然,后来新出现的蜡像。既然是第七个蜡像,那么不用问,自然是洛希的蜡像了。在死亡的最后瞬间,白文卿看着那个蜡像。然而,房间的光线太暗,一时之间,看不太清楚。

反正是最后要死,他内心,对阻止他的洛希也是心怀憎恨。他想看一看,洛希的最后死相究竟是什么样子!

最终,似乎是上天回应了他的祈祷,一丝极为微弱的月光照射了进来,摆在他眼前的那个蜡像现出了真面目。

洛希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个傻子也会在死前露出恐惧的表情吗?还有,他有没有机会留下全尸?他的死亡时间,又是在什么时候?

然而,这一瞬,当看清楚了眼前这最后一个蜡像的时候,他却是头脑犹如一个霹雳闪过!

不……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白文卿几乎怀疑自己是眼花了。可是,看清楚眼前的蜡像后,他几乎忘记了自己面临的是必死之局,内心完全被惊骇所充斥着。

而很快的,死亡时间到了。而在眼前的黑暗中,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而此时的其他住户,根本不知道第七个蜡像已经出现了。由于白文卿的阻拦,亦枫和洛希总算是暂时逃过一劫。

当然,亦枫也因此受了重伤。

现在,是九点整。距离亦枫自己的死期,还有最后的半个小时时间。同时,在那一刻,血字也将宣告终结。

但是,为何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洛希的蜡像呢?这一点让亦枫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公寓刻意让住户发现蜡像,那么现在早就该发现了啊。

她隐隐感觉到,这会不会是和生路提示有关?难道洛希身上,隐藏着这个血字的关键吗?

为此,她决定打电话再问问银夜。

而对林焕之而言,现在的状况也相当不好。他的死亡时间,是九点二十五分,二十五分钟后,他就要面临死局。而他已经给白文卿拨打了电话,可是对方却不接。这说明了什么?白文卿还是死了!

这让林焕之有些错愕。那一刀,他确定能让白文卿迅速断气,可是……难道杀死住户根本就没有用处吗?

这让他内心完全沉了下去。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就只有面对那二十五分钟后的绝境了。而现在,他究竟该怎么办?

时间是不等人的,也不会给他们思考的时间。这个血字,已经逼近着结束的时间。

九点一刻。到了这个时候,林焕之已经打电话问了几名公寓的智者,但都一无所获。然而很诡异的一点在于,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找到洛希的蜡像。

这让他不禁内心也开始产生了怀疑:洛希……会不会,这个傻子,对这个血字而言有着某种特殊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