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洛希的蜡像,在哪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将伤口包扎完成后,此时的孙青竹犹如一头嗜血的野兽,他已经无法再保持丝毫冷静了。

住户们不是不经思考才走上这条路的。可以选择的话,他们是不会做到这一步的,但是,真的是什么办法都进行过尝试了。比如凯特的蜡像,林焕之就用打火机点燃烧毁了,毕竟是蜡做的,一点就着,最后丁点都没有剩下。然而这根本于事无补,凯特还是死了。

连破坏蜡像这种如此彻底的行为都没有半点作用,那么唯有尝试直接破坏蜡像的死亡预言了。孙青竹此时也已经将手表的时间进行了调整,正确的时间,是用手机看的。这么一来,能否将一切给改变过来呢?

但是,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了,仅仅只是这么做他根本心里没底。仔细思索了一番,索姓摘下表来,将其狠狠摔碎,彻底毁掉。同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扔在地板上,随后彻底点燃。自己的蜡像,死的时候是穿着这件衣服的。做了这两件事情后,他还嫌不够保险,最后,下了狠心,又在手上割出了好几个伤口。他确认过自己的蜡像,甚至前去发现蜡像的地点仔细看过了,蜡像的手上是根本没有伤口的。

这些伤口,是根本不会那么简单就复原的。加上衣服也被烧掉了,手表也弄碎了,就更是如此了。虽然没有杀掉白文卿和林焕之,但也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小的伤口。仅仅如此,当然仍旧让他心中不安,始终认为,杀掉一个人,最为稳妥。

思索了一番,杀那个被洛亦枫取名为洛希的傻子,是最合适的。因为他的反抗是最容易制服的,甚至只要做得麻利一点,甚至对方也许无法反抗就被杀了。但是,洛希的蜡像没有出现,不能确定死亡时间。相比之下,最后一个死亡,同时是女姓的洛亦枫,就是目前的最佳选择了。

孙青竹最后咬牙决定,杀洛亦枫!

这是他目前最后的希望了。否则,十分钟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不……现在十分钟也都不到了!

他一把推开厕所的门,小心翼翼地张望了一番后,便是提着刀子,准备到楼上去。

死诞之馆,处处透着阴暗的气氛。而孙青竹也不敢走得太急,他现在,紧握着刀子,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有洪相佑和凯特的先例,他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大意的。但是,看着手上的伤口,而且手表和外衣都不在身上了,现在这样被杀,和蜡像绝对是完全不一样的。但……会不会这只是小细节,不会影响蜡像的死亡预言呢?

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楼梯。这个大型别墅的格局完全毫无规律,走着走着或许就可以发现一个楼梯,真的住在这,没有平面图的话很容易迷路。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也造成住户和住户之间要相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孙青竹来到三楼后,沿着走廊,继续开始搜寻洛亦枫和洛希的踪迹。

他内心不断祈祷着早一点遇到他们,可是陌生的走廊让他极为头痛,根本找不到路,而且房间实在太多了。

而此时,亦枫和洛希,则是在三楼西面的一个走廊上。

走到现在,亦枫愈发认为,这个别墅实在是太大太大了,预计整栋房子三层楼加起来,至少也可以住上千人甚至更多。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别墅,能够找到那么少的几个蜡像,怎么想,都感觉是奇迹一般。

毕竟,要将整栋别墅彻底搜索一遍,两个小时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再将蜡像藏得隐秘一些,查找好几天也找不到也是很正常的。那么,公寓故意让住户发现蜡像,会不会有阴谋?而蜡像,每个人真的只有一个吗?或者,是不是不去寻找蜡像,或者说不看到蜡像,会不会诅咒就不会发动呢?

在这个死诞之馆,究竟隐藏了什么可怕的秘密?

越是思考,亦枫就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她已经和银夜通过了电话,但是后者暂时也没有给出让她能够认为合适的策略。

“亦水……二姐……”亦枫喃喃自语着,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再活着和她们见面了。莫非这次血字真的就是自己的终点吗?

而八点四十五分,也是越来越近了。孙青竹此刻已经近乎面临绝境,可是他依旧找不到任何一个人。看着手机上,越发接近的时间,他已经开始有崩溃的感觉。

不过,毕竟已经有所准备,孙青竹认为,他不会那么简单死在这里。

赌一赌!只能赌一赌了!

最后,他进入了一个相当大的房间,并且取出了所有武器,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现在只有两分钟了,就算找到了洛亦枫,他也没有自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可以杀死她,一个搞不好,说不定反而被她杀死,也绝非没有可能。

没有了手表,衣服烧掉了,加上手上的伤口……他就不信,这样还能够和蜡像的预言一致?他记得很清楚,洪相佑和凯特的尸体,和蜡像完全一模一样,无论是服饰,死相和姿态,找不出一丝一毫不一样的地方。

他提起刀子来,注视着手机,同时也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房间内,此时极为寂静。

他此刻,心完全是悬了起来。洪相佑和凯特临死前那极为骇然恐惧的表情,至今印刻在他脑海中。而他自己的蜡像,也并不例外。

那么……杀死他们的会是什么?

会是什么?

如果是鬼魂,公寓住户再怎么也不至于吓成那样吧?

还有一分钟。

孙青竹的心脏狂跳起来,两把刀子已经提起,他的身体则是紧贴住墙壁,防止来自背后的袭击。同时,用手机照亮了眼前。抓着刀子的手,不断攥紧,可以说他此刻已经是警戒到了最极限。

四十秒……三十五秒……三十秒……然而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任何东西出现。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额头以上部位被扯断,会不会是来自于头顶?

他立即将头抬起,将手机照了上去,可是,却是什么也没有。这令他顿时大惑不解,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了。

将头微微低下的时候,忽然,他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起来!

只见手上,那些被切割出来的伤口,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愈合起来!而且,手表重新戴在了手腕上,指针非常正常地继续行进着!而且,脱掉的上衣,此刻也好好穿在身上!

这一切仅仅只在自己抬起头的一瞬间发生!

还有二十秒!

孙青竹立即要将手表再摘下,可是,他忽然发现,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僵硬着似乎动不了了!

随即,手上的所有伤口,已经完全愈合,连一丁点的疤痕,也没有留下。而且不光是手上的伤,被林焕之和白文卿弄伤的地方,竟然也痊愈了!不,与其说痊愈,倒不如说就像根本没有受伤过!

孙青竹想张口说出话来,可是,嘴唇似乎也被什么固定住了,根本开不了口。他现在整个人,完全化为了俎上鱼肉!

手中的刀子,掉落在了地上。

随后,手机的灯光,也熄灭了。

紧接着,孙青竹就看到,在眼前的一片黑暗中,放佛有着什么东西,正在逐步接近着。而这还不去说,他忽然发现,身体不断瘫软下来,最终,整个人呈大字形倒在地上!

这个姿势,和他的蜡像,完全一样!

而这还不算完。

现在,还有最后的十秒,就是八点四十五分的到来。

孙青竹只感觉,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袭掠而过,还来不及反应,就忽然看到,自己,竟然就是在自己的蜡像被发现的那个房间内!

他所在的位置,就在蜡像躺倒的地方,分毫不差!

还有五秒。

现在的他,和蜡像已经没有差别,除了……他的头部。但是,随着最后五秒的倒数,他很清楚,在八点四十五分的那一瞬,他就会变得和蜡像毫无区别。

原本应该倒在这里的他的蜡像,此刻自然也消失了。

五……四……三……二……在最后的瞬间,孙青竹只想知道一件事情。究竟他看到了什么,会导致蜡像的面孔恐惧到那种程度?

死,他也想当个明白鬼。

而此刻,答案也将揭晓。

下一刻,他的面色,顿时急剧变化,那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自然而然的剧变!很快,他骇然至极的神色,渐渐将面孔扭曲起来!

死去前的一瞬,他终于看到了……八点四十五分,已过。住户们也都清楚,孙青竹已经死了。他如果没死,肯定会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告诉大家的。

白文卿此时身上也伤得不轻,而他知道,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

而且,就在十分钟以后!

必须在那以前,杀掉洛亦枫!必须!

他现在也是直奔三楼,一间间房间拼命地搜寻着。但是,这种效率能够有多高呢?毕竟别墅太大了,可以躲藏的地方多到数不胜数。

但是,在这样一栋别墅内,蜡像却那么容易就找到了。这样一来,就让人产生出一个很疑惑的问题。

洛希的蜡像,为何迟迟未曾出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