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没有人,可以制裁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在正天医院,院长室内。

“罗院长,”李雍轻笑一声,对眼前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说道:“上次为您开的药,可还合适?”

“那是自然。”那中年男子也是轻笑一声,说:“李院长妙手回春,自然不同凡响。正天医院似乎最近一直致力于新药的临床研究和开发吧?希望能顺利啊。分院的外立面也已经基本竣工了吧?”

“托您的福啊。”寒暄完毕后,李雍也进入了正题,“对了,卢翊蓝的父亲?”

“您放心吧,法院是绝对不会接受他的诉讼的。”这名中年男子是法院院长,在K市的司法机构,很多地方都被李雍疏通了。

他为何有这等能耐?一来是他的人脉圈经营得相当庞大,而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实在太有钱了。加上他靠这笔钱,积极开始了从政的道路,并称为目前市长候补的最有力人物。

可以说,这个男人无论金钱还是权势都是如曰中天。试想,一个未来很可能成为市长的人,谁敢得罪他?谁敢不听从他的吩咐?更何况,他已经花了足够的钱打通各方面关节,他的钱,为何又不收?

“罗院长,很多事情,都麻烦你了,”李雍轻轻喝了口茶,说道:“一旦我当选为市长,一定会多你多多提携。”

这句话一出,罗院长顿时大喜,立即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处理此事!”

“那我就放心了。公孙剡那一次虽然出了意外,但我希望这样的意外不会再有第二次。”

“那是,那是……”说到这,罗院长忽然露出一丝畏惧的神色,“可是……李院长,这段时间,死去的那些人……你知道的,李晨律师的死……”

“你不是已经在家里面安装了最新的保全系统吗?”

“可是他们都死得太诡异了。我还是有些担心啊。”

“放心吧。我也在找这个人,一旦找到,会好好处理掉的。”

“那,那就最好了……”这位罗院长走好,李雍坐在院长的椅子上,思索着这段时间的所有布置。毕竟要杀十六个人,也不是小事,为此他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力气打通关节。

可是,前不久,和这一切有关连的人,都是一个个异常死去。第一个死的,便是直接负责帮他杀人的黑帮头目严罗。而且他们的死,都很诡异,没有任何外伤,死去的时候,却是身体僵硬冰冷,犹如死去多时。

“冷馨……那个女人莫非还没有死吗?”李雍此时最怀疑的就是那个首先被他灭口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姓格太诡异,留着她是个祸患,所以他决定除掉她。但是,她的尸体,却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那个女人知道那个公寓的事情,或许她会使用某种自己不知道的诅咒也说不定。

不过,李雍也并不怕什么。他就不信,对方还真能弄死自己。否则,自己早就死了,怎么能活到现在?

同时,也有可能是那些死者的家属,查到了真相而展开的报复行动。他目前也派了不少人前去调查,可是至今没有消息。而他,丝毫没有怀疑到徐饕。因为根据对他的一些调查来看,他似乎完全疯了,总是回到已经空无一人的家中,每次都对着空气说话,看来根本就是疯了。何况一些人被杀的时候,他也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李雍很早就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命令不用继续监视他了。

罗院长此时,从院长室出来,心中却是腹诽不已,很多参与此事的人,都是一一死亡,他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牵连其中。他虽然知道李雍是最终元凶,但绝不敢反抗他,这个人黑白两道都有人脉,如今权势如曰中天。毕竟,一个人如果富有到一定程度,已经等同于获得权势了。现在,他也并不敢反抗李雍。这个人为了经营自己的势力,已经耗费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自己怎能和这样的人抗衡?

走入电梯后,罗院长叹了口气,关上了门。

然而,电梯到了一楼后,却居然还是在下降!罗院长赫然大惊,立即去按动电梯按钮,可是却毫无作用。很快,他到了地下三层。

接着,电梯门打开,外面是一片黑暗的地下停车场。还来不及反应,他就感觉到一双手狠狠一推,他整个人竟然都跌了出去!

这一下将他吓得魂不附体,刚才,电梯里面,明明就没有人啊!他立即回过头去,可是电梯却是已经关上了。

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些热,忙将衣服脱下一看,竟然是两个焦黑的手印!

死去的徐澜以及其父母,便是车子坠亡,被烧烂成了焦尸的。

看着着炭黑的部分,让罗院长浑身颤抖起来。之前,徐饕作为死者家属,曾经多次要求法院审理此案,坚决不接受检察机关得出的结论。甚至,强烈要求进行精密调查。所以,对这起案件,他有很大的印象。当时李雍通过贿赂了司法机关,让自己驳回了此人的一切请求。当然,他当时是直接向下属的检察官施压,所以徐饕并不知道命令是来源于他。直到如今,作为最后的六个人之一,才被调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