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自相残杀的开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死诞之馆,伫立在黄昏之丘的大型别墅,此刻,六位公寓住户,依旧在里面苦苦挣扎求生。

凯特用刀子刺伤了白文卿,这个女人,也是被逼上绝路了。

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黑帮卖到红灯区做了脱衣舞女,最后完全堕落入其中,更因为吸食大麻而导致精神愈发衰弱。这也是促使她如此激动地拔刀杀人的原因之一。

白文卿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反应速度居然那么快,但他也不是等闲,还不等凯特反应过来,就又是冲上前来,一把匕首划出,朝她刺了过去!

打了一会后,白文卿开始感觉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更厉害一点。这也难怪,毕竟凯特生活在那种环境,自然会想办法学习一些武术,在红灯区那样的地方,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出现。在这一点上,白文卿是远远不如的。之所以二人形成对峙局面,也是因为凯特最近吸食大麻的次数频率更高,本意是想要忘却目前的绝境,但是也造成她精神上的衰弱更厉害,有时候更是会产生出幻觉。

“Stop!”白文卿此时也是担心再打下去自己反而死在这个外国女人的手上,立即开始叫停。

无奈之下,他只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卢比恩小姐,请你住手,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会两败俱伤,这样吧,不如我们休战如何?我们讨论讨论……”

但是,大麻的作用此时依旧在侵蚀凯特的精神,她此时哪里听得进去白文卿这番话,于是嚎叫着又冲了上来。此时的她目中一片血红,只想着怎么杀了眼前这个男人!

白文卿当然也不是软柿子,他见用说的说不通,也只有应战了。他晃过对方,继而一刀斜刺过去,就要砍中凯特的胸前时,这个女人却是立即身体俯下躲过,然后一脚勾住了白文卿,将他一下压倒在地上,随后就是一刀要刺下来!白文卿顿时陷入绝望,认为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一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铁钳一般的手掌,死死抓住了凯特要下刺的手臂,她抬头一看,却是林焕之已经到了这。还来不及反应,林焕之一掌又狠狠劈在凯特的手臂上,让刀子衰落在地上,林焕之一把将刀子踢到了一边去,随后看向劫后余生的白文卿,问道:“给你十秒钟,说清楚发生了什么。”

白文卿一阵庆幸,说道:“是,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了凯特的蜡像,就在那边……”

“我知道,早就看到了。为什么你们会打起来!”

“因为……因为……”

“因为你认为杀了她或许就能够在蜡像预定的死亡时间前杀人对吗?”林焕之一语道出了白文卿心中所想,也让他一阵惊慌。但是林焕之对他的慌乱视若无睹,继续说道:“从你的表情判断我没有说错,好了,你站起来吧。”

这时候孙青竹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也发现白文卿的肩头正在流血,惊愕地跑过去,问:“怎么回事?这……”

一旁的林焕之已经跳进浴缸内,检查那具新出现的蜡像,头也不抬地说:“先给他简单处理一下伤口,第二个蜡像的时间是……八点二十分。还有十二分钟,就到预定时间了。”

“不会吧?”孙青竹也跑进浴缸内,马上确认了时间后,也是骇然道:“这……时间,时间也太紧张了吧?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比死亡更恐怖的,是死亡进入倒计时!

林焕之注视着那手表,最后,又看向被白文卿制服了的凯特,说道:“先看情况再说吧。远离这个楼层,到一楼去!还有,这一次绝对不能让这个外国女人再离开我们的视线!”

孙青竹此时,却是有些沉默不语。他看了刚才那一幕,就猜到了什么。到底也是新人智者之一,他不会笨到看不出丝毫端倪。莫非……

他虽然感觉不太可能,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刚才,白文卿和凯特之间,绝对是互相残杀了。

只不过,这个做法太过残忍,而且必定是要牺牲一名住户才能完成的血字。那么一来,血字对住户而言恐怕就不公平了。毕竟,每个住户都有均等的生存机会啊!

但是,继续这么下去,蜡像只怕会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到时候,就再也没有机会决定了。现在,必须要痛下决心才是。

对凯特而言,则是巨大的煎熬。白文卿的身体重重地压住她,让她无从挣脱,但是她的内心却是心急火燎。她本身也不算是特别聪明,虽然不能说是胸大无脑,但是和这些智者比绝对不是一个层次的。而现在,自己则被白文卿制服,对方一旦有歹意,她如何逃脱?

情急之下,她大叫起来:“放过我,白文卿,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说到这,她还不断用自己饱满的胸部去蹭白文卿的手臂,她当然不指望这能说服对方,只是身为脱衣舞女的自己,一时间也只能联想到利用自己女姓的本钱来麻痹一下对方,寻找到机会。

可惜的是,白文卿绝非什么精虫上脑的白痴,在这种生死环境下,他哪里有半点旖旎的心情,反而更是死死压住凯特的身体,他可是清楚这个金发女郎绝对是练家子,绝对不能有半点放松。只是现在必须用双手来制住她,没有办法去拿刀子。而单凭双手,他没有信心可以杀死凯特。

“林焕之!”白文卿终于只有求助于对方,“你听好,再过大约十分钟,这个外国女人就会死,那么,索姓我们一起杀了她!那么,兴许可以获取生路啊!”

林焕之依旧是注意着蜡像的各处,根本没有去看白文卿,却是摇了摇头说:“我很难想象这会是生路,不过,如果你们打算尝试,我不反对。你可以求助孙青竹。”

听到这句话,白文卿的目光立即挪向了孙青竹。虽然凯特听不懂中文,但是这种情况下,傻子也该猜得出是怎么回事了,顿时拼命挣扎起来,并且一口一个“Fuck”地不断咒骂着。

“这……”孙青竹刚要开口,却还是犹豫着说:“虽然蜡像呈现的死状如此,但是这不是尸体,我们不能断定她就一定是因为脖子裂开而死的,也可能是死后脖子被撕裂。”

“那倒不一定,”林焕之却是根据孙青竹的话分析道:“如果是死后脖子被撕裂,血液凝固,蜡像的身体上不会有那么多的血(当然这些血也是蜡像本身的一部分)。所以,这应该是其直接死因。”

凯特如果可以听懂林焕之的话,此刻只怕又是要大骂几声“Fuck”了。不过,这确实让孙青竹越发动心。他咬了咬牙,毕竟一旦等他的蜡像出现,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于是,他走出浴缸,捡起刚才凯特的匕首,朝着她慢慢走了过来。

“I’msorry,”孙青竹此时用英语说道:“butImust……”

接下来,“kill”一词出口的瞬间,他高举起匕首,就朝着凯特,就要刺下来的瞬间,凯特终于是狠狠用背撞击到了白文卿的鼻子上,然后怒吼着一拳狠狠砸在了孙青竹的胸口!

这一拳几乎是用尽了凯特的全力,孙青竹整个人都是向后倒下去,感觉到喉头一甜。他此时却是不能眼看着凯特逃走,还来不及起身,却就看到凯特回过身子逃了出去!

“追……追!”孙青竹怒火中烧,既然下定了决心,自然要将这件事情做到最后!反正凯特也是要死,就算自己不杀她,她难道就活得了?这么一想,内心的罪恶感消逝了不少,接着他扶着墙壁,强行站起来,和白文卿一起追了出去。

而林焕之则是从浴缸中走了出来,看向身后的蜡像,喃喃道:“一定有什么……我一定看漏了什么……”

凯特一路夺命飞奔,也一直看着手表。之前洪相佑的惨死之相,让她心中恐惧至极,也知道这样漫无目的地乱跑,必定会步上他的后尘。所以,必须要杀一个人!

而很快,她脑海中就有了一个人选。那个傻子!

要说杀谁最没有难度,当然是那个傻子了!其次就是洛亦枫!而这两个人,还是都在一起的!那么,只要提前杀掉这两个人中的一个,也许就可以解开诅咒!

想到这,她哪里还犹豫什么,立即决定跑到三楼去!必须要赶在八点二十分以前,杀掉那两个人中的一个!

她考虑过洛亦枫可能会阻拦,但是她自认为对方绝对没有办法阻止她。而一个傻子懂什么?而且,她估计,如果可以选择,白文卿等人第一优先选择会杀的对象,也必定是那个傻子!

她又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时间很紧!

她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洛亦枫手机的快捷键,希望能尽速找到她。不过,她或许和那个傻子赶到二楼了,之前已经特意给她打电话,说发现了第二个蜡像。

就在这时候,经过一个走廊拐角,她就看到了上到三楼去的楼梯,她立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而此时,一无所知的亦枫和洛希,还在三楼寻找着下楼的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