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叶言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是在十岁的时候。

一直以来,对于行事神秘的父母,十三总是抱着相当强烈的好奇心。他很想知道,父母一直以来,都在做些什么。

所以,那天,他躲藏在了父母的车子的车后箱内,然后,来到了,那个地方。

那是在K市和S市的交界地带,一座名为叶言的山。因为人迹罕至,所以极其荒僻,当父母的车子开到这附近的时候,他可以说是满腹的疑窦。他当时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但是,现在,他明白了。

不过,当时只是父母二人,身边,并没有其他人在。那个叫亡灵的,究竟是何许人也,依旧是个谜。

“叶言山!”十三此时完全想了起来:“那个洞穴是叶言山上的洞穴!就是在那个地方!”

现在,终于有了这么个重要的线索,让十三激动万分。虽然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找到父母,和那个叫亡灵的人,不过,却是已经知道了。

“该怎么做?”这时候,心恋却是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没有你父母,和那个叫亡灵的,我们该怎么才能把一直跟着我们的鬼魂……”

“红衣……”他冷静地说道:“那些红衣!伊清水给死者穿上的红衣!那些红衣是用来进行养蛊,依附着死者的怨咒!对那些红衣,施加降头术,就可以让那些鬼,只有堕入黄泉一途!”

也就是说,需要所有的红衣!而那些衣服,全部都作为重要的证据,被存放在警察局。不过无妨,有上官眠在,甚至还有金峰那个内应,一定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是,上官眠现在也正在赶往S市!必须让她尽快回K市去,拿回那些红衣!对那些红衣下降头,是唯一的生机!

所以,他立即给上官眠打去了电话。毕竟,闯入警察局,将证据保管室的物品带出,也只有上官眠可以胜任了。

此时,上官眠和李隐,子夜正在火车上。她此时正闭目养神,一副似乎入睡的样子。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上官眠几乎在这一瞬就睁开双目,取出了手机并接通。

“喂,上官眠吗?我们到了S市!你,能不能到K市去,帮我……”

当十三将一切的前因后果都说出来后,上官眠则是冷冷道:“你确定,这样做是可以的?”

“对,绝对可以!”

“为什么?你不是对降头,也不了解吗?”

“不,我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那些红衣,是关键!只有通过红衣来下降头,我们才能有救!我的父母应该也是这个意图……但是他们似乎失败了。”

“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我去取。但如果你欺骗我,后果就不用多说了吧。”上官眠的声音冷冽到了极点:“还有,目前公寓的情况,有办法解决吗?”

“降头是需要对特定物品进行的蛊咒。所以……”

上官眠听完后,不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继而将火车的门打开,说:“我回K市去。你们不需要来,来了也帮不了忙。”

说完后,她就立即从这火车上,一跃而下,继而,身体化为一道残影,朝着反方向冲去!

“K市……”李隐刚才也把罗十三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那么,拿到红衣,就可以放过来下降头术吗?

“我们会成功的,”子夜看着车窗外已经渐渐消失的上官眠,说道:“这一次,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这个最新消息,也很快在住户中间扩散开来,不少住户,也都开始赶往叶言山。不过,最重要的,是目前保管在警察局内的红衣!

这起案子目前是K市公安总厅亲自督办,可以说不下于龙潭虎穴,如果不是上官眠,是绝无可能从证据保管室内盗取物品的。尤其是那些红袍,是极为重要的证物。

现在虽然是凌晨,但是公安总厅自然依旧是有无数警察留守着。

而且,她根本不需要秘密潜入。完全,可以硬抢。

“轰隆”!

公安厅外一声巨大的爆炸,将停车场无数的车辆炸飞起来,随即又是三声爆炸。无数警员都是冲出大楼,看着这可怕的一幕。

谁能想象,竟然有人直接用炸弹袭击公安厅?

而在一片混乱中。上官眠则是直接前往证据保管室。此案由于被列为K市第一要案,证据的保管非常严格,需要电子锁进行指纹验证以及一定权限,而且,没有递交申请,也不能将证物携带出去。何况是那么多件红袍呢?再加上上一次有人入侵警察局劫走金峰队长,警戒已经提到最高级别,就连金峰也已经没有权限进入证物保管室,唯有公安厅厅长授权,才可以进入。

此时,上官眠犹如幻影一般穿梭在走廊上,很快,她已经来到证据保管室所在五层,此时却是依旧在楼梯口出现三名警察,纷纷拿出枪来,可是还来不及扣动扳机,就都失去了知觉!

上官眠继续接近着证据保管室的方向,随后来到了安装电子锁的大门前,冷冷地一拳轰出,那大门被狠狠砸中,继而中间开始出现了一个凹洞,随后整扇门都是倒飞了进去!同时警报声大作,却是被上官眠一脚砸碎。她就这样,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没有花费多久,她就找到了放在证物陈列柜上,被塑料套套住的那些红袍。她冷冷地抓起一件件红袍,赛入一个包内。很快,红袍就全部都放入了包内。

然后,她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走到窗户前,一脚踏在上面,随后,整个人,就出现在了另外一座大楼的楼顶上!

一切,都是非常顺利的。

而接下来,就是将红袍,送到叶言山上去了。

叶言山,位于K市和S市交界地带的一座荒山。可以说,比以前公寓住户执行血字的任何一座山,都要来得荒凉。

当然,从S市要再赶到这,肯定是要花费时间的。而在此刻,凌晨四点半,第一个到达的,却是徐饕。

徐饕的车子,在这座荒山的山脚下停下了。

“就是这里吗?叶言山……”

他已经收到了罗十三群发的短信,所以也得知了此事,所以才调转车头,赶到了此处。虽然他是一个人来,但却没有丝毫恐惧,立即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忽然,他看到后面,又有一辆车开来。

“居然……是你?”

车子停下后,车门打开,走下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这个男人,头发极为齐整,而一双眼睛,却犹如虎豹一般,似乎随时盯着猎物,准备出手。在公寓的时候,他身上永远是这么一身黑衣,从来未曾换过。

“袁印!”

徐饕喊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现在的公寓七大新人智者之一。

当然,相比林储,孙青竹等人,袁印要低调得多。但是,却绝对没有人小看他。这个男人,虽然是新住户,但是心理素质和见识都是远远超越普通住户。

从车上另外还走下一个人,是另外一名新人智者,白文卿。

此人,同样也是公寓七大新人智者之一。和袁印一样,都属于低调之人。

他此刻高高抬起头,看着那夜空下的叶言山。罗十三不在,也很难去寻找那个洞穴。而且,也需要那红袍。

三个男人,就这样聚集在一起。

“你们倒是来得很快啊,”徐饕点燃了一根香烟,说:“也好,大家聚集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这一次,是生是死,只有看罗十三的说法是否可以实现了。”

袁印则是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白文卿倒是开口了:“你认为,罗十三的父母,还有那个所谓的亡灵,都怎么了呢?”

“我怎么可能知道。”徐饕吞吸着烟雾,继续说道:“只能认为……”

“或许死了吧。”

此刻,沉默的袁印却是开口了。

这句话,让三人都是陷入了沉默。

如果罗休,韩瑾和亡灵三个人,真的死了。那不就代表着他们也有同样的危险吗?这不是在执行血字,没有限制一说,所以,一切都是未知数。

“或许,只有祈祷了。”

什么七大新人智者,白文卿很清楚,那不过是因为住户已经陷入绝境,才希望身边每个人都能够是救世主。实际上,这所谓智者头衔,水分不小,远远是比不上李隐等人的。其实,如果每个人都能冷静下来,群策群力,未必没有希望的,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可惜的是,大家都没有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智者来解血字了。

这一劫,如果逃过,那么还能够有活着离开公寓的希望。但如果失败,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然而,徐饕却是完全不一样。他根本就不介意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公寓,不……对他而言,或许不能活着离开更好。

还有六个人……但是,要杀的人,并不止六个。

徐饕的内心,是那极为强烈的憎恨和恶意。

我并不介意,死,就死吧。只是,现在,我不可以死。在将所有该杀的人杀死以前,我绝对不可以死。为此,牺牲任何人都无所谓,牺牲的是自己的生命也无所谓……我要吞噬所有人……就算连我自己也一并吞噬,我也不会停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