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新的希望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停车!”

随着这一声大喊,李隐立即伸出手去打开车门,然而,车门刚刚才上锁,一时间不能立即打开!

李隐顿时双目睚眦俱裂,然而,时间是不等人的。就在这一瞬,他感觉到,视线的余光中,被一抹红色渐渐覆盖住!

这时候子夜也是过来帮忙,而就在这时候,车子却是没有停下!

此时的驾驶座上,司机的头低着,鲜血不断从眼睛和口鼻中涌出,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而出租车司机死后,车子自然是完全失控,随即,就朝着面前的一家已经打烊的商店撞击过去!

李隐此时终于将车门打开,随即他和子夜一起跳出车子外,重重砸在了地面上!也还好这周围没有什么车辆经过,否则这实在是极为危险的!而出租车则是直接撞上了商店,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来!

李隐身上多处受伤,尤其是肩膀部位特别疼。现在不是执行血字,所受伤害回归公寓也是得不到治疗的。而子夜则稍稍好些,但是脸部也是严重擦伤,左脸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伤痕。

李隐和子夜都是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总算脑部没有受到撞击,否则就是当场昏厥也有可能。李隐此时一动,肩膀和脚部就会传来剧痛,膝盖部位的血已经将下面的裤子染红。

他走了几步,就立即又倒了下来,子夜连忙扶起他,朝后面看了看,说:“我们要快点走!李隐!刚才我也在车前镜里面看到了,我们不能耽搁,要快点走!”

而与此同时,十三和心恋二人,终于来到了X市。

从火车站悻悻走出,十三也终于是松了口气。这时候天色已经越来越晚,而他目前还没有收到李隐等人的联络。

他取出手机,打算先给李隐打个电话。手机打过去后,对方却是不接。这也是自然,李隐现在是逃命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接手机。

“怎么会……难道李隐也出事了?”十三皱起眉头来,同时将心恋的手更加牢牢抓紧。现在的情况下,是半分大意也不能有的。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父母了!

他打算再给子夜打一个电话,手机却突然显示来电,是柯银夜!

他马上接通手机,不等对方开口就问:“银夜,出什么事情了?”

他和银夜关系更加密切一些,长时间以来,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他既然打电话来,自然是没事,多少有些心安。

“十三!”银夜的声音随即传来:“听好了,我们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你们,马上到S市去!立即!”

银夜将一切和盘托出后,十三却是整张面孔,刹那间没有了血色!

“你……你……你是说,降头?”

十三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生死恐惧,但是,相对而言,他对“降头”二字,恐惧更甚!毕竟,父母从小就告诫他,降头是邪蛊之术,就连他父亲罗休,都曾经露出过忌惮之色。十三这一生,只有两次从父亲身上感觉到他有忌惮和恐惧的情绪,第一次是提及到“降头”,第二次就是告诉他公寓的存在!

能让那一直古井不波,神秘莫测的父亲,都是如此讳莫如深,其危险程度自然不用多说。不过,十三也看出,父母真的是为了自己,想要去使用降头,来解救自己的为难。心头,涌起一股暖意。他发誓,如果能够活下来,必定用下半生好好孝顺父母。无论对其他人而言是怎样,父母都是自己的家人,是血脉至亲。

挂断电话后,他便是立即带着心恋重新进入火车站,而在售票处得知,零点有开往S市的班车。

现在,唯有等了。

买好票,在火车站的大厅内坐下,他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心恋,说:“先喝点水吧,一路奔波下来,你应该也累了。再忍耐一下,现在,必须要想办法通过降头,来救我们……”

“真的,可以吗?”心恋接过水瓶,手却是依旧颤抖个不停。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父母既然认为可以,就一定可以。不过,那个‘亡灵’又是谁?算了,多年来,父母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我都不知道……”

为自己取了代表不祥的名字,十三曾经认为父母根本没有重视他。但是,他没有想到父母一直在为了他付出。

无论如何,为了子女,父母总是可以牺牲一切的。他的父母,也一样是如此。

“你的父母,也是一直关怀着你的。”心恋此时似乎也看出了十三的思绪,说道:“父母都是一样的……我的父母也是,他们至今都不知道,我还活着……”

说到这,她的目光和眼神,又再度黯淡了下来。

“父亲的一生,除了音乐,就是母亲和我。当年母亲就是因为倾慕父亲的音乐才华,才会和他在一起。当他后来退出音乐界,转而去执教培养新的人才时,很多人都感觉惋惜,但是对父亲而言,执教音乐对他而言也一样是很大的乐趣,他太爱音乐了……所以,当我在他面前说,我喜欢音乐时,他那时候真的很高兴……”

十三此时,也是心中一阵绞痛。他当初之所以会爱上心恋,也是因为无法忘却她的音乐才华,尤其是钢琴方面,她已经有了接近职业钢琴家的水准。心恋和她的父亲一样,也同样深爱着音乐,本来打算在结婚后,继续在钢琴方面深造,甚至打算去国外演出的。十三一直支持着她,而如今……她还能够活下去,继续去弹钢琴吗?

“我看到了,”十三忽然说:“那一天我看到,我在书房写乐谱。我虽然对音乐一窍不通,但以往你弹钢琴时的优美音调,总是让我如此难忘。就因为这样,我才渐渐爱上你了。对你而言,音乐,果然是第二生命吧?”

“嗯,”心恋点了点头,说:“如果,能活下去,我一定弹奏那首曲子给你听。当然,这不是那种只是歌颂情爱的流行音乐,是古典音乐。”

“没关系,只要是你弹奏的曲子就可以。”十三欣然一笑,“你的乐曲,对我而言是最好的安慰。”

“嗯……好的,约定好,活下来,然后,我弹奏给你听,我创作的音乐……”

活下去……这沉甸甸的三个字,压在十三的心口。为了求生,他付出了一切手段,如今更是在这九死一生的境地下,博取一线希望。

十三此刻,唯有抬起头,向那冥冥中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的神明,进行着祈祷。

但愿……不要让自己的希望,成空。让自己和心恋能活下去吧,只要可以活下去,只要可以活下去……而李隐和子夜,最终到达了火车站前,最终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选择了坐三轮车来。总算赶到后,二人进入火车站内,进入大厅后不久,就看到了上官眠。

见到她后,李隐总算是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肩膀处的伤也不再那么痛了。这一路下来,一直危机重重,而现在总算是暂时有了希望。

只是,那个叫亡灵的人,现在究竟是死是活呢?这个人,和罗十三的父母,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利用那个所谓的邪蛊,来获取生机!那样,无论是红衣鬼魂,还是仓库恶灵,恐怕都可以一并消除掉!至于能否用到未来的血字去,李隐根本不抱希望。现在,至少先考虑让公寓回归到以前正常的状态去。毕竟现在有神谷小夜子的预知画这一王牌,靠十次血字活到最后,一样不是没有可能的。

走到上官眠面前,李隐强笑着说:“总算赶上了。现在……”

“受伤了?”上官眠凝视了二人一眼,说:“找个位子坐下来,利用等火车的时间做一下伤口处理。”

说到这,她的手忽然伸到李隐的肩膀处,说:“你一直捂着肩膀,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是脱臼了,”李隐自己也是学过医的,当然不难判断,“无妨,现在……”

然而接下来上官眠猛然抓住李隐的手臂,只听见清脆的响声,李隐顿时感觉到一阵剧痛,但他咬牙没有开口。

“帮你接好了。”上官眠面不改色地说:“其他人呢?都没有逃出来?”

“银夜后来联系了我一次,说他和罗十三打过电话了,其他联系过我的还有莫水瞳,孙青竹,洪相佑三人。除此之外,所有人都死了。”

十七名住户,竟然一下就死了十个人!

普通的血字,也没有那么高的死亡率啊!

“红衣鬼魂盯上我们,这或许也是好事。”李隐此时双目却是露出一丝精芒,“这代表着我们或许真的有能力对抗这些鬼,所以才会对我们下手。毕竟其要对对金心恋还说得过去,因为鬼魂将其视为杀害他们的伊清水。可是,我们就不一样了,和其无冤无仇,也就是说……”

“但愿如此。”上官眠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淡淡说了这么一句话。

最后,火车来了。巧合的是,两边都是零点左右的火车,不过两个火车站位于不同的城区。最后银夜也和孙青竹等人汇合,也是在之后一班新的火车上车了。三方人都是轮流守夜,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养足精神,睡上一会,否则的话,无法补充体力。

而他们,究竟能否在S市,寻找到新的希望呢?

同时,在午夜零点过去的这一刻,也终于进入了九月。换言之,仓库恶灵,又将可以获得十个杀死住户的限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