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进入公寓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罗十三在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到后背变得一片冰冷,浑身的寒毛都是根根竖起!

他虽然对下蛊有所了解,但反而因此他对鬼魂幽灵之类的东西,更加忌惮和惶恐。而此刻他立即退回房间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过去多久,门铃声再一次响起,而且间隔开始缩短。

十三立即退回了房间,他此时,不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盒子。

能尝试再一次下蛊吗?

伊清水通过杀死那些年轻男女,利用他们的尸体来养蛊,如果是要实现一个诅咒的话,那目的是什么?

记得曾经听母亲提起过,下蛊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像他所使用的是一种最简单的方法。而有某些极为邪恶的下蛊方式,完全是泯灭人姓,极端残忍的。

那么伊清水便是属于此类吗?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如果说,杀死心恋的同时,也就是在养蛊的一个过程,那么在这同时自己介入对伊清水本身下蛊……对一个本身就是养蛊的身体进行下蛊,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十三本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

门铃声再度急促响起!

十三开始意识到,也许自己无意识中,做了一件无可挽回的事情。心恋现在所待的这个肉体,也许要面对的问题,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却无法联系到父母!

门外的,是个什么……东西?

十三将那个青黑色罐子重新取出,放在了地上。然后,将那枝毛笔也拿了出来。

用刀子割破手指,让血珠渗入罐子内的朱砂。而这个青黑色的罐子,根据父亲所说,就是他曾经用来养蛊的容器。

蛊的神秘和可怕,远远超过了一般人道听途说的了解。而父亲,却恰恰是一个集大成者。而将血也滴入,他开始感应,那门后面是什么东西。

闭上双目,这种感应,让他也是渐渐进入冥想一般的状态。

随即,他的眼睛立即睁开,瞳孔几乎化为一条细线。他立即丢掉了笔,身体也是不断朝后。

随即,只看见那枝毛笔,前端的毛已经根根枯萎。十三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场死劫!

而面临这一问题的,只怕也不会是自己,心恋,她将面对比自己更可怕的劫难!伊清水这个恶魔用自己的身体养蛊,那么这具身体,现在也必将受到了诅咒吧?

被杀死的那些人,难道会化为厉鬼,进入到伊清水的身体中,成为蛊的一部分?

他越想越感觉恐惧,此时,不可以再犹豫了!

他决定动用最后的底牌,父亲所提及的那个公寓!现在的情况下,只有那个公寓,可以成为自己最佳的避难所!

他家是住在一栋公寓的二楼,而楼下是草坪。只要小心一些,应该可以轻松逃掉。他走入卧室,锁上门,不管那外面的门铃声,将窗户打开,看了看下面。

凌晨时分的小区,一片寂静。

他将脚踩到窗台上,抓住外面墙壁上的排水管,随后另外一只脚也是蹬了出去,接着,慢慢地滑行下去。

过程居然很是顺利,本来十三随时做好可能会摔倒地上的心理准备,他的身体素质还算是不错,就算摔下去,他也能想办法减小冲击力。

双脚着地后,他不再犹豫,笔直朝着小区门口冲去!

就在经过门口保安室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一个声音:“罗先生?你是3号楼204室的罗先生吧?”

十三连忙转过头去,保安室的窗户打开,一位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保安说:“啊,果然是你啊。你有收到一个包裹,但是你不在家,所以就送到我这来了。”

“包裹?”

“对,是从X市寄来的。”

X市?

那不正是,父母目前所在的城市吗?

“快,给我!”

接着,保安就将一个有几分沉甸甸的包裹递出来,交到了十三手中。十三立即将包裹拿在手中,并迅速将其拆开。

拆开包裹后,里面,放置的则是……一个制作非常精巧的少女人偶,和一把短小的剑,加上一封信。

信上写着:“十三亲启”。

这时候的十三连忙将信迅速拆开,抽出信纸来。而就在这时候,保安忽然说:“啊,罗先生,你回家去看吧,我去上个厕所先。”

说完后,保安关了保安室的灯,走了出来。但十三这时候根本管不了那许多了,将信展开,立即取出手机,用手机屏幕的光,来看这封信。

“十三:

其实我也不清楚你遇到的是什么情况,你所遭遇的一切,我都完全无法理解。你父亲也是一样。

不过,既然如此,将那个人偶交给心恋。还有,那把剑,你带着,还有那个我们留给你的盒子,也一定要带在身边。用这把剑,可以重新进行蛊咒。虽然我认为你应该还不能做到,但是……十三,尽量不要去碰蛊。这些年,我已经开始恐惧了,也许我们所接触的不是人类应该接触的东西。但是你父亲不愿意停止。

希望你保重。

母亲”读完信后,十三有些不理解。为什么第三段开始,母亲话锋一转,劝说他不要接触蛊?而且,他第一次看到母亲有这样的想法。

母亲产生了恐惧,但是父亲不愿意停止……从小到大,在十三心中一直极为神秘的父亲,他到底一直都在做些什么?为什么多年来一直将自己一个人留在K市,而且,母亲一直从来不反抗父亲,多年来都不和自己有任何联系?

一切,都不合理。

而现在,伊清水竟然也是一个蛊师?

一阵大风吹来,手中的信纸,竟然一下飞到了空中。他连忙站起身,可是信纸已经在空中飞远。而此时的十三才注意到,周围,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保安室内,也是一片黑暗。

风吹动着周围的草坪,而十三却感觉到一阵诡异。不远处小区的大门外,也是一个人也没有。

蛊……不能接触的东西……十三抓起那个精巧的少女人偶,以及那把小剑,随即,将剑微微拔出剑鞘。这,竟然是一把,完全血红的剑!

“这……这把剑……”

那血红,让他有一阵晕眩之感。

红色……这不禁让他回忆起,那些死者身上的红袍。那红色,犹如血一般,让人感觉到仿佛身体浸入一片血泊中。

竟然令人恐惧。

他迅速将剑鞘收拢。继而,他看向那个人偶。母亲交代,要将这个人偶,交给心恋。

而盒子……那个盒子,现在在家里面!

十三此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难道赌一赌,回去拿那个盒子?

不,他认为那样做,太过危险了!最终,还是咬牙,冲出了小区大门,随即朝着自己的车子方向跑去。

用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立即发动了引擎。

凌晨时分,街道上行人和车辆都极为稀少。根据父亲的指路,看着车上的GPS导航仪,他不断踩下油门,心头一直在打鼓。

要赶上……一定要赶上!

现在事后回忆起来,十三也不知道,他的选择对不对。进入公寓确实让他获取了一段缓冲时间,但也付出了必须执行十次血字才能离开的巨大代价。

而十次血字,丝毫不比他目前面对的情况要好上多少,甚至,更加可怕的。

也因此,对于让他来这里的父亲,他心中其实充满了一丝强烈的恨意。但是为什么父亲知道这个公寓,却又是一个谜。

为什么呢?

他不断加快速度,而距离父亲所说的地址,也是越来越近。某个公寓小区,其中一条深巷,在某个死胡同里面,可以通向一个存在于虚无空间中的公寓。

那座公寓,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看到它。而一旦接近那条巷子,影子就会被吸走,继而被诅咒,因此而不得不成为住户。成为住户的人,必须要完成公寓在房间内给出的血字指示,完成十次,就可以离开。

那个公寓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如何会出现,父亲也说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一个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认知的恐怖建筑物。

十三最初听闻,也是感觉到万分骇然。但父亲也告诉他,那个公寓的血字,隐藏有生路,是有活下来的机会的。但现在不同,如果他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他和心恋,恐怕唯有等死一途!既然如此,那个公寓,反而可以成为他的一线生机!

终于,父亲所说的那个公寓区,终于到了。

反复确认了地址,十三打开车门,冲了进去。根据父亲的指示,他很快,找到了那条深巷。

进去,不进去?

一旦被选中,成为住户,就无法再回头。

到了这时候,十三开始有些犹豫。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手中所握的那把血剑,竟然开始有些微微发烫起来。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头产生出来。

红色……红色的……他最终一咬牙,冲入了这条巷子!

他没有选择了,只有一博!而在进入巷子的同时,他感觉到那把血剑,似乎越加灼热。而此时,一丝月光射下。而十三的影子,也渐渐浮现而出。

然后……他开始发现,那影子,渐渐脱离了他的脚下,开始朝前面漂移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