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养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十三不断地踩下油门,希望能够尽快加速回到市区。

因为不敢去走公路,所以他一直是抄小路,而这必定造成绕远路。不过,十三也是没有办法。这起案子警察查得非常严格,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盘皆输。

而一旦事情败露,等待心恋的,必定是死刑台!

这是十三所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心恋是他挚爱的女人,她已经死了一次,怎么可以再死第二次!

这时候,他忽然悚然地发现,车灯居然坏了!这导致前方,变得一片漆黑!

他立即踩下刹车,狠狠敲击了一下方向盘。而车灯一熄灭,这附近越加崎岖的路,他该怎么走下去?

他很后悔没有携带一个指南针在身上。平时如果在市区,再不济也能找个人问路,或者也可以用手机上网搜地图。现在,却是一筹莫展!

好在,这里估计已经距离青岭坡不远了。只要及时到达那,应该也就可以回归市区了。

考虑一番后,他迅速做出决定,踩下了油门,继续朝前开去。无论如何,只要进入市区,就有的是办法可以解决目前的所有问题。

打定主意后,他深呼吸了一下,尽力放缓车速。

也好在他是单身一个人过,就算回家再晚,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而这一路,倒还算顺利。这里,应该是在青岭坡了。

十三此时反而更加小心起来。这里临近市区,距离公路也不远,所以难保不会出现车辆。对他而言,目击者自然越少越好。毕竟尸体一旦发现,警方一定会在这附近的范围内不断搜寻线索。

此时他稍稍放慢速度,同时也睁大双目辨认前方。车灯现在坏了,在黑夜中行驶,自然要小心翼翼一些。

车速放缓的同时,十三也注意着周围。虽然现在夜色深沉,自己又经过一番变装,但是如果真的有人经过,始终不太好。他虽然是通过地下黑市买到这辆车子,和对方交易也是用现金来付账,使用的也是伪造的姓名,但毕竟和对方有过接触,如果警方查到那里,难保不会顺藤摸瓜。这起案件受到市领导重视,警方必定全力而为,所以他必须要做到滴水不漏。毕竟,他是以一个人之力,抗衡整个K市的警察啊!

这时候,他转过一个弯,看见前面的路还算平坦,就踩下了油门,准备加速。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却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接下来立即将一旁车门打开!

原因无他,他突然感觉到,车子竟然剧烈地朝左边倾斜起来!

当他从一旁车门冲出去的瞬间,却是隐约感觉到,似乎车子内有一只手碰到了他的脚后跟!但他还是拼命地挣扎出去,没有让那只手抓住自己的脚!随后,只听轰隆一声!

身后,居然是一处断壁悬崖!那辆车子竟然从悬崖上摔了下去,轰然砸在地面上!没有过去多久,就发生了大爆炸!

好险!

十三顿时大口喘着气。刚才,他踩下油门的同时,却发现车子的倾斜,立即将右边车门打开冲了出去。

就算是没有了车灯,可是怎么会车子开着开着,就开到了这样的悬崖旁?

特别是,他冲出去的一瞬脚似乎被一只手碰到的冰冷触及。而这样一时反应不及,却是差一点送了自己的小命!

联想到心恋所说的,尸体居然自己跑了出来这样的恐怖事情,他越来越感觉到,这一切恐怕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擅自下蛊造成的吗?

使用了这种诅咒的力量,造成了这种无法预期和控制的后果。警察他可以考虑着如何周旋,但如果是这种神秘的东西……此刻,他只有求助于父母了。

心有余悸的他,立即给父母打去了电话。可是,打过去后,却是说“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难道父母将号码注销了?可是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可以联系父母的,只有他们的手机。但是,现在却打不通了,导致现在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时他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父亲提起的,那座神秘的灵异公寓。

虽然认为父亲不会撒谎,但是那个公寓是否真的存在,十三始终是有些半信半疑。不过,他也清楚父亲不是普通人,自然不会头脑发热跑去看那个公寓是不是存在。

现在,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最后,他只有靠步行回市区,结果,到了凌晨一点左右,才回到家中。

此时,他将门完全上锁,并检查了窗户,最后,躺上了床。此时,心中却始终是忐忑不安。

这一劫自己侥幸躲过了,那么,下一劫呢?

他总不可能一直这样躲下去。

躺在床上,他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脑海中,不时会出现心恋尸体的那张被恐惧而扭曲的脸庞。

关于蛊,他了解得实在是不多。这一切,多源于小时候对这诅咒他人之物的憎恶之情。而且,多少也和他一直厌恶父亲,恨屋及乌有关吧。

父亲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对十三而言,父亲似乎根本没有感情,记忆里面,从未见过父亲笑过一次。而且,他在十三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了解到蛊,并且有意教导他。很多鲜血淋漓的东西,对十三而言充斥着他整个童年。

他一直畏惧并忌惮着父亲。而父亲究竟是来自何方,他又为什么会懂得下蛊,母亲为什么会明知这一点却还嫁给他,一样成为蛊师,始终是个谜。而后来,看到十三不想学下蛊,也没有勉强他,而是和母亲一直在外漂泊,居无定所,很多年才能见他一面。

而母亲,十三对她的印象则是对父亲极为顺从。他从来不记得母亲有反抗过父亲,凡是父亲要求她做的事情,她从来也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值得一提的是,父亲似乎从来也不会勉强母亲,即使母亲提出分歧意见,他也不会强求她接受。母亲似乎没有自主意志一般,似乎只能依附着父亲。跟随父亲在外面,竟然也似乎根本不思念十三,别说见面,就是打电话也很少。

有时候十三甚至会产生错觉,即使父亲让母亲去死,她都不会拒绝。

而使用了那样的父母所留下的禁忌力量,导致了这一切,那么,接下来会怎么样?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母亲提起过,会寄给他一样东西。那是什么?那会不会解决目前蛊的诅咒所带来的后果呢?

此时,他开始有点理解母亲对父亲的顺从了。莫非,是一种对于未知的盲从吗?父亲拥有着这种诡异莫测的能力,也许,母亲根本不想也不敢反抗他丝毫吧?

这时候,床头的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这让他心中一惊,连忙接起电话,却是传来心恋的声音!

“心恋!”十三连忙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不可以打我家的电话!”

“我有重要的事情啊,你又没有上QQ……现在你上QQ吧,时间较短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说完,她就挂断了。

十三连忙下床,将电脑打开。用手机QQ打字太慢,看心恋的样子,是有话要说。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入桌面后,他迫不及待地去点击企鹅图标。上线后,很快心恋的QQ头像就闪烁起来。而他立即将其点开。

心恋已经打了几行字。

“我在书房下面的抽屉,发现了几本奇怪的笔记本,记录的,都是和蛊有关的内容!伊清水要杀这十七个人,目的是为了下一个蛊!”

这一段话,却是让十三当场怔住。

为了,下一个蛊?

伊清水竟然也是一个蛊师?

“真的?笔记本上怎么说?”十三连忙快速地打下这几个字。

“嗯,是这样的。杀这些人的目的,是为了进行一个诅咒。所以让他们穿上红袍而死,死后,就会化为最凶残狰狞的厉鬼。而似乎,伊清水是想利用这一点,用她自己的身体,来养蛊,来施加诅咒。”

用身体养蛊?

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十三毫无所知!父亲也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而联想到一系列的怪事,难道并不单纯是因为自己下蛊,而是因为,伊清水的缘故?

穿上红袍而被杀死,化为厉鬼,用身体养蛊,这是为了下一个咒?目的是什么?诅咒他人吗?还是说……谜团一个接着一个。

“你想办法,把笔记本的内容扫描成图发给我吧,我想知道具体的详情。”十三又是打下这几个字来,又说:“还有,尸体,我已经处理好了,请你放心。”

打下这几个字的时候,十三知道,心恋的心绝对不好受。她的父母,当女儿的尸体被发现,所有希望被破灭,陷入绝望之时……那时候自己也只有继续在他们面前演戏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急促的门铃声忽然响起。十三放下鼠标,不禁皱起眉头来。凌晨时分,谁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他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朝着大门口走去,然后,将眼睛贴在了猫眼上。

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然而恐怖的是,就在这时候,门铃声,再度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