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抛尸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K市是个相当大的城市,加上十三本身也很小心,等将车子开到市郊,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

十三此时停下车子,点上一根烟来,镇定心绪。目前周围已经是一片荒芜的树林,回忆着一路走来,他也是心事重重。

这里,已经差不多了。

他刻意避开公路,一直都戴着帽子和墨镜。尽管如此,他还是极为担忧。

打开车门,他仔细观察着附近,并打开了手电筒照了照,确定是没有人了。

走到车后箱,将盖子打开,看着里面的蛇皮袋,他的手,也是在颤抖着。如果将心恋的尸体放在这,会过多久被发现呢?

但是,他也不能放在太显眼的地方,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这附近,已经临近郊区的几个小镇,这附近外来人口聚集较多,应该不会太晚被发现。无论如何,对十三而言,现在只有尽可能地做到最好了。

将蛇皮袋从里面拖出来后,十三此时内心感觉到一种对心恋的内疚。为了保护心恋,却要去掩盖伊清水杀害心恋的罪恶行为,实在太过矛盾了。

可是,他没有选择,只有这样做。毕竟他没有办法让心恋的灵魂回归她的身体,她以后也只有作为伊清水活下去这唯一一个办法。

此时的十三,极为紧张,不过他目前的样子,在这样黑暗的天色下,就算看见应该也认不出来,手上自然也是戴着手套,那辆车子上绝对没有留下自己丝毫的指纹。而且,那辆黑车也是他特意前往S市的黑车市场购买的。付款也是使用现金,没有银行转账记录。而他已经打算,结束一切后,这辆车就委托黑市的人再度转卖掉,到时候落到其他的谁身上,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尸体的血液早就凝固,所以车后箱是不会沾染上任何血迹的。而这辆车虽然出入过伊清水所在的别墅区,但是每次小区有那么多车子往来,如果不特意锁定一辆车来调查,是没可能查出什么来的。

将蛇皮袋慢慢地拉开,随后,将心恋的尸体,慢慢地拖了出来。

此时的心恋,尸体已经完全僵硬冰冷,慢慢地放在了地上后,他看着那具尸体身上所穿的红袍,也是感慨万千。

这身红袍是不能脱下的,毕竟,如果让警方对此案读力出来进行侦查的话,就会详细调查心恋身边的人,包括自己在内。与其如此,不如就让警方作为红袍连环杀人案的死者之一来调查。所有死者都没有任何共通点,完全互不相识,所以警方也就不过于认真调查死者身边周围的人。而虽然会考虑模仿犯的可能,但是毕竟上周的星期五之后,没有再出现新死者。所以一般,都会认为这是上周周五就抛到这的尸体,只是现在才刚刚发现。

当然,心恋自然是红袍连环杀人案最后的一名死者,之后不会再出现新的被害者,这难保警察不会对心恋进行更细致的侦查,但相对而言,心恋的死隐藏在了其他十六名死者中,也就不会太过显眼了。

至于这身红袍,就不确定伊清水是怎么制作的了。面料是在什么地方购入的,死者的尺寸是如何获取的,都是谜团。在伊清水家中,并没有找到缝纫机,而这衣服也很难相信是纯手工制作的。当然,伊清水那么有钱,出钱让人专门订制也是有可能的,但那样的渠道万一出现疏漏,就有可能被警方锁定伊清水是凶手。那么,到时候,对于心恋而言也就是灭顶之灾。十三已经决定,接下来就要抢在警察以前,查出红袍的制作途径,同时还要知道,伊清水是如何知道死者的三围尺寸的。警方曾经怀疑死者是裁缝,但是十六名死者都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买衣服的,而且也只有少数几个人去裁缝店订制衣服。

而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伊清水的杀人动机。

十三已经查过,十七名死者,包括心恋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伊清水。而且限于时间关系,资料也不够详细和准确。而那个杀人动机,对十三而言事实上是最重要的。目前看来,因为死者和伊清水之间并没有关系存在,所以导致警方无法将她纳入调查和怀疑的范围。但是,万一那个隐藏的动机被找到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隐藏动机很可能成为伊清水和十七名死者的关联,也就意味着警方会查到她。而因为也不了解伊清水如何顺利将十七人全部都一一成功杀害,这个过程中是否有疏漏存在,因此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警方注意到伊清水。

像伊清水这样极为残忍的杀人恶魔,有可能是属于具有某种妄想的残酷杀人魔。而给死者穿上完全吻合其身体的衣服就是个明证。而这有可能会和杀人魔的一些妄想有关系,但是无论如何,总会有一个理由,无论是多么荒谬的理由。而且,能够获取对方的三围尺寸,并且将对方纳入自己的杀戮范围,伊清水绝对通过了某种途径在死者身边出现过。不抢在警方之前查出这一点,并破坏掉线索的话,那么一样可能将一切导入万劫不复。

事实上,后来十三的担忧,也的确成为了现实。

现在,十三知道不能久留,看着地面上心恋的尸体,而十三的心却犹如刀割一般。毕竟,眼前是死去的心恋。

心恋死去时,那扭曲的面部表情,此刻依旧残留着,显得甚至有几分狰狞。

十三从未在她那美丽的面庞上,见过如此恐惧的表情。而仅仅几天前,她还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披上新娘的嫁衣,即将成为他的妻子。

而当附体到了伊清水身上的心恋告诉他,这具尸体曾经出现在别墅的楼下餐厅中,更是让他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如果是蛊的副作用所导致的,那么以后会不会还发生什么事情呢?而这一危害,是否会伤害到现在的心恋呢?

最终,十三毅然回过头,抓起蛇皮袋,奔向车子。

重新发动车子的时候,他一直盯着倒后镜上显现而出的红袍尸体,不断踩下油门。而那团火红,却是愈发显得妖艳。

为什么伊清水要在尸体身上穿上红袍呢?这究竟有什么用意?说到底,如果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方式将他们一一杀死呢?

这一点,因为她已经被自己下蛊杀死,自然也已经成为了一个谜。

当终于无法从倒后镜上看见那红色身影,他才松了口气,并不断踩下油门,然后,不断地改变方向。

不过,最后由于方向改变过多,让他开始有些着急起来,因为这样反而距离回市区的路远了起来。

该怎么办?

这附近很荒芜,就是看地图也没有半点用处,他这台买来的黑车,自然也没有GPS导航仪。此时,他心中开始不踏实起来。天色,已经越来越晚了。

最后,他停下了车子。

“我失算了……变向次数太多了,反而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他一直避开公路,走的都是些荒芜偏僻的地方,再加上不断变向,自然迷路也就是必然的。说到底,十三还是太相信地图了。

不过,他估计,这附近应该距离东明镇比较近了。只要接近那,应该就可以接触到一些人,问明路线。

果然,又开了一段路,他总算是看到前方有两个民工打扮的人经过。

他将车子开过,同时故意让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将头微微探出车窗,说:“师傅,请问这里是东明镇附近吧?”

其中一名民工听到后走了过来,说:“嗯,是啊。再过去几里路就到了。怎么,你是有事情要去东明镇吗?”

“不,我是要回市区去。”

此时的十三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毕竟这里距离抛尸的地点已经很远,相信警方就算在这一带调查也不会轻易查到自己,何况这里外来人口众多,户籍管理混乱,所以自然更不容易注意到自己。

不过,为防万一,他说话的时候,特意夹杂了一种方言口音。这样即使查到自己,也会认为是外来的人。那样,反而有可能将警察的调查范围移动到本市人口以外。

“哦,要去市区?我们哥两个也要去市区呢。”

“嗯,那请问,到青岭坡怎么走?”

青岭坡是距离市区最近的地方,所以十三才这么一问。

“哦,那得要转点路了……”

民工耐心解答了问题后,十三连忙道谢:“好,谢谢了啊!”

然后,他的车子再度发动,绝尘而去。

留下在原地的两个民工,则是继续朝着他们的目标而去。他们是打算从附近的公交车站,到市区去。

“大哥,”旁边一个人忽然问:“我感觉有点,有点邪门啊。”

“咋了?”为十三解答的民工不解道:“什么地方邪门?”

“你说,刚才那个男人车上,坐在车后座那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女人,怎么脸白得跟死人似的?而且,脸上好像还有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