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他是,恶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瞬间,死亡席卷了整个国家历史博物馆。

而在公寓内,两个身影,渐渐在一楼大厅浮现而出。正是银羽,和依旧昏迷的小夜子。而原本拿在银羽手中的引路灯,此时却是不见了。

“总算,活着回来了。”银羽瘫倒在地上,而众多住户立即都聚集了过去,而银夜是冲在最前面的。

“银羽,你没事吧?”银夜一把扶起银羽,而显然,只有她和小夜子是这次血字的生还者。其他人,无一幸免。

当然,作为神谷盟首脑的小夜子能活下来,是最好不过的了。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公孙剡,林善,洛亦晨和风烈海四个人,都在血字中死去了。

公孙剡,他知道了侵入公寓的鬼伪装成了哪一个住户。但是,他已经无法将这一事实,说出来了。抱着他的一腔抱负和对女友申娜的爱恋,含恨而终。

洛亦水和洛亦枫,则是站在一边,嚎啕痛哭。失去了一直相依为命的大姐,只能够迎接着这样残忍的结局。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丝生机,却又再度失去了。

而罗十三,则是靠着墙壁,默默看着这一幕。

小夜子醒来后,则已经没有了昏迷以前的记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昏厥。而银羽则是说,发现小夜子的时候,就看到她拿着引路灯。

翌曰。

正天医院的院长办公室,李雍正接听着电话。

“还是没有找到公孙剡吗?”他的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表情非常平淡,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反而是他内心最阴冷的时刻。

“抱歉,李院长,不过,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目前省里面的人已经开始调查他的失踪了。你务必动作要快!”

“我,我也知道。现在都是省市检察院的大人物,我们也不能轻易再动手了。根据你的吩咐,我们最近低调了不少,但也因此损失很大啊。”

“损失我会弥补!记住,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找到他后,立即杀了他!同时,监视他女朋友林申娜,她目前也在K市。”

“明白了!李院长,我一定办妥!”

挂断电话后,李雍合起十指,靠在身后的椅子上,身体渐渐向后倾斜。八月酷暑的阳光,在身后窗帘的缝隙中射入,一丝热度也感觉不到。

李雍的双目微眯着,思绪,开始慢慢飘回过去。

童年时期的李雍,最初一直是抱着治病救人的意图,去学医的。这一点,和李隐一样。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想法渐渐改变了。

人获得了权力以后,就会想要获得更多。人的贪欲是永无止境的。

直到最后,贪欲化为了爱欲。为了权势金钱而牺牲掉的爱情,李雍渴望去拥有。他决定牺牲一切去换取一段他所向往的爱情。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夭折了。

这个世界上,有金钱换不回的东西,也有权势动摇不了的东西。

李雍在嬴青璃死去以后,就一直用浑浊冰冷的视线看着这个世界。他的手,无法再去接触所爱之人的身体,他的爱也再也没有可以去付出的对象。

昔曰所拥有的一切似乎都化为了笑话。

人人称羡的家庭,杨氏家族的乘龙快婿,拥有着这么一家大规模的医院,和睦的家庭,妻子,儿子……他发现自己拥有了的,都是自己已经腻了的东西。

得到了,就感觉并没有得不到的时候那么想要了。然后,他想去进一步得到。

而现在,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青璃,我现在只有想得到她……”

他一直扩张自己的人脉,甚至黑白两道皆通,包括市政斧都有不少人和他有大量利益关系。他吞噬一切,艹控一切,然后毁掉一切。

这就是,正天医院院长李雍的真面目。

一个真正的恶魔。

接下来,曰子也是飞速流逝着。

公寓内。

李隐此刻正在29楼,蒲连生的房间的阳台上,眺望远方。

站在这,可以看到公寓周边的大多数建筑。一如既往,公寓附近,依旧是无人区。因为公寓周边,几乎没有十层以上的建筑,所以视野几乎没有多少障碍。

“五十年了,很是感慨。”蒲连生此时手上拿着一听可乐,说:“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完全不一样了。学会上网后,我知道了很多事情。这个时代,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

“我明白。”李隐点头。

“五十年后,世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蒲连生说着说着,却是捏紧了那可乐的易拉罐,“已经是物是人非了。离厌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他对他的妻子,是很深情的。可是,现在却连这样的愿望都被剥夺了。”

将手中的可乐罐捏成条状后,连生看向李隐,他那俊美无双的面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但虽然说是阳光,但晒到身上,却没有丝毫暖意。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李隐继续在这无人区踱着步子。他已经开始习惯了公寓周围的寂静。而且,也渐渐开始意识到,也许这就是他的最终归宿。

他不想再回到家中去了。母亲不在了,那个家已经失去了回去的理由。

而现在,公寓内人心惶惶,因为,又有住户失踪了。

这一现象正在剧烈地扩大化。

搬出公寓的住户,数量也开始越来越多。大家都猜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公寓闹鬼”的说法,也逐步开始甚嚣尘上。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

“我有话要和你说。”

李隐回过了头。

一阵狂风扫过,吹起无数沙尘,旁边的树木的树叶也是开始摇曳起来。

子夜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她的头发被风吹扬而起,而她的面容,则是依旧冰冷。

“你父亲,”她嗫嚅着嘴唇,最终开口了:“是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李隐摇摇头:“他和你母亲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

“不止如此。”她却是从衣服中,取出了一张纸来。

“他杀了人。”子夜将那张纸,横着展开,一字一顿地说:“这是有人整理公孙剡遗物的时候发现的,然后交给了我。公孙剡生前一直在调查你父亲的事情,而这是,他的初步调查报告。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证据可以直接证明。而他所杀的人,有很多都和我母亲有关。其中,甚至包括,我重要的家人。”

李隐在这一瞬,却是感觉到身体冰冷起来。那风似乎犹如尖锐的刀子切割过来,风沙似乎将他的眼睛也迷住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接过了那张纸。

“这是根据一些人的口供制作的报告。你父亲一直都和一些地下黑帮人物有来往,”子夜说到这,声音都是颤抖起来:“公孙剡就是因为掌握了这些证据,才会……事实是,他后来曾经提交过部分证据,但是他发现都被驳回。这些口供上涉及到的人都被一一灭口了。如果说可以获取通过他和这些人往来的暗账,那么或许就可以揭发。”

“他……杀了,谁?”李隐只感觉脑子嗡嗡作响,身体都开始禁不住地颤抖。

“很多人。而那些人,几乎都是,我母亲生前认识的人。”

“我……”李隐却是什么也无法回答。

“包括阿山,阿妍的丈夫,还有,我父亲的好友的儿子,父亲以前的学生,以及……在父母去世后,一直对我视如己出的鹰真大学卢教授的女儿。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却是惨遭杀害并弃尸。而且,导致公孙剡检察官进入公寓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你父亲。”

李隐默然不语。

他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卢教授对我有着如山如海的恩德,虽然他如今已经退休,但我还是一直都会去看看他。后来才知道,他女儿已经死了的事情。现在的他,整个人已经废了。”

子夜的手,缓缓垂下。

“我要知道原因。”子夜迎着李隐的视线,说:“在我死去之前,我必须知道原因。你父亲,和我母亲之间的纠葛,以及他杀害这些人的原因。我今天在卢教授面前发誓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出杀害他女儿的真凶。为此,不惜一切!”

李隐已经大致看完了那张纸的内容,是整理得非常详细的笔录,当然这只不过是一部分。

“我会亲手举发你父亲。”子夜说到这,她的声音都是颤抖起来,“我会亲手去那么做的。所以,我……”

李隐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混乱。

“我,我不知道……不可能的,他怎么,怎么会那么做?他没有理由那么做的!”

父亲的黑暗,远在李隐的想象之上。

一切,只为了他的欲望。

说完话后,子夜就转过了头。

“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卢教授的恩情,我不能忘记。还有阿山,阿妍……有些东西,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你,不需要原谅我。”

说完后,她就抬起脚步,朝前方走去。

而李隐则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过去许久,都无法从这混乱中,恢复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