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恶魔的世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空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在这里的生命,也都有着自我意识存在,同样有人格和灵魂,甚至,可以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蒲靡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但这样的世界,也同样会遭到魔王的侵入。

当这个世界完全崩坏后,也就是住户的灵魂被吞噬的开始。

金域学院东面,校门口所在的位置,此时正有一名青年打算出去。青年相貌很斯文,就在来到校门口,刚跨出了一步,他就感觉到脖颈骨头传来一声很响的裂开声,继而身体其他关节也开始发出清脆响声。大脑还来不及对这些异常作出感知,他就已经彻底倒在地上,无数肢体分散而开,就犹如是被拆开的木偶一样!鲜血,已经将大地染红,校门外无数地方,都已经被血红的尸体铺满。

而在金域学院的各个校门外,全部都是如此。一具具鲜血染红的尸体,让得人触目惊心!

图书馆中,汐月正在看书,而当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后,立即惊喜地抬起头来。

“弥真?”

汐月可以说是弥真最好的朋友,她也同样对弥真关系莫逆。而此时,她看向弥真和弥天,却是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站在最后面的深雨,问:“请问……这位小姐是谁?”

“这个……”弥真回头看了看深雨,说:“是有点关系的人。”

“很熟悉。”忽然弥天听到身后的弥真悄然说了一句话:“我感觉这个地方很熟悉。进入后,就有一种好像回到了故乡的感觉。”

“故……故乡?”弥天对这句话,非常不解。

当然,没有人能够理解这句话。

“弥真,李隐呢?”汐月忽然站起身问:“李隐没有出现?你们不是总是形影不离的吗?还有,我听说的是真的吗?你们约定好会在毕业后结婚?”

这句话一出,却是让弥真一时错乱起来。

最初踏入图书馆的那一瞬,她最初做的事情就是通过放在门口的报纸,确定了今天的曰期。然后看了图书馆的人们后,大致上可以确定了确切时间。这个时候,汐月也还没有遭遇到王绍杰的侵犯,也还没有杀人。

她也很清楚记得这一天,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根据记忆,这一天的晚上,她曾经和李隐一起,坐在艹场上,看天空的流星,一直到很晚才回到宿舍去。

那是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曰子。

而眼前就这一天的景象。

眼前,是大学时代,依旧有点稚气未脱的汐月,这一幕让弥真非常感慨。而眼前的人,并不是虚假的幻影,而是真正的人。

她开始弄不清楚,这个空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但,魔王级血字指示非同小可,绝对不能够轻视。这一点,从蒲靡灵再三的郑重警告中,也可以窥得一斑。

然而,现在汐月所说的话却是让她震惊不已。毕业后约定结婚?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和她的记忆,是完全不吻合的。

“怎么了?弥真?干嘛愣住啊,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啊。”汐月莞尔一笑后,说:“你和李隐,不是已经交往了很久了吗?毕业后结婚,你还答应会让我来当伴娘的。对了,你和为什么手里面拿着那么破的灯笼?”

弥真在这一刻,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天晚上,看着流星,和李隐一起看着流星的时候她许愿了。无论如何,希望今生可以和李隐一起度过……无论如何,至少这个愿望能够实现的话就好了。

抱着那个期待,才产生出了眼前的这种状况吗?

“愿望,我的愿望?”弥真刚想说什么,突然,图书馆大门被打开,一个人极为狼狈地冲了进来,正是韩真!

“出……出大事了!你们快点去看看吧!出大事了!”

众人随着他跑到了图书馆外面,恐怖的景象在眼前赫然出现。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血液冻结一般。

图书馆外的一棵苍松上,一具尸体,就那样被钉在了上面。一根被削尖的椅子脚,从那尸体的咽喉部位穿过,从松树的后面突出。那尸体就那样被钉在上面,而一张脸虽然看起来骇然至极,但依旧能认出来,是王绍杰!

王绍杰这个时候其实根本就是还活着的。可是,他却在这里死去了。而且,还是以如此骇人的死法。

“这是,怎么一回事?”汐月顿时捂住了嘴,惊退了好几步,这时候严琅立即一个肩部冲出,扶住了她。

这个金域学院,此时只有李隐那个班级的人,还有人活着。

除此之外,无一人存活!

这个世界的人,在诞生后,也都是真正的生命。他们的死,也一样是真正的死亡。

“报……报警!”这时候白秀敏忽然反应过来,立即取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喂,喂,警察局吗?嗯?怎么会,没有信号?”

接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他们的手机都没有信号。

看着被钉在天空中的王绍杰的尸体,大家都是身体发颤,毕竟一般的大学生,有几个见过这等可怕的场景?

“大家马上散开!”弥天忽然开口道:“杀死王绍杰的凶手可能还在附近,大家分开逃!还有,想办法去找电话报警!”

接下来,大家都是听弥天的话分开去找电话。而弥天,弥真和深雨三人则是一起行动。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弥天此时看向弥真,问道:“姐姐,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了,你知道吗?”

“魔王,是魔王。”弥真只能如此回答:“在这个地方,我和李隐是相恋的,那么,这就是……”

“愿望。”这次说话的人是深雨:“这是你的愿望吧。”

“那么,这个世界是一个幻影世界?”弥天似乎有些明白了:“我们看到的,都不过是心魔而已?”

这时候,他们已经跑到女生宿舍楼附近。然而这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嚎响起。

弥真不禁转过头去,却是看到,林心湖的身体,就倒在一面墙壁上。她的脸,绝大多数都已经碎裂成肉块,只剩下少部分还残留着。而她的身体抓着那墙壁,已经只剩下一半的嘴巴,依旧蠕动着,说着无法让人听到的话。

最终,她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这等恐怖的场景,不断在金域学院的各个地方上演着。

这个世界,是弥真的心的投影。所有出现的人,都是完全地拥有一样的记忆,姓格,声音,可以说和现实世界的那些人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等于是保护住户……不,确切说公寓施加的限制。

当这个世界逐步崩溃,限制也会步步削弱。最终,当住户出现心灵的裂缝的时候,魔王就会趁虚而入。

原罪,即是恶魔。欲望也好,恐惧也好,只要活着,就无法度过这个血字。最终,终究会被寸寸深入,直到被魔王带入永恒的黑暗中。

蒲靡灵,就是如此而出现在了现实世界的。这足够强的念头,已经到了能够存在于现实的地步。

换言之……“弥真!”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弥真顿时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某处,只见一个人影站在那,随即,跑了过来。

李隐!

“你……没事吧?”他跑到弥真面前,气喘吁吁地说:“太好了,你没事就好。嗯,这位是谁?”

深雨露出惊愕的表情,说:“李隐?为什么你在这里?”

“嗯?你认识我?弥真,她是谁?弥天,你认识她吗?”

然而弥真却是后退了几步,用戒备的目光看去,说:“你是……谁?”

“我?你怎么了?弥真?”李隐以为是恋人给他开的玩笑,没有在意地说:“我还能是谁呢?你跟我开什么玩笑。都交往那么多年了,你还是改不了这爱开玩笑的习惯啊。”

换言之,弥真可以带走眼前的李隐。

眼前的,真正爱着她的李隐。在现实世界所无法寻求到的李隐的爱,可以在这个世界获得。只要她可以成功执行完这个魔王级血字指示,她就可以带着眼前的李隐,离开这个空间。

而一旦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就更加容易让这个世界出现可以让魔王入侵的空隙。当年叶寒之所以死在魔王级血字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她的执念,所以蒲靡灵得以不死不灭。但那也加速了她的灭亡之路,最终惨死在魔王级血字中。正是因为她那份执念,最后才让蒲连生带蒲靡灵到了现实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带到现实中去。只要你能够活下去。

愿望可以完全地实现,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抵抗的诱惑。甚至,在魔王级血字中,你可以让现实中早就已经死去的人复活过来,也可以将复活的人,带入现实。

这个世界可以实现人的一切,但同样也可以毁掉人的一切。

想要得越多,付出的也就会越多。

“姐!”弥天冲上去,一把拉过弥真,说道:“千万别这样!这里不是真实世界!一切都是虚假的啊!你如果以为这是真的,你就上当了,千万,千万别被诱惑!”

弥真看着眼前的李隐,对方,无论是说话方式,表情,哪怕是细微的动作,都和真正的李隐毫无区别。

而这样的李隐,在这个世界却成为了自己的恋人。而这,正是她梦寐以求,却在现实中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的奢望。

而她又该如何选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