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神谷小夜子之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公孙剡甩出皮带后,却是完全啊失准,这也他不敢将身体突出门外的缘故。接着再是一甩,皮带倒是碰到了灯笼,可是却把灯笼打到了一边去。

说到底,这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手掌上的火苗已经是越来越冰冷,公孙剡不时回过头去,然而,身后却是空无一人。在这最后关头,绝望已经悄然而至。

就这样结束了?

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吗?

公孙剡不甘心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的人生,就这样画上句号!更不能接受,这最后绝望时刻的来临!

他始终希望,离开公寓,能够和所爱的人在一起,继续作为检察官,伸张正义,揭穿那些贪腐官吏的所作所为!

这是他一生的执念和信仰啊!

公孙剡的眼中已经涌出泪水,他紧抓皮带,再度甩了出去,可是仍旧无法勾住那灯笼!甚至,有一些将灯笼越推越远!

这时候,公孙剡忽然感觉到,一双手,从后面掐住了他的脖子,并将他朝后面拖去!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只灯笼从一旁被甩了过来,掉在了公孙剡面前!他顿时狂喜,将那灯笼抓起,把火种放了进去!

火种燃烧而起后,终于,那双手松开了。

回过头去,身后却是没有人了。而一旁的银羽和林善,也是睁大双目,看着眼前,站在不远处的小夜子。她的手依旧保持着一个投掷的姿势。

“总算赶上了。”她气喘吁吁地说:“不能坐电梯就是麻烦,喂,愣着做什么?想办法把外面的引路灯拿进来!”

这个可怕危机,总算是暂时扭转。但是,引路灯只能燃烧五分钟罢了。五分钟后,依旧是吉凶难测。

“这是你第二次救了我,神谷小姐。”看着手中燃烧着的引路灯,劫后余生的公孙剡感慨地说:“无论如何谢谢你了。我公孙剡一向知恩图报,今后必定会……”

“不需要。你们如果死了,对我而言会很麻烦,所以我才那么做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银羽冷冷地问:“你怎么做到把引路灯弄进来的?你和公寓的某个住户做交易了吗?是不是银夜?”

“没有。”小夜子却是摇头道:“柯银夜就算再爱你,我也不能保证他绝对会来。这个世界上的人总归是爱自己的姓命更多一点,为别人的牺牲奉献总会有一个上限的。所以我从来不会寄望于他人。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你就猜猜看吧,反正我不会告诉你的。”

接下来,总算是用皮带将引路灯弄了进来,这个引路灯便是小夜子拿着了,她的火种还没有用掉。

接着,公孙剡提着灯笼,说:“接下来……去顶层!你们如果害怕就别跟来。”

公孙剡,则是靠着另外一边的楼梯跑去。而此时,银羽和林善,都是留在原地没有动。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银羽看向小夜子,问:“如今火种还有……”

“我要去二楼拿洛亦晨的火种。”小夜子却是语出惊人:“虽然她很可能已经死了,但是火种有可能残存下来。就算鬼还在那,我手上还有火种,可以保命。你们跟不跟来随便。不过,在没有火种也没有引路灯的情况下,你们的姓命是没有保障的。”

这句话一出,等于断绝了选择余地。结果自然是,银羽和林善都跟在了小夜子的身后。

“不过……你能确定洛亦晨死在哪个展厅吗?”

“不知道。不过大致可以猜测到她的逃跑路径,她手上没有引路灯,所以有火种也只能逃。我估计她应该没有来得及逃出二楼。”

“为什么那么确定?”

“首先她肯定没有到一楼,否则你们会发现她。而如果上楼,她明知道一个鬼就在四楼,不会做这种冒险的事情,毕竟两个鬼相遇就一切完结了。所以我判断她还在二楼,或者是在二楼到一楼的楼梯当中。当然火种也可能也被鬼给拿走了,不过总要试一试,毕竟火种一共就只有九个。”

没有人敢去坐电梯,在那个移动牢笼中,等于是锁死了自己的逃跑路径。而现在,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此时,小夜子,来到了二楼。

阴森的走廊上,银羽和林善都是紧贴着小夜子。

“下面就要进入9号展厅了。”小夜子说:“鬼苏醒的展厅……说起来二楼是个相当危险的地方,因为鬼很可能随时回来。”

“也许可以对这个思维的死角进行进一步推理,”银羽则是这样说:“会不会正因为如此,反而会安全?”

“我不下概率低于五成的赌注。”小夜子走路的过程中,也不时左顾右盼,“公孙剡目前只怕也很危险。五分钟后,他要是逃得慢了,可能也就会步风烈海的后尘。说到底鬼杀人到底是个什么规律,有么有必然的死路条件,还是谜。又或者,完全是随机在某些情况下杀人吗?”

“和引路灯的使用也许有关系。”银羽看向那破旧灯笼,说:“不,说不过去,洛亦晨她……不,也许她没有死?”

“至少和洛亦晨的实验让我确信到公寓的确进行了一定限制。两个鬼在同一时间苏醒,且过一定时间后会停止行动一段时间,而且是两者同步行动……也就是说,停止行动的那段时间,对我们而言就是最好的机会。老实说,我一直在考虑,是否有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潜藏着,可以让两个鬼永远无法见面。”

“不……”银羽摇头道:“就算两个鬼无法见面,也不代表就不会再杀人了。那样血字也依旧不算是获取了生路啊。”

话说到这个地步,生路依旧感觉是雾里看花,越看越花。一旁的林善,即使再怎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

这时候,眼前出现了6号展厅的大门。那扇门,开启着,然而,就在门前不远处,一个展柜倒下,幕布铺在地面上。

“洛亦晨……是死在这里吗?”银羽顿时冲过去,跨入门中,林善也马上跟上。而小夜子却站在原地不动。

就在这时候……那扇门,却是忽然间关闭!

与此同时,6号展厅所有可以出入的门,全部都关闭!这个展厅,也没有窗户存在!

银羽和林善就这样被困在了6号展厅!而二人的手上,都没有引路灯!

阴森黑暗的展厅内,一股压抑的气氛开始浓重起来。因为没有窗户,再加上关了门,即使要视物也变得困难起来。林善吓得浑身发抖,竟然也不顾男人的自尊心,躲在了银羽身后!

“别慌!”银羽却是一副非常镇定的样子:“引路灯可以波及三十米范围内的鬼,神谷小夜子,你在后面吧?你马上点燃引路灯!那样就可以了!我去帮忙拿火种!”

“喂喂!”林善焦急地说:“你,你说火种?”

“刚才我看到了,因为现在变黑所以看不到了,那幕布一旁就有火种!不过,应该是黑色的,现在……”

黑色火种!

这意味着什么?

鬼就在三十米范围内!

而那个展柜的距离,是否能够在小夜子所站位置的三十米范围,很难精确测算出来!但是哪怕只超出了一米,那么也就完了。

国家历史博物馆的展厅大门,是断然不可能用蛮力打开的,除非是让上官眠来攻打!

“现在就点燃引路灯吧。”银羽立即说道:“有火种!你引开鬼,我去拿火种!鬼要出来,肯定会打开这扇门!”

然后,身后的门,却是没有任何声音。

“喂,小夜子,神谷小夜子?”

依旧没有回应。

“不……不会吧?”银羽的身体贴着大门敲击着:“喂,你,你回答我啊,小夜子!”

林善顿时面色惨白,意识到了什么:“被……被杀了?神谷她,被鬼杀了吗?”

小夜子死了,那就意味着,那引路灯无法再帮助他们了!而在这个封闭了的展厅内,也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就算拿到火种,也没有引路灯啊!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银羽立即取出手机,拨打了小夜子的手机号码。

然而,手机没有人接。

“不,不要!”林善吓得立即跳起来,然后根据对平面图的记忆,朝着展厅的另外一扇大门方向跑去!他此刻已经是害怕得魂飞魄散了!

殊不知,他现在的行为,无异于找死。

而公孙剡,已经到达了顶楼。他此时,在一个清朝文物展厅内,站在一尊晚期时期的火炮前,看着已经几乎快燃烧殆尽的引路灯。

而令他欣喜的是,在那尊大炮的炮口内,竟然就有着新的火种!

他立即将手伸进炮口,抓住了那火种,拿了出来!

现在,九个火种,已经有八个都找到了,还剩下最后的火种!

公孙剡朝着另外一个楼梯口跑去,在引路灯终于燃烧完后,将一扇门立即关上,并以最快速度朝楼下跑去!同时,还在不同楼层在走廊中不断拐来拐去。而手上的新火种,早就已经化为了白色。

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但是,现在不能大意。无论如何,都要小心谨慎!

忽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来电人是银羽。他立即接通。

“公孙剡!你在哪里?引开鬼了吗?”

“我拿到了新火种,柯小姐,怎么了?”

“新火种,太好了,快到2楼6号展厅这来……神谷小夜子,她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