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预知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国家历史博物馆,犹如幽静的坟墓一般。位于市中心的博物馆周围,竟然都没有任何灯火,附近所有本来会闪烁的霓虹灯都是化为黑暗。

这个城市,犹如正一步步化为一个幽闭的牢笼。而且这趋势,也在扩大中。

李隐漫步在这黑暗的道路上,步伐不疾不缓。而他脑海中依旧回忆起小夜子给他所打的那个电话。

“我有楚弥真在曰本期间的一些重要情报。我可以发给你一部分,这是关系到关于楚弥天的重要事情。我妹妹怜已经调查了很久,这些资料,我想你也是需要的吧?”

“条件是什么?”李隐非常冷静,很快就开门见山地问:“神谷小姐,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不认为你会无条件提供我任何东西。”

“到国家历史博物馆正门,帮我将引路灯拿入博物馆。你不用担心,鬼一般不会杀人,何况你还在博物馆外面,你甚至不需要进入,只要扔进正门就行了。反正,只要你做到,我就会把余下的资料给你。”

“所谓资料,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值得让你冒险的东西。当初楚弥真在大学毕业后,出国的第一站就是曰本,并在东京生活了一年以上。你认为为什么当时想要寻找出其弟弟下落的她,要莫名其妙去国外呢?”

“什么意思?”

“预知画。”小夜子的话非常开门见山:“她要寻找被蒲靡灵藏在了曰本的预知画。蒲靡灵事实上很有钱,他的预知画可以轻易让他赚取金钱。在离开故乡K市后,他游历过许多地方,而海外的第一站就是曰本。蒲家祖屋中的留下的预知画都没有任何的价值,因为距离现在最早的画也是十几年前的。可是,曰本却留下最新的预知画。不过可惜的是,楚弥真虽然寻找了很久,可惜一直未曾找到。这当然也和她当时经济上一直很拮据是分不开的。不过,我妹妹怜就不同,利用桐生家族的财力,找到那几幅画可以说是完全不困难的。可惜的是我目前所执行的这个血字的预知画是没有画出来过的。”

“预知画?是真的?”纵然李隐一直冷静,此时也是无法完全压抑住其激动的情绪。

“不错。我可以发给你一部分,当然了,你或许可以认为我作假,但是你认为蒲靡灵那种笔势是谁都可以模仿的吗?他的画作绝对是大师水准,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后台背景,早就可以成名。要模仿那样的画作,绝非易事。”

这可以说是任何住户也无法抵挡的诱惑。当初深雨就是用预知画和住户进行交易,而小夜子现在的所作所为,也是如此。

“就连颜慧作为我的心腹,也根本不知道此事。如何?”

接着,李隐就收到了一张彩信,确实是有蒲靡灵(也可以说是深雨)风格的画作,画上的,是在一个幼儿园内,正独自伫立的一个漂浮着的男孩。男孩的头低着,身上,则穿着一件破烂的衣服。

距离国家历史博物馆越近,周围就越黑暗。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城市的市中心,周围,寂静得一个人都没有。

他开始渐渐走近那博物馆的方向。这个博物馆,李隐过去也来过好几次。印象中第一次去,是十岁的时候,父亲带着他去的。

虽然从小迷醉于医学,但是李隐对历史也颇感兴趣,尤其是中国的古代历史。而没有想到,如今再度来到这里,却是在这种境况下。

神谷小夜子的交易,他没有理由拒绝。所以,自然就来了。

但是,相对来讲,这也是一个赌博。而且是风险很大的赌博。但是,和风险相对应的,是巨大的收益。

在这个公寓,任何人也休想独善其身。谁也休想找到一条百分百安全的稳妥道路。目前的李隐,由于抹掉过三次血字,他要离开公寓还需要执行四次血字。这个数字,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恐怖。

而蒲靡灵的预知画,自然就是最好的解救之道。

至少现阶段是如此。

而小夜子将交易的对象选择为自己,就是因为作为住户中最了解楚弥真的人,可以最大限度相信她的话。

计算到了这个地步,李隐也不得不慨叹,小夜子实在是个极为精明的女人,也难怪可以成立神谷盟,让那么多人投奔她了。在公寓这种地方,依附于强者,是他们最后的唯一希望了。

终于,他走到了博物馆面前。他首先沿着外围,开始小心翼翼地走动,搜寻那引路灯的所在。走了大概一分钟,当来到西门的方向,他发现,地面上的一只破旧的灯笼!

李隐立即上去拿起灯笼,然后给小夜子打去电话。

“喂,我到了!”

“引路灯?”

“找到了。”

“很好。不要让银羽等人看到,扔进来就是。她们现在不在一楼,你选一个门扔进来,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我现在就下到一楼来。”

“好!但是,你记住,如果你敢不遵守诺言,我就将你的这个秘密公布给公寓的所有住户!”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你扔进来就是了。”

李隐提起灯笼,走到了西门门口的位置。大门敞开着,里面,空荡荡的,因为太暗,也几乎看不清楚里面的场景。

李隐将手中的引路灯扔了进去。随后,立即调转头,以最快速度跑了起来!

“我扔进去了!”

李隐此时丝毫不敢放缓速度,此时稍稍速度慢下来,后果就是不堪设想的!

小夜子接下来,又去给银羽拨打了一个电话。

“到西门去。我已经把引路灯取回了。”

“什么?你是说真的?”

“快去!柯小姐!引路灯关系我们所有人的姓命,必须马上把那个引路灯拿到手!”

距离洛亦晨死去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距离血字结束,依旧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存在的变数实在是太多。

公寓唯一给予的限制,也会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失去。

李隐这一次来,并非有勇无谋。他也是有了一定的把握,才敢这么做的。否则,一般人怎么敢冒这种危险?

当他跑入地铁,这才松了口气。

而同时,跑到一楼的过程中,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黑……黑色!”

公孙剡手中的火种,竟然化为了黑色!这也就意味着,鬼就在周围,三十米范围内!而根据平面图,从这里到西门,还要穿越几个展厅!

洛亦晨的死,让所有人对接近的鬼魂已经极为恐惧,此时,大家都是撒开腿跑!而且,还不知道鬼是从哪个方向而来!

在手中没有引路灯只有火种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危险到了极点!小夜子进行的实验,对她而言是没有危险的,因为她持有引路灯,而洛亦晨则是不同,她在那种状况下,最终死去!

鬼是会杀人的!就算不相遇,一样会杀人!

只不过,目前的情况,还是有转寰余地的。

只要拿到引路灯,就不会步上洛亦晨的后尘!

公孙剡冲在最前面,银羽和林善则在其次。每个楼层的面积都非常大,否则那两个鬼也不会那么长时间还无法找到对方了。每穿越一个展厅,都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公孙剡手中的火苗,越来越阴冷,这明显是鬼正在接近!住户已经通过观察,证实火苗的温度越低,鬼的距离就越近!

始终紧跟不放,这说明了什么,已经是不言而喻!

穿过一个个展厅,距离西门已经是越来越近,可是,火苗也是已经冷到了极点,公孙剡甚至都不想再握住火种,那温度已经低到了人体承受的极限值,甚至他的皮肤,也明显开始冻伤。

终于,穿出了这个展厅后,西门门口,出现在眼前,距离那,还有百米多的距离。而一个破旧灯笼,就出现在了那!

公孙剡看到那灯笼,更是费尽全力地冲刺而去!

只要点燃引路灯,就可以转危为安!

八十米……七十米……六十米……很快,引路灯已经近在眼前。就在公孙剡准备去抓住引路灯的时候,一阵穿堂风吹过,竟然将那灯笼,吹出了门外!

公孙剡伸出的手顿时停在半空!

灯笼居然又到了门外!

而住户,是不可以离开博物馆大门的,哪怕踏出一步都不可以!

“不!”银羽也是看到这一幕,立即说:“还有办法,距离大门很近,用什么工具,把灯笼拿进来!绳子,或者是棍子之类的!”

林善此时也是焦急万分地说:“是啊,无论如何都要,都要拿回来才行!”

可是,鬼会给他们那个时间吗?

随着那冰冷的感觉袭来,大厅中似乎也开始弥漫起一股腐臭的气味。回过头去,却是没有任何人影。然而,这却是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其他方向继续逃走,另外一个是想办法将引路灯重新拿进来。但是,逃的话,只怕依旧会落得个悲惨下场。但是将引路灯拿进来……没有人,能抵抗影子诅咒!所以,必须要借助工具来拿引路灯!可是,现在没有一个人,身上具备这样的工具!

千钧一发之际,公孙剡立即解下自己的皮带,然后冲到门口,甩着皮带,将有着钩子的一面,朝着引路灯丢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