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拿回引路灯的方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假设验证,说来简单,但可以说是危险至极。

也只有洛亦晨陪着小夜子进行这一实验,其他人都完全不赞成那么做。目前为止,这个实验完全是可以说冒着生命危险的。

火种在放人引路灯前会一直燃烧下去,但是无法引路只能变色指引鬼的方向。而在这种情况下,鬼是可以杀人的。血字所谓的“一般不会杀人”不能够保护住户多久。

然而小夜子这种玩命行为让人根本不敢效仿,包括银羽在内。结果,只有洛亦晨答应和她一起进行这个实验,寻求一线生机。

但是,洛亦晨也已经到了极限了。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可是小夜子依旧要她在有鬼的地方继续待着。这样下去,她只怕会精神崩溃的。

“好吧。”小夜子没有继续坚持:“得到目前的数据就足够了,你走吧。”

洛亦晨这才松了口气。她目前已经是双腿都软了,之所以答应协同小夜子,也是为了查明这个假设是否能够成真,但是风烈海之死的前车之鉴摆在那,能够支撑十分钟她已经感觉是奇迹了。现在,她立即开始挪动步子,快速跑了起来。

然而,在穿越了几个展厅后,她却是发现,手中的火种……竟然依旧是黑色的!

目前引路灯在四楼的小夜子手中,手上根本没有引路灯的洛亦晨,根本就是陷入极大危险境地!进行这个实验,原本跟随在她身边的人也是早就逃走了。

在偌大的展厅内,她顿时感觉到极为恐惧。而此时,她踏入了另外一具古尸曾经陈列的6号展厅!

现在的情况非常可怕,鬼跟在她的后面!但是她也不能跑上去拿引路灯,因为那等同于是把鬼引上去!所以必须是小夜子把引路灯拿下来!

手抖抖索索地拨打快捷键,然而由于颤抖得实在厉害,手机竟然不小心摔在地上,她连忙去捡,脚却是先踏出一步,竟然将手机一下踩成了两段!

而这时候,面前不远处,6号展厅的大门,忽然被关上了!

这一下,洛亦晨顿时后退了好几步,她此时顿时脸色惨白,并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小夜子进行这个实验?

或许只能说,因为从小到大一直承受着家族的诅咒,反而让她习惯了和灵异事物接触。但是此刻才清醒意识到,这个公寓的血字诅咒,比她想象中更加可怕!

比绝望更可怕的,是希望。因为有了希望,就会有活下去的意志,而当希望也被抹杀的那一瞬,才会产生出恐惧。

恐怖是源于希望的。因为以前一直是绝望中,反而对恐怖感麻木了。可是,现在却是因为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反而让她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恐惧!

“不……不要,我不要死……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活下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手心的黑色火种,让她感觉到掌心越来越冰冷,似乎冻僵了一般。她不断地后退,可是双脚如同痉挛一般,根本就难以移动!

最后,她竟然变成只能在地上爬行,她非常希望手心的火种可以化为白色,但是,却是一点用都没有。

“不……不要……”

脑海中,闪现着亦心,亦枫和亦水三个妹妹。她作为家族的长女,在当初父亲病逝后,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亦心解除了诅咒,而亦枫和亦水,她也要竭尽全力和她们一起活下去的。

她不甘心,不甘心!

“啊——”

最后,她终于拼命站起来,向前方冲去,可是却撞倒了一个展柜,最终倒在地上。展柜的幕布落下,她连忙要扯开幕布,然而……铺在地上的幕布,忽然间渐渐隆起,一个类似人形的轮廓浮现而出,并且朝着洛亦晨扑来!

而与此同时,小夜子走到了三楼,却是接到了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银羽。

“神谷小夜子!”银羽的声音一听就充满了愤怒:“洛亦晨死了!她到现在也没有来和我们会合,电话也打不通,肯定是遭遇不测了!这都是你的责任!这是个如此危险的实验,你居然贸然就要做这种实验!我明明反对,你却说不那么做无法博取生机!你不就是仗着危险的时候可能有住户会救你回去吗?洛亦晨的死,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死了?”小夜子听完后,沉默了几秒,说道:“现在追究责任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她手上的火种已经……”

“你只关心火种吗?她是一个人啊!就因为你的判断失误而死了!她是我夜羽盟的人,我对每一个入盟住户都承诺过我会竭尽全力保全他们的姓命!”

“够了。火种只是关系到我一个人的生死吗?你们不也是一样?我这个人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执行血字本来就不可能奢求没有牺牲。有时间考虑这些,还不如想想怎么活下去!”

银羽立即回答道:“我知道。我的意思很简单,这种实验不允许再进行!太危险了!这个血字还有很多事情非常麻烦。你身边,没有鬼跟着吧?”

“至少三十米范围内没有。”

“为防万一你暂时不要去二楼。就算去,也不要接近9号展厅。不……你要注意,不要让那个鬼上到上面去……”

“公孙剡跟你在一起吧?保管好你们手上的火种。另外,我在想办法拿回被我丢出去得到那个引路灯。虽然在博物馆范围外,但是我也一样有办法取回来。”

“办法?”

“事在人为。”

挂断电话后,银羽看向身旁的公孙剡,说:“公孙先生,你持有的火种,不如先给我吧?”

“抱歉,”公孙剡却是摇头道:“神谷小姐交代我必须一直拿着火种。我是神谷盟的人,所以……”

“不就是不想交出火种吗?何必说这种废话。”林善却是冷冷看了公孙剡一眼。

“我知道了,那就先让你拿着吧。”银羽并没有坚持。

此时,这一群人是在一楼。

“拿回外面的引路灯,她想怎么做?”林善这时候也是好奇地发问了:“柯小姐,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应该是要其他人代劳拿入博物馆内吧。不过,会是,谁呢?”

这时候,公孙剡持有的火种,始终是白色,让大家得以放心。不过,引路灯在小夜子手上,如果她死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大家丝毫没有放弃拿回另外一个引路灯的想法。

“柯小姐,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此时,林善忽然开口了。

“不当讲的话就不要讲。”银羽却是断然否决。

“柯小姐,我还什么也没有说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让银夜来这里对不对?”

这句话,完全说中了。

如果要说此时公寓有谁肯甘冒生命危险来将引路灯拿入博物馆,那么只有一个人了。那就是为了银羽,不惜进入公寓的柯银夜!

“我不会让他来这里的。绝对不会!”

银羽的态度极为坚决,同时,她看向头顶,说:“我真傻呢,承诺了住户们,说会尽力保全他们的姓命,但那不过是我的自我安慰罢了。我其实没有资格指责神谷,我不也没有积极阻止洛亦晨一起进行这个实验吗?现在,我也很怕。我好怕,好怕……所以最低限度,我不可以让银夜也卷进来。绝对不可以!”

公孙剡看着银羽的坚决态度,不禁想起了已经解除婚约的未婚妻。

爱一个人,就要去守护对方。他为了不让未婚妻卷入这恐怖的一切中来,毅然决定解除婚约。即使她不能够理解也好,他也希望这样做可以带给她幸福。

也许,永远都无法再和她见面了。

“柯小姐,只是博物馆外面我想是安全的啊!”林善则是竭力劝说着:“请你三思啊!你必须考虑我们的生命安全啊,如果坐地铁的话,半小时应该可以到这里……不,半小时也许都不用!求你了,我们需要再拿到另外一个引路灯啊!”

“我同意柯小姐的看法。”公孙剡毅然决定支持银羽:“林先生,神谷小姐已经说她有办法了,那么,就应该相信她才是。”

“你这个神谷盟的给我住口!我才不相信那个什么侦探!”林善激动万分地说:“都已经死了两个人了!我现在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不过,就算林善再怎么力劝,银羽的态度始终坚决。

林善此时产生出一个念头,他认为,唯今之计,只有隐瞒银羽给银夜打电话。只要将状况说出并劝说他,他肯定会来。只要银羽不死……但是,他暂时不知道找出什么借口暂时离开。柯银羽也不是傻子,不会看不出他如此明显的意图。

时间继续流逝着。洛亦晨死后,似乎接下来的一切暂时又恢复了平静。可是,谁都清楚,随着时间流逝,公寓对鬼的限制也会不断削弱。到了最后,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时间到了凌晨两点。

在四楼某个展厅,一个极为黑暗的角落,正有一簇白色的火苗。而很快,那簇白色的火苗,忽然间化为黑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