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死亡也无法终结的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苏醒了过来。

“这是……”

当她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睡在当初金域学院女生宿舍楼,自己的寝室的床上!

眼前的景象,完全无法置信。弥真这一刻,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立即从床上坐起,揉了揉双目,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寝室。的确,是自己大学时代的寝室没有错!当初和她同宿舍的三人,千汐月,白秀敏,方静,在其床上也铺着她们的被子。

而在她的床上,却是多出了一个很是残破的灯笼——引路灯。

“怎么回事?学长呢?为什么我回到了这里?”

弥真整理了一下思绪,刚才睡着的时候,还是在那个火车上,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瞬间,她立即明白过来。

她和深雨共同承担了诅咒,也就意味着,此刻的她,也等于是在执行魔王级血字指示!这个学校是魔王级血字塑造的心魔景象!

外面,正是夜晚时分。宿舍内空无一人。

如果说弥真有什么心魔的话,那么那心魔自然就是李隐了。

她提起灯笼,将寝室的门轻轻推开。无论如何,必须要尽快想办法,如果找不到火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寝室的走廊相当安静。一切都和金域学院的女生寝室毫无二致。而这,也正是魔王级血字的心魔构成的空间。

弥真一直都在怀疑一件事情。

夜幽谷这样的空间,怎么看也不像是执行第十次血字的场所。而那么多重叠空间不断存在着,莫非,这些空间,全部都是过去住户的心魔所构成的吗?

魔王级血字究竟是什么?而魔王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人内心的心魔被投影而产生出来,这不是和在重叠空间中产生的弥天的分身非常相似吗?而第十次血字的空间和魔王所在的空间重叠在一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谜团实在太多了。

所谓心魔到底是属于鬼魂,还是属于幻觉?但无论是哪一个,从当初唐兰炫医生的死来判断,魔王级血字必定有着某种秘密隐藏着。当时,唐医生陷入了心魔中后,最终自我崩溃而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是触发了某种死路的话,那么那死路又是什么?是无视自己的心魔吗?还是拥有强大的意志战胜心魔呢?弥天的分身投影,会不会也是一个心魔呢?

弥真认为自己目前还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个雕刻只要还在,诅咒就会一直维系平衡。当然,这种平衡的维系会逐渐削弱,最终必定会有一个人死去。只要年三个人中死一个,那么所有人就都会死。

她此时也在思考,李隐的情况会是怎样的?他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沿着走廊不断朝前进,最终,她来到了宿舍楼的楼梯上,缓缓走了下去,最终从宿舍大门来到外面。

金域学院的一幢幢建筑就这般伫立在自己面前。

“弥真?”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她立即回过头去,却是看见,林心湖就端着一个脸盆,欣喜地看向她。

弥真立即警惕地后退,她知道,眼前的林心湖,很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心魔。

心湖迈步走来,说道:“你怎么那么晚还不进入寝室呢,就快要熄灯了啊?”

弥真毫不犹豫地回过头,就飞奔了起来。她知道,目前绝对不能够和对方搭话!而如果说是有心魔的话,那么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汐月?弥天?李隐?

谁都有可能会出现。

原地站着的心湖,却是愣了一愣,不理解为什么弥真看到自己就要逃走。她有些疑惑地走回宿舍楼,来到她所住的三楼,进入了漱洗室内。将脸盆放好,拧开了水龙头。她打算在这洗头。

“弥真好奇怪的样子啊。对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一个人啊?平时这时候不该是最疯的时候吗?好怪。”

心湖非常和弥真不是一个寝室的,但平时经常去窜寝室,偶尔还会睡在那里,反正也不会有人来管。

她将脸盆中的洗发水瓶子打开,把头弄湿后,抹了上去。几分钟后,用毛巾开始洗头。

洗完后,她用毛巾擦了擦脸,感觉很是舒服。然而,当她睁开双目,看向镜子的时候,却是整个人如遭雷击。

镜子里面,心湖左边的面孔。从额头到嘴唇的部分,竟然完全化为了一个空洞!左边脸,竟然不断地碎裂开,包括左眼在内,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林心湖顿时想起伊藤润二漫画《漩涡》中一个脸上被漩涡吞噬的女生的形象,和现在的自己几乎一模一样!

她吓得倒在地上,可是,脸上竟然毫无痛感!只是擦了擦脸,竟然变成了这般骇人的样子!

弥真此时在学校的长廊上行走着,然后,她忽然间回忆起了自己的梦境。

黑暗。

碎裂的空间,门后面永恒的黑暗……那是……那是什么?

她缓缓在金域学院的各处走动着,这个地方,怎么看都太过真实了。身负双重诅咒,她目前还不会死。可是,到底要在这个地方,待多久的时间呢?

她手中的引路灯,随风飘荡着。

而此时,在她出现的宿舍楼寝室内。原本所睡的那张床,出现了非常诡异的空间褶皱,那褶皱越来越剧烈,随后,一道道凭空而出的裂痕,开始产生而出……博物馆内,小夜子和银羽朝洛亦晨所在方向飞奔而去。目前,火苗依旧是白色的。这也就意味着无法知道鬼的动向所在了!

走廊拐角处,终于找到了洛亦晨后,小夜子立即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引路灯,将火种放入!随后,她就撒开腿飞奔而上,同时还给公孙剡打去电话:“找新的火种!一定要引开!快!”

楼梯各个方向都有,根本无法确定鬼确切的路径。住户们现在只能祈祷,现在另外一个鬼已经离开了22号展厅,甚至离开了五楼。不然,最终一切都将陷入绝境!

公孙剡此时也获悉了此事。他现在正在四楼。他目前没有火种,根本什么也不能做。而另外一个鬼,正在上来。

他该怎么办?怎么去引开另外一个鬼?堵住上五楼的门?开玩笑!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找新的火种!现在,还有五个火种!火种用一个少一个,每一个只能燃烧五分钟,在这长达四个小时的血字中,五分钟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这个血字的生路,究竟是什么?到底怎么做才可以活下来?

究竟该怎么做?

小夜子沿着楼梯飞快向上跑,林善,洛亦晨和银羽则是紧随在后。现在,如果无法阻止两个鬼见面,这个血字就会立即团灭,绝无丝毫转寰余地!

然而,目前,火焰依旧是白色,没有任何变黑的迹象。而如果无法进入三十米范围内,那么,最后会是怎么样一个结局,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此时,所有的住户,都是陷入了极端恐惧。

他们的速度虽然快,但是也许来不及了!每一个楼层的展厅都相当大,而且如果直冲22号展厅而去的话,那么后果……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这两具古尸出土后,在K市是引起了一定轰动的。虽然腐烂很严重,但毕竟是古人的尸体。这段时间,报纸,杂志,不少都是在谈论两具古尸,也吸引了大量观众前去参观博物馆。也正因为参观人流太庞大,才不得不将古尸分开展览。

目前考古学家已经开始致力于古尸的容貌复原工作。而从当时古墓中的情况看,两具尸体是合葬的。虽然不知道是否是属于殉葬,但是两具尸体似乎是很亲密的关系,考古学家都猜测,这两人是夫妻。

如果是夫妻为什么会有不死不休的仇恨呢?还是说,是因为殉葬的缘故?

不,最不合理的,是双方都对彼此有强烈的仇恨这一点。既然如此互相憎恨,甚至不死不休,为什么会将这二人合葬?

仔细联想下来的话,有那么一个可能。

那就是,就算死了,进入了陵墓,化为鬼魂,也依旧要互相憎恨,永远地互相纠缠下去。这个世界上,是否有至死不渝的爱也许有人会怀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即使是死亡也无法终结的仇恨!

一旦两个鬼相遇,将化为厉鬼,那怨恨,甚至连无辜的生灵也会被波及,瞬间死去。这是多么恐怖的憎恨啊!恨一个人,恨到就算死了也不愿意停止!

如果可以知道二人互相憎恨的原因,或许可以得知一二。汉代初期,刘邦实行分封制度,而K市是西汉诸侯国之一的领地。从陵墓的规格判断,对方也许是诸侯国中重要的贵族。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知道的了。

此时,住户心中能够想象,就算过去了两千年左右的岁月,就算是已经死亡尸体都已经腐烂,那憎恨依旧驱使着古尸苏醒,化为鬼魂在博物馆内,寻找着所憎恨的另一个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