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孙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风……”

公孙剡呆立在原地,解读出仓库中隐藏的信息的惊骇还来不及散去,眼前原本还站着的风烈海竟然忽然消失!巨大的双重冲击让他竟然一下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愣了三秒!

但是公孙剡很快就立即反应了过来,他马上拔腿就飞奔起来!

三楼!有一个鬼已经进入了三楼!

公孙剡冲过一个个展厅,他此时的心脏砰砰直跳,不过,跑了许久,回过头都没有看到任何的变化,才稍稍松了口气。一般血字在死去一人后都会隔一段时间再有人死去,按理说他暂时还是安全的。

然而,他联想到了小夜子提出过的假设。刚才提着引路灯的人,正是风烈海!难道说,用引路灯引鬼,就会成为鬼的首要杀戮对象不成?

但公孙剡很快否定了这一想法,如果是这样,六个人执行的血字,火种引燃一次死一个人,那何必要有九个火种?这样一来死路毕竟也太过明显了点,难度也过分失衡。

现在理解起来,只能认为,鬼虽然一般不杀人,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还是会下杀手。

他此刻进入了三楼的14号展厅,躲藏在一个展柜后面,同时随时警惕着四周动向。目前,公孙剡虽然无比惊恐,可是多少还是保持着冷静。他作为检察官,毕竟心理素质非同常人,知道这种局面下,越慌乱死得越快。

引路灯,此时抓在他的手上。而右手,还抓着那张纸。

风烈海的记忆是不会出错的,他也是按照柜子的抽屉顺序所写,那么,就代表着柜子隐藏的这个生路提示,预示着,的确有一个鬼藏在仓库中!

那么,到底是所有的仓库内的柜子内都有鬼,还是只有某个特定住户的柜子里面有鬼?“柜子里有一个鬼”,是防御道具的柜子。那么是那个柜子里面有鬼吗?还是其他的柜子……不要打开抽屉,柜子里有一个鬼……然而事实是,已经有许多住户去打开过抽屉了!那么这且不就意味着,也许鬼已经被释放了吗?

公寓是住户最后的避难所,也是无限绝境中的最后一个可以放松紧张神经的安全区域。然而,如果鬼被释放的话,那么,公寓莫非被鬼侵入了吗?可是,鬼是无法进入公寓的啊!那么,被释放出的鬼,是来到了哪里?公寓外面吗?这和住户的失踪以及仓库的关闭有关吗?

经过多种联想,最终,他开始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那个鬼已经被释放了!他认为这段藏头文不可能是巧合,没有巧到这种程度的事情。而且,正如蒲连生所说,仓库出现后血字的死亡率反而上升,这不是和“道具其实为死路”完全吻合吗?

公孙剡越想越是心惊胆颤。如果,真有一个鬼时刻在公寓外面不断杀害住户,那么再怎么执行血字又有什么意义?就算离开了公寓,是不是也一样会被追杀?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一点呢?为什么就完全被欺骗了呢?

公孙剡拿着手机,打算马上给小夜子打电话。然而,他立即压下了这个念头。

不!

不能打电话!

他开始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那个鬼真的出来了,那么,会在什么地方?会在什么地方?

只要不是公寓内,只怕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可能在!不,甚至说不定这时候,也在自己身边某处也说不定!而住户,是鬼假扮的,还是真的,谁能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这次血字可以存活,回到公寓后,就立即去执行魔王级血字指示!现在这个时候,这是在这近乎十死无生的杀局中获得一线渺茫杀机的唯一方法!

公孙剡一念及此,马上就将手机放回怀中,不断做着深呼吸。他知道,目前必须全力以赴,先完成目前这个血字!公寓里面,不会有任何一个住户,肯为了他牺牲掉血字救他回去!就算是至亲,只怕也不太可能会有人愿意付出如此大的牺牲。毕竟执行成功的血字就代表着自己的一条姓命啊!

“这次血字,第八次血字的难度……我,我会死吗?我就这样子,会死吗?”

公孙剡进入这个公寓后,他能够活下来,完全是靠着对几位智者的依赖。游戏血字后,他感恩于神谷小夜子,加上其智慧超然,所以选择加入了神谷盟。然而,如今居然发现,身边已经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甚至,他有过最坏的打算。那个鬼,有没有可能甚至侵入了公寓呢?毕竟,根本不是一个正常血字的鬼啊!

公孙剡进入公寓,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甚至不惜和恋人林申娜解除婚约,也向父母说出自己会在外游历一段曰子,让他们不要担忧。

“爸,妈,孩儿不孝,也许不能侍奉你们终老了。申娜,希望你幸福。”

公孙剡虽然心如刀绞,但是也知道,如今必须拼死一搏。他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回到二楼,第二,上到四楼乃至直奔五楼。

不管怎么做,都是很危险的。而生机,只有找到火种!

他最终下定决心。

上去!找到火种,就有生机!反过来,小命就要交代在这!

他作为检察官的一生,亲手指控了无数罪犯,并且一直以司法[***]为重点调查对象。他这一生,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就算知道这样会得罪不少人,甚至在K市因为调查李雍此人而有了生命危险,他都没有过后悔。

没有过后悔!

即使死在这,他所度过的,也是一段虽然有撼,但是无悔的人生!

“爸,妈,申娜……”

健步如飞的公孙剡,不断冲向楼梯处。虽然恐惧感已经快要将他的身体都变得冰寒,血液都开始逆流,可是,他只有继续朝前面跑!

冲到了四楼后,他没有停步,一口气跑到了最高层,五楼!

来到五楼后,他立即冲入了一间展厅,然后迅速将展厅的门死死关上!然后,他不断喘着粗气,看着前面的一排排珍贵文物。这里展出的,已经是宋元明清时代的文物了。

公孙剡开始不断在展厅内穿梭着,不断注视着周围有没有火种在。任何一个鬼,一旦进入这个楼层,那么等待他的就是和风烈海一样的下场!

说到底,“鬼一般不会杀人”,很明显是故意引诱住户去接近鬼,好通过不用引路灯的方式引开鬼,最下下策的方法。但是,一旦这么做,只怕结果是九死一生。只要接近了鬼,就没有存活的保障。

公孙剡走入的是第19号展厅。

因为地面铺着地毯,所以他可以放心地跑。而进入这个展厅后,他的身体忽然停滞住。然后,他就立即发现,某个展柜中,正有着一团小小的白色火苗!

找到了!

公孙剡立即疾步走了过去!他一把将玻璃罩打开(不用问这也是公寓的缘故造成的),然后,抓住了那白色火苗。

“太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白色的火苗,忽然变得更加阴冷,甚至他的手都因此而差点放开!转瞬,这犹如鬼火一般漂浮的火苗,刹那化为了黑色!

公孙剡立即双目一滞,但他没有立即将火苗放进引路灯。火种是无比宝贵的,为鬼引路,最后死的说不定依旧是自己!引开鬼的同时,等于是将自己和鬼绑在一起!

他马上撒开腿,穿过19号展厅,进入20号展厅。根据平面图指示,不远处,就是一处楼梯!必须要沿着那楼梯到四楼去!

而此时,掌心的火苗,始终还是黑色,而且,那阴冷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剧烈。仿佛,鬼在不断接近!

公孙剡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现在,不会正是在接近鬼所在的位置吧?

可是,回头?那也许也是自投罗网啊?

但是如果使用引路灯,无论走到哪里鬼都会跟在自己身后,如果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呢?他不想步上风烈海的后尘!

黑色的火苗愈加剧烈,此时无论前后左右,三十米的位置内,没有任何障碍物。也就是说,那个鬼,就在自己视线可以触及的地方,但是,他就是看不见!

没有选择了!他最终,只有将火苗放进灯笼中,迅速点燃!

这一瞬,他感觉也是开启了他生命的倒计时。

此时,人生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回放。从小,就立志成为公务员,主持正义,为没有权势的百姓,声张正义,誓死捍卫法律尊严!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检察官,并一直是刚正不阿,并且一直注重于调查司法[***]。因为价值观的接近而和律师林申娜互相吸引而相爱,而最终,错过……在这个城市,调查李隐的父亲李雍的犯罪事实,却是被逼入了这个地狱公寓。这个世界,其实根本没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事情。

黑色的火焰缓缓燃烧着,而此刻,公孙剡迈开了步子。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鬼就在跟在他身边。而当火苗燃烧殆尽的那一刻,他,便会迎来最终的绝望时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