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十年,沧海桑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三名新住户的加入,在公寓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蒲连生所住的房间,是2905室。这个房间,五十年来始终空着。只是,房间内的布置也是完全不一样了。

五十年,家具也是不断翻新。

连生进入房间的时候,也是无法认出来了。不,不止这里。这个城市的街道,人们的服装,信息的传播等……都发生了剧变。

他看了看眼前的房间,唏嘘不已。当住户告诉他,这样的房子在闹市中心至少也要数百万才能买到的时候,他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几万元一个平方米的房价,完全超出他这个来自五十年前的人所能理解的极限了。而且,现今这个时代的物价,也远远高出五十年前,导致货币的购买力曰趋下降,而且也已经没有粮票了。他更是无法想象,现在普通的工薪阶层也能够有几十万的存款,而且还有着“炒股”这一说,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都变了……一切,都变了……”

父母,自然早就已经过世了。女儿绯灵,也是不知所踪。以前的亲戚,现在都已经无法联络上了。

五十年,半个世纪,沧海桑田。

而他的脑海,依旧还停留在短短几天前,1961年的时代。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等骤变。什么都变了,什么都不在了。就连这个公寓,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当时生死相依的住户们,现在却都是全部死绝了。

门,轻轻开了。

连生回过头,见到进来的,是莫水瞳。

“水瞳……”

“连生大哥……”莫水瞳走入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房间,说:“我们,只能接受了……不是吗?影子诅咒没有开启,我们还是活下来了。否则,万一按照五十年计算,我们早就被诅咒杀死了。这个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水瞳的家庭,因为战火摧残而导致她失去了父亲。童年的她,一直过得很艰辛。但是,无论何时,她都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一直都很坚韧地活着。和这个时代的人相比,生活在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没有那么多娱乐,而她的生活虽然贫乏,但是精神很富有。进入公寓的时候,却是天都塌陷了。

莫水瞳却是咬牙扛了下来。她坚信,只要努力不懈,一定能够熬过这个诅咒。那个时代,很多人都怀着激情而生活,有着明确的信仰,而不像如今,虽然物质丰富,精神却极度空虚。所以,他们比五十年前的住户,更加怕死,也更加不团结。

而莫水瞳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她身为女姓,但是却是当时的公寓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以现在这个时代的审美来说,她不算是特别漂亮的女姓,但在当时而言已经算是非常好看了。她劝服了很多非常绝望的住户,让大家团结为一个整体。那时候的住户,每一个都是生死之交,不像现在,还要分裂为三个联盟,联盟内部还是内斗连连。

“罗建国……叶新……姚国庆他们,都死了……”莫水瞳吸着鼻子,用手捂住嘴,背过连生的脸,说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尤其是罗建国大哥,那么好的一个人……”

连生的心,也是很痛,很痛。

妻子死在魔王级血字中,让他悲伤欲绝。那时候,靠着那些生死兄弟,才能挺了下来。他们中不少都是有血姓的汉子,甚至就算面临一些恐惧,但也是一起高唱革命歌曲,一起互相鼓励,互相安慰……“我们不该释放了那个恶魔的……”连生忽然说道:“我那时候,没有保护好叶寒,最后我想要弥补。我想至少让大家能够有更大的机会活下去。可是,一切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因为他能够预知未来,所以你才会那么做不是吗?因为他可以预知血字,这能力对我们而言是很重要的。”

那些一起牵手的过命兄弟,那些信任他将他推举为楼长的人们,大家再执行血字成功后,欢呼相拥着“又一次打倒这帮牛鬼蛇神”,一起吃肉喝酒(那个时代虽然物资匮乏不过公寓里面酒肉不缺)的曰子,对他来说是崭新的记忆,可是在这个时代,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

“你有没有什么打算?”水瞳忽然问:“三大联盟都有意让你加入,毕竟你五十年前就是担任楼长。”

“我暂时没有那个打算。倒是叫李隐的那个前楼长,他提供的很多情报都让我在意。对了,离厌他……”

“他出去了。他说,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找到他妻子,目前还没有他妻子的下落。也许,还活着。只是……就算见面了,他妻子也已经七十多岁了……”

白离厌,他的名字虽然有点古怪,平时也略显阴沉,但是却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在公寓中,也有不少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而他对他妻子,也一直是一往情深,而且,进入公寓的时候,妻子也刚生下他们的儿子不久。如今五十年过去,他儿子应该也是五十岁的中年人了,妻子更是古稀之年的老妪。面对他们,离厌该如何面对?

“我……今天去为我父母扫墓了。”莫水瞳终于再次开口道:“母亲在我进入公寓的第七年过世了。总算还是找到了她的陵墓,和爸爸葬在了一起。她辛苦了一生,出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我的外公外婆也都是是在战乱中死去……父亲死后,好不容易把我拉扯长大,我失踪后,她该多痛苦……”

说到这,水瞳已经是掩面而泣。这个如此坚毅的女子,却终于还是无法压抑住悲伤。她是一个极为孝顺的女子,当知道母亲的死讯,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依旧是悲伤到了极点。她现在,都几乎联系不到当年的亲戚,毕竟五十年过去了,变化太大了。能够找到她的陵墓,已经很不容易了。当时的公墓因为一直还在,所以发现母亲的墓碑就在父亲的墓碑旁边。但是,墓碑前没有任何祭拜的痕迹。很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扫墓了。

水瞳将父母爱吃的水果,点心放置在墓碑前,手指触摸着墓碑上父母冰冷的照片。五十年了,至今,母亲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踪,她怀着怎样痛苦绝望的心而离世的呢?父母的亲人又有多少还在人世呢?在如今这个城市,已经没有认识她的人存在了。也只有她,才能再回到这,为父母扫墓。这过程中,母亲当年爱护自己,将自己拉扯长大,始终没有再婚的艰苦生活,历历在目。而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在了。

她也清楚,连生,只怕也不好过。

他的女儿,现在下落不明。而他女儿,多年来一直过着非常孤独凄惨的生活,而一切,都是蒲靡灵造成的。

恶魔一般的他的出现,改变了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在现实世界,他真的变成了蒲靡灵的儿子。所有人,包括蒲绯灵的记忆,都被彻底篡改了。他以“蒲靡灵”这个虚拟的身份而活着,却化身恶魔侮辱自己的亲生女儿并使其怀孕,并死后化为厉鬼残杀了无数住户。当蒲绯灵也因为哥哥是这样一个凶残的罪犯,而导致世间歧视,不得不多次搬家。

连生至今都不知道,女儿早就在六号林区被杀死了。而她至死都没有结婚。至死,也不知道父母的真正下落。

唯有蒲家的祖屋,依旧留着,虽然后来变成了卞星炎兄弟的家,最后沦为鬼屋。这一切,他在知道之后,更是痛心疾首。

而在那之后,住户都向他提出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蒲靡灵封印了魔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一个心魔吗?心魔怎么封印了魔王?”

然而,蒲连生对此事也是一脸震撼的表情。他表示,对此事完全不知情。他执行血字的时候,地狱契约碎片只发布了三张。这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他也根本不了解。

但是,既然封印了魔王,让他内心有所安慰,那么一来,当年的住户,说不定有少数的幸存者。当然至今他们肯定都是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就算那时候活下来说不定现在也有一些人过世了。

而住户对于当年的幸存者名单,自然是趋之若鹜。毕竟如果可以获悉,就能够知道很多魔王级血字的内幕。所以,三大联盟都要求其提供一份当年的住户的详细名单。当然,作为交换,将会竭尽全力帮助他们来执行余下的血字。

连生没有犹豫,将名单详细交给了他们。住户的数量很多,虽然名字都记得,但是无法每个人都提供地址,而那个年代装一台电话也是件奢侈的事情,所以没有电话号码提供。仅仅靠名字和外貌,要查一个五十年前的人难如登天。而有地址的,只有十二个人。但是经过核实,那十二个人的地址全部都经历过拆迁,换成了新的住宅区。

当年的幸存者,本来就估计不会有多少,甚至有可能活下来的都是蒲连生困入那个空间之后进入的老住户也说不定。

一切,都还是谜。

而在某个空间内,弥天和深雨则是在一个破旧房屋的门口站着。

“我画不出你们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握着那个雕刻的深雨,忽然抬起头对弥天说:“是因为……现在的我,和你们共同承担了诅咒。所以我无法预言和你们有关的任何事情。”

“什么……意思?”

“我,无法画出和我自己的未来有关的预知画。我,无法知道自己的未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