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心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深雨的魔王级血字,住户都公认为她已经死了。

而叶凤山血字,最终是上官眠,柯银夜,徐饕,洛亦水四个人得以生还。是银夜将另外三人,瞬移带回公寓的。

而此刻,公寓却多出了三个古怪的新住户。

李隐和子夜,在魔王血字结束后就回到了正常空间。而回到公寓后,就见到了这三名古怪住户。这三人,也被三大联盟所重视。

公寓,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

三人,分别名叫……蒲连生,莫水瞳和白离厌。

李隐进入了临时会议厅后,所有住户都是全部起立。而那三人,则也是立即站起,看向这忽然走入的男子。

“你们……”李隐快步走了过去,看向他们,当目光触及到蒲连生的时候,他也是双目一滞。

这是个英俊到堪称完美的男人。以前皇甫壑也一样俊美到妖异万分;但是蒲连生,也一样如此,只是,相比之下,他的外形却是一时间难以分辨姓别。如果是男人,绝对是俊男;而如果是女姓,也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女。

之前在那扭曲的空间中,他的面孔也是显得怪异无法辨认,但此刻,却是露出了这真正的相貌来。但是,这还不是最让人惊讶的。

如果,将他当做女姓来看的话,他竟然和深雨至少有三四分相像!而他,又恰好姓蒲!

“你是……”李隐仔细凝视着眼前的蒲连生,开口问道:“谁?”

而蒲连生迎向李隐那质询的目光,双手撑着桌子,此刻的他,完全是心乱如麻,脑海完全是一片空白。

“你们说……现在是2011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现在,不应该是1961年吗?”

1961年,五十年前。

“你开什么玩笑?”银羽则是立即反驳道:“怎么可能是1961年?”

“怎么会……”身后,绿衣女子莫水瞳紧咬嘴唇,花容失色。而白离厌依旧是那副颓然的形象,一言不发。

“叶新呢?罗建国呢?”蒲连生无法冷静地大喊:“还有张卫国,李红呢?他们都不在了吗?”

住户都是面面相觑。

这三个人,是来自五十年前的住户?这种事情谁能够相信?

“回答我。”李隐突然问出了一个一针见血的问题:“你,和蒲靡灵是什么关系?”

这句话一出,室内陷入一片寂静。、“你……你说什么?”蒲连生在听到这个名字后,脸上的血色瞬间完全褪去,犹如遭到五雷轰顶一般!

“蒲……蒲靡灵……”

而莫水瞳也是露出极端震撼的神色,即使是那一直颓然的白离厌,这时候双目也是大大圆睁!

当天晚上。

当蒲连生等人到了外面去看了看后,这已经发生剧变的城市,和五十年前,已经完全是天渊之别了。

当终于清醒认识到,自己此刻是在21世纪以后,蒲连生只感觉恍若隔世。

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他在那个扭曲空间中,虽然只过了五个小时,可是外面的世界却是过去了五十年!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十年!

而这五十年,世界发生了飞速的变化!当他从电脑中,查到五十年来的历史的时候,实在是感觉到不可思议,完全没有真实感!

他所执行的血字,是没有固定时间的,一旦不小心触发某个条件,血字执行时间就会自动延长下去。而那个空间,过去一个小时,现实就会过去十年。

而作为五十年前的住户,自然受到三大联盟的殷切重视!他们最想知道的,自然就是蒲靡灵和魔王级血字的情报!

会议厅内,没有一个住户有丝毫睡意。

“我是在1957年进入公寓的。”蒲连生面色阴沉地说:“对你们而言那是很遥远的历史了……那时候,无法相信也无法理解。可是,最后只有接受。在那恐怖的公寓中,经历一年的生死磨砺,我被推选为公寓的楼长。和我一起进入公寓的,还有我的妻子叶寒。”

“蒲靡灵,他是你的……儿子吗?”

“我只有一个女儿,叫绯灵。我,没有儿子。”

“什么?”李隐听到这句话顿时皱起眉头,“可是,蒲绯灵,她就是蒲靡灵的妹妹啊!”

然后,他将过去和蒲绯灵见面的事情全部说出来。蒲绯灵本人,早就已经在六号林区被杀死,但这一点李隐没有告诉蒲连生。

“你……你说什么!”

蒲连生获悉一切后,完全是不敢置信:“绯灵……你们见到了绯灵吗?她在哪里,她现在还好吗?”

“你说恶魔,是怎么回事?”李隐马上岔开话题,继续追问:“你说他不是你儿子,那么难道是养子吗?还是……”

蒲连生攥紧了拳头,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不是的……他不是我的儿子,也不是任何人的儿子。他是,我妻子的执念。是我妻子执行魔王级血字后,产生出来的……心魔!”

一旁,莫水瞳又补充了一句话:“而且,释放了这个恶魔的,是我们。”

是我们……“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李隐已经无法理解了。

心魔,他是知道的。唐医生执行魔王级血字的时候,他就看到过。但是,这怎么可能?有着蒲靡灵血脉的深雨,明明就是人类啊,如果她不是人,也无法进入公寓。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去执行魔王级血字。因为我那时候,看到了我妻子的执念产生的恐怖心魔。当时,没有凑齐地狱契约,她就去执行了魔王血字。而最后,她死了。我跟随她看到了心魔,而那心魔,就是蒲靡灵!”

“心魔……心魔不是在魔王血字结束后就自动消失了吗?怎么会……”

“不……其实说心魔,也许不正确。”蒲连生继续说道:“也许你们会认为,所谓心魔,是幻觉,鬼魂之类的?不是的。心魔,是真实存在的,但也可以说是虚假的。诞生的那一刻起,只要离开了魔王所在的空间,就是真实的。蒲靡灵,是我妻子给他起的名字。”

这个震撼的事实让所有人都是惊愕万分。

心魔可以来到现实中?甚至能够诞下子嗣?是真实的人类?

蒲连生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的父母,在我妻子生下绯灵后,就一直对她不满。因为,他们一直希望能够有一个孙子,来继承家业。”

那个年代,重男轻女自然是中国人固有的思想倾向,事实上即使在如今,也依旧有不少人抱有这一想法。

“我妻子因此而很自责。她是个很淳朴,也很本分的人,但也因此比较死脑筋。我其实思想比较开放,并不是非要有儿子不可。而在生下了女儿后,她就一直没有能够再怀上。”

说到这,他的身体都是开始颤抖起来。

“她一直因此而受到我父母的责骂,甚至……是虐待。尤其是我父亲,只要想到她没能生下儿子,就始终为难她。时间长了,我妻子因此也越来越痛苦,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当她执行魔王级血字的时候,她的愿望,就化为了她的心魔。那就是……儿子。”

“你是说……”李隐顿时明白了。

“她盼望真的生下一个儿子。然后,当时我就看到,她竟然在血字执行过程中,腹部不断隆起,最后,孩子竟然自动从子宫爬出,鲜血淋漓地出现,然后自动咬断了脐带。那形象,要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就连妻子,也是吓坏了。而那孩子,也是开始飞速成长起来。可是,那孩子的眼神,却让我感觉到邪恶,狰狞……那不是人类,是一个恶魔!”

“当时我也在场。”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白离厌开口了:“那恶魔般的孩子,飞速成长的时候,很快就开始学会说话。我们每个人,都是开始忧惧起来。而那时候,叶寒,就是蒲夫人说,这是她的孩子,她决定给那孩子起名字。我不知道蒲夫人是否神智失常了,但我们都认为这个孩子就是鬼。可是,蒲夫人却拼死保护那孩子……”

“我们曾经试图杀死他。”蒲连生继续回忆着那段恐怖经历:“然而不管杀死多少次,他都能够再度死而复生。完全是不死之身!接着,我们发现,那孩子,拥有着非常强的绘画能力,他不断用身上的血,在地面上作画。而且,他的画……可以预知未来!最后,我妻子死了。然而我却连她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那孩子,却对我说,希望我带他离开这空间,到外面去。只要我的手抓住他,就能带他出去。那孩子,竟然叫我‘父亲’!”

住户们此时都是开始感受到一股凉意。只要一想到和被那个怪物生下的深雨曾经一起相处过,就是不寒而栗。

“而我们当时确实心动了。因为他的画可以预知未来,那也就意味着可以预知血字。我们,也许就可以活下去。明知道这可能是魔王级血字的一个陷阱,但我看那孩子竟然视我为父亲,我竟然犹豫了。然后,我和水瞳,以及离厌商量,决定表决,服从多数。而我们三个……竟然全部选择了带那孩子进入到现实世界。”

“而,这也就是,恶梦的开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