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新住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夜幽谷。

弥真解除了诅咒后,发现看到弥天的时候,也是惊喜万分。然后,她也是立即看到了深雨。

“蒲小姐……你怎么会?”

深雨看向弥真,很快也露出了一丝惊骇的眼神:“是你……楚弥真?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弥天已经听说过此事,说道:“我知道,姐姐你和蒲小姐见面的事情……详情以后再说,现在先离开这吧!无论如何,这个地方还是很危险!”

“弥天,真的是你吗?你为什么能够出现在这?你既然可以保持清醒,为什么不回归公寓?”

“不……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空间重叠碎片投影而形成的分身。我,没有办法回公寓去,也无法接触到我的本体。姐姐你为什么出现在这,是被诅咒强行拉入的吗?”

就在双方准备互诉衷肠的时候,在这座房屋外面,却是突生异变!

一个身影的轮廓,开始渐渐浮现,最后,那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最终,化为了……李隐的形象!

他看向眼前的房屋,凌空抬起了手臂。

与此同时,弥天忽然感觉到身体一颤,身后突然陡然碎开一大块碎片,接着,他整个人都是和深雨一起,摔了进去!继而,那碎片则是立即被填补了。

“弥……弥天,弥天!”

雕刻,此刻却是被弥天拿走了。

与此同时,门开了。

“弥真?”

弥真立即回过头来,看到了身后的来人,立即又惊又喜:“学长,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

她冲过来紧紧将其抱住,说:“我,我刚才,看到弥天了,看到……”

“什么?弥天?”他立即露出惊愕的表情,说:“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然后,弥真就将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还不是本体……”他听完以后,马上说道:“算了,好不容易你身上的诅咒解除,我们快离开吧!既然现在诅咒的平衡得以维系,你就不会再有事了!”

当弥天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感觉身体一晃,整个人就狠狠摔倒在了地上!站起身,环顾四周,却发现是在黑夜下的一片沙滩旁。天空中,正悬挂着一轮圆月。

这是个弥天从来不曾进入的空间。

深雨也是在一旁,似乎并没有怎么摔伤。

雕刻,还在弥天身上。只要那个雕刻还保存完好,诅咒的平衡就可以维持。

“这是……怎么回事?”

弥天看着天空中的满月,却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进入了这个空间?

“告诉我,”深雨忽然看向弥天,指着他的胸口,说:“你藏在胸口的那个雕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可以解开我的魔王级血字诅咒?”

“不是解除。”弥天却是回答道:“这个雕刻,是公寓给予住户的一个选择。就好像是死刑立即执行,和死刑缓期执行一样,对于能够执行到第十次血字的住户,一个特别优待。当初,我们所在的地下遗迹塔,留下了说明这一雕刻的文献。这个雕刻,能够延长血字规定的诅咒时间。虽然按照原本的时间,我们已经可以算是完成血字,但诅咒会不会停止。某一个人将会被束缚导致无法回归公寓,一个人受到诅咒,其他人也一样会受到诅咒。选择就这样死去,还是获取时间去思索生路,这就是公寓给我们的二选一的机会。”

“所以……就算你们完成了十次血字,不再是公寓住户,却一样还要受到诅咒?”

“对。诅咒的时间会因此延长到几年左右。可是,时间一到,还是会一切回归原点。我们只有在这段时间内寻找生路。但是,很显然,姐姐至今还是找不出生路来。”

“所以……”深雨抬头看向天空,说道:“我所执行的魔王血字,也会从三个小时变化为几年时间,而因此导致公寓的限制时间拉长……是这样吧?”

“对,可以这么理解。只是,魔王级血字有太多未解之谜,我也不敢轻易下结论。只能说,我们三人,都要同时遭受第十次血字和魔王级血字的诅咒。”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弥天的声音,都是开始颤抖起来。只是,看到一旁安然无恙的深雨,他就感觉到一丝欣慰。

既然,还有一线希望,那么这好不容易获取的时间,绝对不可以浪费!

绝对不可以!

夜幽谷山脚下,那列火车,始终一如既往地停靠在那。进入火车后,二人选择了位置坐下。而这之后,火车就立即开动了。

根据曰记纸上的指示的下一站,是距现在七站以后。大概要再过去好几天的时间。

“弥天,他不会有事的,”此时的弥真倒是很镇定:“我感应得到,他在这个空间的某个地方,他还活得好好的。”

“那就好。”他轻笑着:“无论如何,也算是因祸得福,诅咒终于得以平衡了。”

“是啊……的确如此。”

火车在山间继续开动着,那铁轨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而这个空间究竟是如何形成的,究竟为何会和魔王级血字指示的地点连通,也依旧是谜。

没有人能够解开的谜。

弥天和深雨,继续在空间中不断穿行着。

三个小时的时间,转瞬而逝。最终,忽然间,深雨的影子,立即发生了变化!她的影子,竟然化为当初进入公寓的时候,倒在地面上无法起身的影子的形象!

然后,那影子缓缓站起,恢复为了和深雨现在的动作完全一致的样子。

“解除了……”弥天激动地说:“公寓对你的影子诅咒解除了!”

影子诅咒一旦解除,就会恢复为影子最初被公寓吸引的样子。这也意味着,这影子从今以后将完全成为真正的正常影子,不会再威胁到住户的生命。

“我……不再是公寓的住户了?”深雨看着身下的影子,忽然身体瘫软着倒下。

“我,是为了让他可以离开公寓,才进去的……可是如今他死了,我却出来了。”深雨的双手抓着地上的沙滩,泪水一滴滴落下,将沙子浸湿。

“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出生,失去了一切,我只有他了。可是为什么连他也要夺走……”

弥天蹲下身子,忽然涌起一股冲动,将深雨紧紧拥入了怀中。

他此刻,心被深深刺痛了。

这个女子,第一次看她流泪,竟是在她消除了公寓住户的身份之时!不再是公寓住户,至少不用再回到那个公寓,去执行血字了。而且就算住户想,也不可能再进入公寓了。血字的规定是,执行完第十次血字后,回归公寓,在一小时内离开公寓,将永恒不会再进入公寓。一小时过后,就会被强行排除出公寓去。

深雨的痛苦,弥天能够体会。一度拥有然后失去,比从未拥有更加痛苦和绝望。那张纵然面对绝境依然坚毅的面容,此刻却是泪如泉涌。那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弥天感同身受。

“我恨他……那个生下我的男人!我在这世界上最憎恨的人就是他!”深雨忽然歇斯底里地咆哮着:“生下我,赋予我绝望,把我当做诅咒的工具,艹纵并一手毁掉我的人生,他给予我的是毫无光明的黑暗人生!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

那声响响彻在天空中,久久不散。

蒲靡灵,正是导致了深雨悲剧一生的罪魁元凶。他的双手,摧毁了很多人的人生。他的预言,将无数人推入地狱。

包括他的两个女儿。

但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来由,他的存在。

夜幽谷。叶铃铃的家。如果有人能够从地面上一块碎裂的镜子看去的话,就会发现,此刻房间内,在原本弥真化为石像的位置一旁,悬浮着一个身体溃烂,有着一头长发的男人!

赫然,正是之前的那个“风筝”!

最后,在镜子中,那个腐烂的身体,缓缓消失,最后化于无形。

弥天的话是错的,这一次,不可能将诅咒延迟到几年后了。已经……没有这样的时间了。从五十年前开始,到现在,魔王的封印解除,一切的诅咒将再度开始。

那是,一个犹如黑暗的温床般,飘渺的空间。那飘渺的空间中,有着一个扭曲的房间。房间内,所有的景物都犹如哈哈镜中的景象一般古怪。

“时间,快要到了。”

一个一袭黑衣的男人看着眼前的钟表,露出宽慰的表情:“总算可以离开这里了。”

“连生……”他的身后,则是一个穿着一身绿色衣服,有着一张清秀瓜子脸的年轻女子,露出欣慰的神色:“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不要大意,”房间的角落,一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目光颓然的青年说道:“不到最后一刻,都绝对不可以松懈!”

“时间到了!”黑衣男人露出笑容:“我们……回公寓去!水瞳,离厌!”

此刻,在公寓一楼大厅,还是有不少住户在的。突然间,三个身影,竟然开始缓缓浮现!这顿时让无数人都是目瞪口呆!

“不可能!时间还没到,上官眠他们不可能回来的!”

“是谁?莫非是,深雨?”

三个身影,浮现而出后,化为了那黑衣男子,绿衣女人和那个长发青年。

为首的黑衣男子,用疑惑的目光扫视了一番四周后,说道:“那个……诸位,幸会。请问,你们几个是……公寓的新住户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