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真相和……半条生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清妍,被高高地吊起。

她已经几乎绝望。但是,唯一记得的,只有在被拖入这个房间的一瞬,所看到的,真相。那就是,张凤琳,已经死了。

那时候露出门外,看着她和叶汝兰的张凤琳,是一具尸体。

是……一具尸体!

周清妍只感觉大脑不断变得空白,最终,逐步失去了意识……时间不断流逝,一转眼,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

叶凤山上空的乌云,已经越来越密集和浓稠,如果在外面行走而没有照明设施的话,完全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当然,住户也不会敢打开手电筒,毕竟那等于是告诉鬼自己的位置。由此可见,昔曰凡雨琪的夜视能力实在颇为珍贵,可惜的是,她也已经死了,而且住户都不知道她是化妆成了谁。值得一提的是,凡雨琪当初为了能够在化妆舞会血字中化妆得让人认不出来,也使用了一个类似的毒药完全地进行了毁容,变成了僵尸老者。她当时的想法是,如果可以活下来,就能回到公寓治愈。她是个对自己也能如此狠的人。而此时……“怎么,怎么会如此诡异?”

真实此刻,已经是越来越无法理解了。无论怎么走,都发现会迷失方向,走不出眼前的树林!

而上官眠,却始终表情不变,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露出惊容。

对于这个姐姐,真实已经充满了一种敬畏。在她心中,已经完全认可了这个亲人。而她也非常想要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当她得知,生母其实一直在远处看着她的时候,她的内心就更加激动了。一直以来,思念着自己的亲人,一直这样活着的她,终于感受到了亲情。

骨肉之情,血浓于水。有姐姐在,虽然有恐惧,但是真实却可以面对。只因为上官眠所说的话,“我会成为你们的利刃和盾”。

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养父母,可是,真实从来都觉得,自己找不到真正的归属。她一直盼望见到真正的亲人,真正有着血缘的亲人。很多小说和戏剧往往会夸大没有血缘的家人之间的深厚感情,可是实际上,少了血缘这一层关系,的确会导致感情的疏远。毕竟,血缘是构建家庭的基础,更是亲人区分于其他人的最根本标志。

所以,真实没有办法无视血缘带给自己的影响。而此时,她已经决定,如果可以活下来,她打算回到生母和姐姐的身边生活。当然,她一样会孝敬养父母,但是,她更加思念的是生母。

但是,她依旧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会牵涉到这种超自然现象中去。对此,上官眠始终三缄其口,不告诉她。加上她的超常武力,更让真实感受到她的生母和亲姐姐,绝对不是普通人。她产生过各种猜测,但最后连她自己都感觉到无比荒唐。

“姐……”真实再度开口,问出了她始终堵塞在心头的话:“为什么……会遭遇这种超自然现象?姐姐你拥有的武力是怎么会拥有的?能告诉我吗?”

上官眠的手紧紧握着真实的手,一刻也不曾放开。

至今,依旧无法离开这个树林。很明显,这是诅咒。而且,很快,这诅咒就将会降临。更加可怕的是……“这是电影接近最后结局会有的一段剧情!女主角逃入树林后,就怎么也出不去,无论怎么走都会迷路!而我扮演的就是女主角!姐,你知道什么的话就告诉我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眠,则依旧是那冷静的回答:“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保护好你。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姐……”

“从今以后我不再只为了自己而活了。而是为了你们而活。妈妈她,她思念你,并且竭力想保护好你。所以,由我来代替妈妈保护你。但是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的原委,那么只会将你拖入这个更加可怕的漩涡中。你和我不一样,你该生活的是光明的世界,而不是我所过的这种没有丝毫光明的世界。我不会让你和这样的世界有丝毫牵扯。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可是……我也想分担姐姐你的痛苦,你的悲伤……我想知道这一切啊!你知道吗?我其实早就知道,我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他们对我很好,但是我也发现,他们对待我都是小心翼翼的,放佛是对待客人一般,根本不像是真正的亲人。我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家人,能够真正地承欢膝下,这是,我的夙愿……”

说到这里,她忽然抱住了上官眠的后背。只感觉到,这是她所可以依靠的,最温暖的背脊。无论如何,她都想紧紧抓住,绝对不想失去。

“其实我感应到了,今天,姐姐你在出现之前,我就感应到了。这是双胞胎之间的心领感应吧,我以前感觉这种说法太玄妙,可是现在发现,这是真的。我真的能够感应到姐姐你,真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