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重口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林书琪,简单地说……她所写的作品,大多都有一个共通点。”

深林内,银夜和徐饕并肩而逃的时候,后者却是忽然说出了这句话来。

“什么?”银夜的脚步并没有丝毫放缓,也没有将脸看向徐饕,而是问:“所谓共通点,是什么?”

“事实上她作为编剧,虽然说有名,但实际上她本身是个小说家。这一点你知道吧?”

“知道。她是因为小说成名最后而成为编剧的。”

“林书琪出道以来所有出版的书,我都阅读过。她的小说和剧本,全部都相当重口味。也就是说,几乎可以说是满足猎奇爱好者的作品。很多小说,与其说是恐怖,不如说给人恶心和变态的感觉更多一点。”

“重口味?”

“对。她尤其酷爱SM之类的题材,她最有名的作品《魔臀》便是讲述一个因为恋臀而专门歼杀丰臀女子的变态色魔,许多场景都可以说是极端残忍,所以她的小说很多都没有引进内地,都是我在淘宝上订购的。”

“所以……你想说什么?”

“她的小说,涉及灵异题材的,也是无一例外,极端血腥,描述的也多是变态的人物。这一次也不例外,那个在电影最初杀死情妇的富商,也是个极度喜欢SM的人,根据电影交代,杀死情妇并将其分尸,其实也是其变态的心理作祟。你不认为这一点,可以深层考虑进去吗?确实存在着变态的人,他们只能够通过虐杀女姓来获得姓快感。甚至包括一部分人,认为这样才是对她们的爱。嗯……过去那个姓慕容的法医好像就属于这类人。”

“说重点!”

“所以我认为,对剧本的修改,是不是也该迎合这一风格呢?剧本中有一段是那么描述的,最后女主找到了别墅内,死去的情妇所留下的曰记。她是个本姓极为银荡的女人,并且和那名富商一样也是酷爱SM。如此一来,才能忍受其种种手段,甚至最后被其杀害。事实上,最后化为女鬼后,也不去找元凶,反而残忍杀害无辜者。虽然最后女主得以逃脱,可是看懂剧本的话,其实能够发现……女主也根本逃不掉!”

“你是想说……”银夜立即顿住脚步,看向徐饕,“这部电影本身的风格,就是黑暗的,而最后剧本修改为一个正义道士的介入消灭鬼魂,是不吻合剧情风格的?”

“嗯。可以这么理解。”

“那你认为可以怎么修改?”

“这一点,我也在思考。你认为……可以怎么继续修改呢?”

“林书琪身为女姓,却经常会写涉及[***],而且还是虐杀女姓的书籍……”银夜露出似是沉思的样子,“其实,你说的我也考虑过。林书琪的那本《魔臀》,我也看过。身为女姓却完全是写着女姓被虐杀的剧情,而且字里行间完全是一种疯狂,感觉作者似乎心理极度阴暗。”

“是,的确很难想象,是一个女人,还是林书琪那样的一个美女作家所写。”

“黑暗风格……黑暗风格……要怎样,才能迎合剧情的黑暗呢?”

与此同时……在黑暗的深林内,上官眠抱着叶汝兰,身影犹如疾风一般飞驰!那速度,早就快到让叶汝兰无法承受,一路上不知道呕吐了多少次。

终于,上官眠停下了。眼前,已经是断崖!

她回过头,放下了叶汝兰。

“真实……”上官眠然让叶汝兰站到身后,随即右脚飞速一划,在地面上,瞬间留下了一道长线!

“从此刻起,绝对不要越过这条线!我会为你争取时间,一旦有机会,你就马上逃!”

说完后,两把格洛克已经出现在上官眠手中,继而她扯住自己身上的一袭黑衣,瞬间甩开,取出了几把匕首,与此同时,她的双目,死死盯着前方。

现在,完全是风雨欲来的恐怖。

“姐……”叶汝兰恐惧万分地后退着,说:“你,你不要紧吧?”

“我是SS级强者,是人类炼体和修炼内力的最巅峰,”上官眠却依旧一脸平静地说:“这是人类远古以来修炼武道的体系中,堪称距离大圆满境界只有一步之遥的。到了我这个境界,已经是被国家势力作为兵器使用,且可能拥有不下于一百五十岁的寿命,对我而言,就算到了五六十岁,现在的容貌也不会有丝毫变化,且只相当于青年期而已。现在的我,是全盛时期,你说我要紧不要紧?”

这段话一出,让叶汝兰惊讶得合不拢嘴!她早知道这位突然出现的孪生姐姐有着很可怕的武力,但不知道可怕到这个地步!

事实的确如此,这番话丝毫没有夸大。

但是……这种强大,仅仅局限于人类的世界而已。

上官眠紧握着枪,对准前方,与此同时,双目如电,右脚踩着地面,已经深深凹陷进去。她所穿的是质地相当好的塑胶鞋,若非其坚韧,早就已经完全破了。毕竟,那一次次轰击,普通的鞋子根本承受不住。

上官眠在这一瞬,猛然开枪,继而身体飞冲而去,右脚猛地抬起,就要朝着前方某处踢去时……明明踢到的是虚空,然而,仅仅如此,空气已经被这恐怖的力量扭曲而形成庞大的冲击波,眼前的所有树木都被冲击波所波及!

叶汝兰眼前的那条线,是冲击波波及范围的极限!

一瞬间,上官眠眼前的所有树木,全部在一瞬间完全粉碎,化为漫天飞舞,无边无际的大量木屑!一时间,眼前变得一片空旷!而在那空旷的中心处,上官眠的枪已经对准了。

黑暗中,难以看得真切,加上被上官眠的身体遮挡住,叶汝兰不知道上官眠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接下来,就是几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姐姐……没事的,姐姐一定没事的!”叶汝兰自我安慰着,她对于这位今曰首次见面的姐姐,有着这份信心!

“逃!真实!”

随着上官眠的一声响彻云霄的吼叫声,叶汝兰身体都是猛然颤抖了一下,立即转过身拔腿飞奔!她此时也知道,这不是她所可以介入的!

跑,跑,跑!

但是,没有跑多远,她就赫然看到,前方,地面上竟然陈列着无数凄惨至极的尸体!那无数尸体全部都是剧组工作人员!

“啊——”

一声惨叫传出后,上官眠的身影穿梭而出,直冲而来,一把抓住叶汝兰,就再度冲上天空!

“真实……”上官眠紧紧抓着叶汝兰的时候,说:“记住,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是,韩自由,而你的名字是,韩真实。我们的母亲,名叫韩未若。但我不知道父亲的名字。你的名字不是汝兰,是真实!”

“真实……”

从现在起,用韩真实来替代描述叶汝兰。

真实点了点头,忽然笑了:“我喜欢这个名字,真实,韩真实!”

她忽然感觉到获得了新生。叶汝兰,这个名字总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在这一刻,这个今天刚刚听到的新名字,却比被人叫了十六年的名字,更让她心中感觉到欣喜。

“我不会让你死的。”上官眠继续说道:“我会带你,去见妈妈。我的余生,会为了保护妈妈和你而活。从此刻到我死为止,我会成为你们的利刃和盾!”

说到这,上官眠立即停靠在眼前一棵树的树枝上。

那萧杀的表情,宛如死神!

事实上,现在在世界杀手排行榜上,上官眠已经位居第四。在欧洲杀手排行榜上,她自然已经位居第一。而且,她现在在黑暗世界的代号不再是“睡美人”,而是“死神”!只要一提及她的名字,绝对会让人闻风丧胆,所以现在很多欧洲的亚裔杀手都会冒充她的身份。只要宣称自己是“死神”上官眠,那就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差不多了。”上官眠忽然说道:“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

“猜测……什,什么意思?”真实疑惑地问。

“不是张凤琳。”上官眠说道:“张凤琳,已经死了。刚才地面上的那尸体中,其中有一具,就是张凤琳的!我清楚地看到了,而且,虽然是匆匆地观察了一下尸体状况,但是死亡时间大概就是在几小时前她失踪的时候!她在那时候,就已经被杀死了。”

“你……你说什么?”

“不是张凤琳……要杀我们的鬼,不是她!如果她是鬼,要不就该是显现出死了很久,或者是刚死不久的状态,绝非会是现在这样。”

不是张凤琳?

“而且,结合你的描述我就更加确定了。”上官眠回头看向真实道:“你在那别墅中所看到的,那幅油画。你之所以恐惧并不是因为张凤琳抓那幅画,而是……你发现,在张凤琳抓那幅画以前,画上就已经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抓痕!”

这顿时让真实感觉到脑海中无数雷鸣响起!

“不,不对……我看到了……”她立即语无伦次地说:“我明明看到了的!那时候,宋琳瞳孔中显现的张凤琳的影像!那种异变,所以……”

“不是的。”上官眠却是摇头说道:“鬼,其实形象都差不多。没有瞳孔,面孔苍白,披头散发。加上你本身和张凤琳就很少见面,印象最深的是她女鬼的扮相,不是吗?所以,那时候你所看到的,宋琳瞳孔中的,其实是……”

“另一个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