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楚弥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空中,那腐烂的女尸不断逼近,而李隐也是迅速拉起深雨,正要逃开,一阵从南边吹来的大风,再度让那女尸漂浮而起!

这救命的风,总算是解了一时之急。

深雨再一次抓紧了风筝线,看向天空,说:“接下来……我还能坚持多久呢?”

三个小时,看似很长,但实际上也很短。

深雨的生死,三个小时后,就能够决定!

风又开始大了起来,尸体开始漂移到比之前更高的地方,肉眼都开始难以看清楚。而深雨则是拉着风筝线,不断随着李隐,子夜继续飞奔在公园内。

能支撑多久,没有人知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在原本寒月湖所在的地方,那孤零零的秋千旁,忽然空间出现了一阵扭曲。那扭曲就好像是褶皱的纸一般,原本的空间竟然开始出现了一道裂痕。那裂痕不断扩散,最终,完全碎裂,出现了一个窟窿!

窟窿中,透出浓重的血色,继而,一只手,从中伸了出来。

碎裂的部分不断扩大,最终,一个人,从那碎裂的空间中大步迈出!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的面容很是阴郁,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飘散着,而他的目光中,满是无法融化的冰冷。

“这个地方……是……”

他看向眼前已经完全结冰的寒月湖,又忽然看到,远处空中的风筝!

“这里……不可能有活人才对……”阴郁男子跨出了几步,说:“那么,是鬼吗?”

男人思索了好一会,接着,他立即开始奔跑起来,沿着寒月湖,不断逼近那里!速度,也是相当快。

虽然天很是阴霾,但是,并不是绝对黑暗。而在那阴郁男子的背后,竟然……没有影子!

深雨抓着风筝线,继续在公园内,朝有风的方向跑。

“果然,没有契约碎片就无法存活吗?”深雨紧咬住双唇,不断看着四周。

李隐知道,她是在期待,至少死去之前,可以和星辰再度见面。

对她来说,和星辰死在一起,是最后唯一的幸福了。

这时候,走过了眼前一座建筑物的拐角处,当李隐拐过去的时候,眼前,原本走在前面的深雨,竟然……消失了!

那风筝,也是瞬间不见了!

深雨睁大双目的时候,被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巴。她立即回过头去,却是看见一个面目阴郁的男子。

他放开了深雨。

这个地方,不再是青田公园了。而是一座似乎是被废弃的学校。而风筝线,依旧被抓在深雨手中。但是,线却是断了。

这个地方,风却是比之前更加强烈,不时有大风吹过,温度也相当低。穿着夏天服装的深雨,立即就是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你……你是谁!”

深雨退后了好几步,看着眼前的男子。然而,她的目光很快就露出一丝迷惘,最后,用惊愕的表情说道:“你……你是……楚弥天!我看到过你的照片!”

眼前的阴郁男子却是一愣,却随即说:“现在的住户居然还有知道我的,很荣幸啊。正好,你告诉我一些公寓现在的情况吧。你叫什么名字?”

“你……你现在应该被困在第十次血字的那个异度空间才对,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知道得很多啊。”

“你真的是……楚弥天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只是,一个漂泊的孤魂罢了。我的本体,并不在这个地方。”

“本体……难道,是灵魂出窍?你现在是灵体状态?”

“不,你可以接触到我。在这个世界,一切的规则,都是无法正常运行的。”

深雨睁大着双目,看着这周围。天空,彷如被一块黑布遮盖着,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可以说是万籁俱寂。

“这个地方……”弥天看着这四周,说道:“这个地方,不是地球。就好像是阴间一般。只有腐臭的尸体,和无所不在的鬼魅存在着。我走不出这个地方,永远也走不出去。我的肉身被禁锢束缚,现在的我,只是我的意念产生的一个分身罢了。所以,也没有办法回到公寓。”

“你姐姐,一直在寻找你。”深雨看着弥天脸上露出的落寞,说道:“她拼上了一切来寻找你,因为和你共同分担着诅咒的缘故,她即使离开了公寓,也依旧还在承受诅咒。不过,现在的她生死不明。”

“你见过姐姐吗?”弥天顿时露出了极为激动的表情,抓住深雨的双肩,说道:“她绝对不会死的,因为我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弥天在当初第十次血字终结后,始终被禁锢在那个地下遗迹塔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强烈思念着姐姐和汐月的他,等到有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外面了。但是,他也发现,自己没有影子,也可以感受到自己本体的存在。

这是只有在这个空间才能存在的一个意念形成的分身,这个分身,在和这空间相邻的好几个空间中漂泊,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但无论如何漂泊,都无法找到这个空间的壁垒和界限,更是没有办法,真正脱离这个空间。

最终,弥天清楚意识到,他是无法离开的。但是,因为和弥真共同承受了诅咒,他可以清晰感受到姐姐弥真的存在,但也开始感应到,诅咒不断逼近着弥真,总有一曰,会将她也一同拉入这个空间。那个雕刻,顶多只能延缓诅咒,却绝对无法切断诅咒。

直到此刻,他却是终于发现,居然能够邂逅深雨!

“你是说……魔王级血字指示?每隔五十年一次,公寓的特殊血字?”当弥天听深雨说出了事情原委后,看了看她身后的影子,说:“你,现在还没有被影子诅咒,这证明只要是在这个空间内都算是在执行魔王血字。那么,这个空间,本身就是魔王栖息的场所吗?”

“我想是的。时限一到,是生是死,就会决定。我决定最后见我所爱的人一次,然后就彻底死去。”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只要等到最后七张地狱契约碎片集合,你还是有很大希望离开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么做?”

弥天看到了太多在血字中挣扎求存的住户,更是明白到,血字的绝望。但是,为什么这个叫蒲深雨的女子要主动求死?

仅仅因为失去了所爱之人吗?

“把你拉入这个空间,看来就摆脱那风筝的诅咒了。”弥天安心地看着眼前的深雨,却发现,这个女孩,似乎太平静了。

那平静,完全不像是一个挣扎在血字中的住户。

她的唇,很苍白。而在这平静表情下,本就清丽的面容更是有一种绝美绽放。那一刻,竟然让弥天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公寓住户。

“我帮你!”

弥天伸出了手,紧紧抓着深雨那冰冷的右手。

“无论如何,你活下去吧!我至今都没有忘记,姐姐纵然在那绝望中,也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她从来不曾放弃,所以现在我也一直坚持到今曰。我不能看着你就这样赴死。”

“你……说什么?”

“你现在所拥有的这条生命,是那个人所深爱着的。既然你爱他,就该活下去。我若是没有看到也就罢了,但是既然看到了……那么我一定要让你活下去。”

弥天说话的时候,神色很是平静,那带有几分磁姓的声音,配合这平稳的声调,似乎是抚平一切的情绪。

一时间,深雨也没有说话。

“走吧。我把你带入这个空间的深处,魔王,也许一时也未必跟得上你。考虑到影子诅咒,暂时还不能进入其他空间。我度过了九次血字,经验上绝对不输给任何一名住户。”

弥天那富有信心的话语,以及他那平静如水的表情,都在传递着一个信息:相信我!

深雨没有挣扎,而是随着他,向前跑去。

从这个废弃的校园跑出去后,二人一前一后,速度飞快。而周围,是充满断壁残垣,一副末世景象的街道。

多少年来,终于有人进入了这个空间。似乎因为受到诅咒,弥天不会感觉到疲劳,不会需要进食,也不需要睡觉。但是,一直孤独徘徊在这个空间内,他也快逼近崩溃边缘了。而这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怎能允许这个住户死去?

绝对不能允许!

他发誓,一定要活着出去!一定要彻底解开全部的诅咒!

但,就在这时候,深雨忽然大叫道:“等等……停下!”

深雨大叫停下后,弥天回过头来。深雨却是伸出右手来。她的食指上,依旧缠绕着一截断线。而此刻,那断线所连的天空中……依旧漂浮着那具尸体!

即使逃入这个空间,这个诅咒也依旧如影随形!

只是,好在因为大风依旧在吹动,所以尸体很平稳地漂浮着。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风,何时会停息下来!

弥天抬起头,看向那天空中的尸体,一字一顿地说:“魔王级血字吗?蒲小姐,你听着,我承诺了你,就一定会兑现!我一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一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