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修改剧本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旅馆内,所有录像,都已经播放完毕。也包括很多NG的带子。

“简单地说……鬼应该隐藏在这部戏的拍摄中。”在休息室,询问过不少工作人员后,徐饕说出了他的分析:“而且,张凤琳,也可能是公寓所制造的一个假象。”

“‘超出掌控’的血字,”银夜则是在一旁反驳道,“与其说是公寓制造的假象,倒不如说,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法用常理忖度的血字。”

此时,六人都聚集在一起,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上官眠就将立即动手。

“看过所有带子,也问过了所有人,结合‘大头会’查出的所有演员的详细资料,”上官眠忽然发话了,“却依旧毫无头绪!生路,是什么!”

生路,是什么?

就算张凤琳就是鬼,但是生路又是什么?

电影中,并没有出现任何可以克制鬼的东西,将那女人杀死的男子的演员,也不在叶凤山上。虽然在最后,叶汝兰所扮演角色得以存活,但是严格来讲,不是活了下来,而是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电影的最后,陆嵩扮演的男主为救女主而死,而女主则是拼了全力离开叶凤山。但是,电影的结尾依旧在暗示,这一切没有结束。

这是剧本的安排。虽然还没有拍出来,但是从杨柯的死和剧本如出一辙来判断,只怕一切都会和剧本的安排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就要针对剧本,来进行安排!

将那厚厚的剧本拿起,上官眠说道:“生路的提示,要不就是隐藏在已经拍摄好的带子中,要不就可能隐藏在剧本里面。无论如何,必须找出来!”

一时之间,大家都陷入了沉寂。

“说到这里……”银夜突然一指剧本,说道:“有一点,值得注意。根据剧本设定,我们所扮演的群众演员,是一直以来在山上被那女鬼杀死的登山客。那些尸体,在一瞬间忽然出现在男主和女主面前。也就是说,我们从出场那一刻起,就已经死了,可是,似乎因为镜头视角没有拍摄到我们,所以我们暂时逃过了一死……”

这个时候,就有些奇怪了。

既然没有被拍到,那么难道就意味着可以不死了吗?但是,生路怎会如此简单,更何况这是一个超出掌控的血字。

“我有一个想法。”徐饕猛然走到剧本前,将其翻开,说:“我们不妨……修改剧本!”

此言一出,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修改剧本!

对啊!谁规定不可以修改剧本呢?

虽然银夜等人没有被镜头拍摄到所以导致没有当场死去,可是,依旧会被作为受诅咒者,面临那女鬼的到来。但是,如果将剧情完全修改过来呢?

“我们可以将剧情修改为,一名道士加入,然后,将那女鬼完全收服,这样,张凤琳所扮演的女鬼,或许就可以消除!”

徐饕的话一出,大家都是振奋起来!

“对啊!试试看!”

“总比什么也不做的好!”

尤其是两位新住户,张霆和韩青山,他们作为新住户第一次执行血字,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现在徐饕提出了一丝生机,自然是兴奋不已!

“既然如此,谁来扮演道士?”上官眠抛出了新问题来,“还有,扮演女鬼的张凤琳,现在可不在啊!”

“道士的话,在工作人员中找一个来客串就可以。至于张凤琳不在也无妨,可以安排道士使用驱鬼符咒,将整座山覆盖,毁掉那个女鬼!”

无论如何,修改剧本,迫在眉睫!于是,由徐饕来进行剧本的修改,审核则是交给银夜,最后由上官眠过目定夺。

打开电脑后,徐饕就开始将电脑保存的原始剧本,开始进行修改。电脑是可以用的,但是网是完全无法上了。

徐饕其实很不甘心,因为整个过程都受到监视,他很难做手脚,来算计上官眠。但是,他也知道,当前首先要考虑自己能否活下去。

说虽然那么说,其实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让一个道士的演员出现可以改变一切。但是眼下,只有继续拍下去了!

杨柯已经死了,甚至其他演员也可能死了,当前的状况,真可以说是生死关头!

一定要活下去!

徐饕抱着这一重大信念,无论如何,活下去,再去考虑其他!现在,他还不可以死!如果他死了,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不能让自己死!

徐饕的心中,不断咆哮着,不断地宣泄着他内心的绝望!就算知道眼前是个深渊,依旧只要沦陷进去!

他此刻的心中,只祈求着上苍,再稍微多给他一点时间,再多一点时间就好!

只要让他的计划可以成功,那么就算陪上自己的姓命,葬送掉更多的人,他也在所不惜!所以,在那以前,他需要时间!

他还有没有做完的事情!

“徐先生,”洛亦水这时候也注意到徐饕的表情很是狰狞,连忙说道:“你……你没事吧?”

“没事。”徐饕却是看也不看洛亦水,手指飞速在键盘上飞舞,剧本,在迅速地修改着。

没有过去多久,剧本终于完成了。松了口气的徐饕,将新修改的剧本,打印了出来。继而,众人回到了大厅内。

这个地方,因为事先被上官眠布置了炸弹,再加上用监视器一直监视着,所有没有人敢逃走。而将新剧本拿在手中的上官眠,冷冷扫视了一眼众人,问:“你们当中谁有表演的经验?”

这一问,大家都是愣住了。

上官眠迅疾取出了枪来,指着所有人,说:“谁有你表演经验!我只问最后一遍!”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看向了一个人!那就是叶汝兰的经纪人,黄天雄!

黄天雄这时候已经吓傻了,叶汝兰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持枪的恐怖女子,他完全不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就你了。”上官眠指向黄天雄,说:“出来!”

黄天雄看着明晃晃的枪口对着自己,哪里还敢不从,只好颤巍巍地走出,同时还说:“我,我以前只是客串过一部电影而已,其实我……”

“够了!”上官眠将新剧本扔到他手上,说:“这是我们修改过后的剧本,你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一个道士。服装我想你们也没有准备了,不过剧情方面,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

现在这个时候,自然,也只有用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办法了。

住户目前是认为,张凤琳在电影拍摄到高潮,鬼正式开始杀人的阶段,才真正开始杀戮,那么这就证明了张凤琳本身是受到电影的剧情控制的。如果修改剧本,那么一切就可以改变。

只是,新剧本上瞎扯一通的剧情,能否成功?

这显然还是未知的。

宋琳在这个时候打开了那扇门。

那幅油画,依旧挂在墙壁上。上面,满是被指甲抓过的痕迹。看着,颇为让人触目心惊。宋琳大跨步走了过去,来到了那幅油画前,凝神注视着。

那幅油画本身的内容是一个坐在窗台上的男人,这幅画画得相当写实,赫然是那个有钱男子的画像。而指甲留下的道道痕迹,有不少都集中在那男人的面孔上。

搓揉着双手,宋琳依旧不明白,到底叶汝兰那时候看到了什么。

亦或者,一切只是她想多了?

宋琳又是重新睁大双目看了看,然而,仍旧是一无所获。

没有办法,她也只好先离开了。现阶段,单单看这幅画也无法知道什么。

走出房间后,她沿着楼梯,开始缓缓向上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这样走了上去。在电影中,根据剧本,她就是在二楼被杀死的。

来到二楼后,沿着走廊缓缓走着的同时,她停下了脚步。

眼前一扇门,那里面的房间,就是她会死去的地方。

宋琳走到了门前,深呼吸了一下。

要不要……进去?

想了想,她还是将门打开了。

这扇门的里面,也一样有着几幅油画。这个有钱男人,根据电影的剧情,是非常喜欢收集西洋画的,同时他自己偶尔也会画一些油画出来。那幅楼下的画像,便是他的自画像。

这时候,她注意到,其中有一幅画,显然就是那有钱男人,为他的情妇所创作的。那幅油画是剧组特别请人所画,和张凤琳极为酷似。

在宋琳看来,张凤琳的面容,就犹如是……一个人形的洋娃娃。尤其是那双眼睛,显得那么诡异。

她不禁走了过去,在那画的前方,仔细看了看。

而她也因此,感觉到不太舒服。最后,决定走出房间。

就在她即将要走出的一瞬,忽然间,她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等等……不对!

她顿时感觉到,自己肯定是看错了。于是,再度走了回去,将目光转移向那幅画,定睛看去。这一次,她看清楚了。

油画中,女人双目的部位,已经被生生撕掉了。然而,此刻画上依旧有着那女人的瞳孔出现。那瞳孔,赫然是在撕碎的画后面所露出的……张凤琳的眼睛!

宋琳顿时明白过来:张凤琳,就在这堵墙壁后面,那双眼睛,正死死盯着她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