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石头的诅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弥真在这一瞬,犹如感觉到了灵魂也在坠落。

她一直以为,真当死亡到来那一刻,她也许会感觉到解脱。但是,这一刻,她却发现,她还有着强烈的求生欲。

她不想死。不想消失,不想再也无法看见李隐。

她想活下去!

然而,她的身体被拉出窗户的一瞬,迎接自己的,只有下面黑暗坚硬的地面。坠落的速度非常快,她在那短短一瞬,根本来不及想很多事情。唯一残留在脑海的,仅仅只有一个名字。

李隐!

“咚!”

一声重重的巨响,弥真在这一瞬感觉到了晕眩,身体上很多地方都很痛,但是,她却感觉到一个身体托起着她。继而,是一张熟悉到不知道让她多么魂牵梦萦的身影!

“学……长?”

此时,她还来不及想太多,就感觉到身体被托起来,直朝前面冲去!

他冲过来抱起她的一瞬,脑海中似乎忘却了所有。

明明是没有心的躯壳,明明该是没有感情,明明该是如此的……但是那一瞬,他就是无法坐视着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死去。于是,他就这样扑了过去,将她抱起。

“弥真……”他呼唤起她的名字,刚才坠落的时候,依旧还是让她身体一部分直接撞击到了地面。

然而弥真已经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弥真只感觉到身体周围开始温暖起来,她微微张开双目,却是发现自己盖着一床被子。

自己面前,是一扇拉上了窗帘的窗户。房间内一片黑暗,而一个身影,坐在自己身旁。

“学长?”弥真连忙支撑着身体,这才发现,身上不少地方都被包扎过了,缠绕了绷带。她只感觉到浑身都是汗水,而面前的人,则是立即开口了。

“你醒过来了?”

“真的是你,学长……”弥真顿时喜极而泣,立即拥抱住了眼前的人。她抹着泪水说:“学长你没事就太好了,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他拍了拍弥真的肩膀。他无法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你,继续休息一下吧。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我差点以为学长会死掉。我当时发现了追杀学长的那个鬼的石像,我就扑过去,要把石像打碎,还好,总算是没有死……”

他的手颤动了一下,继而,摸着那伤痕累累的身体,说道:“你不用那么做的。我不会死,我不会死的……”

弥真点点头,说:“是,学长不会死的。你怎么会死呢?你也是亲手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人。学长,告诉我,你没有受伤吧?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就正好跑到那接住我了呢?”

“你先休息吧。”他只是这样淡淡地说:“现在,保存体力是最重要的。目前鬼已经离开了小镇,等你休息完,我们再去寻找叶家吧。”

其实,弥真内心已经产生一个怀疑,那所谓叶家应该是一个掉了门牌号的小镇房屋。的确,一路走来也一些房屋外面,是看不出门牌号的。

无论如何,找不到蒲靡灵的曰记纸,在这个夜幽谷,只有等死。毕竟,这个小镇是进来容易,出去难。而放弃曰记纸,就永远也离不开这整一个异常空间。更没有办法,把弥天给救出来。

在弥真心中,弥天和李隐的重要姓没有谁先谁后的问题。这两个人,都是她在世界上最爱的人。

“不,既然如此,那么快去找吧!”弥真一听鬼已经离开,立即支撑身体走下床,现在是最好机会,哪怕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

“你没事?”

“是,没事的。”弥真说到这就走到窗户前,将窗帘微微拉开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是呈现灰暗,并没有彻底黑暗。

“弥真。”

“嗯?”弥真回过头来,她发现,学长一直都很少叫她的名字。

“谢谢你。还有……以后不要为了我那么拼命了。因为……我不值得。”

他只是这样做出了回答。说完后,他就回过了头去。

弥真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涌起了一阵暖意。刚才那一声“弥真”,让她甘之如饴。就算真是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她也在所不惜了。

叶家,是蒲靡灵明确指示,存放曰记纸的地方。之前,都是很容易就找到的,但是,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纵然耗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却还是一无所获。

当然,小镇的范围很大也是个事实。

对照着手中画的小镇地图,弥真走出房屋,说道:“嗯,我们没有看过的地方,还有这几个。说起来门牌号缺失的房屋比我们预想的更多。”

他也看了看地图,说:“主要还是因为鬼不进入小镇的时间实在太短了。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往往也走不了多少路。”

“其实我们还要考虑一个问题。”弥真指着地图说:“那些门牌号不是叶家的房屋,也需要去看一看。我们不能确定,鬼故意更换掉了门牌号的可能姓。这种迷惑人的陷阱,在我以前经历的血字中,经常遭遇。”

“对,有可能。”他点了点头,回答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们分头找吧。”弥真最后痛定思痛下了决定。现在是鬼不在小镇的关键时刻,如果这时候还聚集在一起行动效率会降低。分开找的话,也许找到的可能更高,而且能够砸碎的石像也会更加多一点。

“这……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就是聚集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战斗力啊。只是,学长你务必小心,天一旦完全暗下来,就立即回到这个地方聚集!”

“好吧。”

弥真此时也很不想和李隐分开,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必须要尽快找到曰记纸,那样就可以知道生路在什么地方。毕竟眼下不是真的执行血字,不会有生路提示出现再杀人这种状况。

准备分离的时候,忽然他说道:“小心,弥真。千万要活下去。”

“李,李隐……”弥真看向他,只感觉,时间在这一刻好似在她生命中定格。

“不要为了我再牺牲了,为了你自己活下去吧。”

说完后,他就转过身离开了。而弥真则是呆呆地站立在原地,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李隐……”

好在她理智还在,知道现在时间很宝贵,根本浪费不得,所以马上迈步朝后走去。她看了看地图,决定先在附近快速搜索一番。

她只希望,不会藏得太隐秘。不然,万一藏在房屋的秘密地下室之类的地方,真是要绝望了。

只要找到曰记纸,就可以知道生路是什么。

“不过……”弥真又开始考虑到一些问题:“这个空间,的确是第十次血字难度的地方吗?仔细想想,曰记纸并没有明确提及是过去五十年十次血字的特殊空间。只是说,在夜幽谷下车。如果是第十次血字,仅仅砸碎掉一些摆放得如此明显的石像就可以让一个鬼消失,难度的平衡上就很难理解了。”

那么,这个夜幽谷又是怎么一回事?除此之外,弥真还发现,这个地方所生活的人,似乎曾经真的在现实世界生活过。这一点不难发现,因为通过一些家具的商标,都可以判断出是现实世界存在的品牌。只是,存在的时间都较为久远,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

如果这个小镇的人,曾经真的在现实世界生活过,为什么这个小镇会到这个空间来?为什么他们一夜间死绝并变成了石头?

这都是公寓的诅咒造成的吗?

还是说,是魔王的影响?

这一切完全是一个谜。无论怎么想,也难以得出结论。弥真最后只能认为,找到蒲靡灵的曰记纸,才可以将一切真相揭开。

看了看手腕的表,距离鬼下一次进入小镇,还有一个小时时间。非常紧迫,现在,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就在这时候,她转过前方的一个拐角处,却是立即停住了步伐!

她睁大双目,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

“这……这是什么?”

只见眼前有一棵大柳树。而那柳树的一根枝条下,竟然悬挂着一个上吊自杀的女人!女人的面部已经完全腐烂,看上去很是骇人!而令人感觉可怕的是,她的下半身,一部分已经变成了石头!

这让弥真完全无法理解。

上吊自杀的女人,一半身体是石头,一半身体则是真正的尸体。难道说,这是一个还在诅咒过程中的鬼吗?

刹那间,吊死的女人腐烂的面孔上,赫然睁开了双目,怨毒地看向眼前的弥真!而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开始犹如荡秋千一般晃了起来,身体,开始动了!

弥真毫不犹豫地回过头,立即飞驰而跑!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小镇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那个女人也很明显死了很久!难道说……死去到一定时间,才会变为石像?还是说,从石像变成鬼?

这个诅咒的规律是什么?到底怎样才是可以离开夜幽谷的生路?

然而,就在这时候,弥真又发现了一件让她感觉到极为恐怖的事情!

她发现,自己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竟然已经化为了石头!而且,还在延续向手掌和旁边的手指蔓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