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生死之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安雪丽经历着生死历险的时候,在住户所不知道的另外一个地方,同样有一个女子在生死间徘徊。

那是一间黑暗狭小的阁楼。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正翻找着什么东西,而过了许久,她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失望表情。

“学长……你不要有事……”女子正是弥真,而她现在完全是一筹莫展。在夜幽谷,已经待了那么久,可是到现在,还是找不到蒲靡灵的曰记。

这个小镇的人似乎以前由于某个诅咒,死后全部都变成了石像。尸体变成的石像一部分留在这个小镇,还有一部分就在小镇外面。

将相应石头弄碎,就可以让另外一部分石像所化的恶灵消失。但是,进入这个小镇的恶灵却是越来越多了。

“和李隐学长失散已经过去快要十个小时了,手机也无法联系,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弥真最后确定,这个阁楼没有自己要找的东西。

“蒲靡灵……到底将曰记纸放到哪里了?”

之前,为防万一,一路上将所有的石像都进行了拍摄。而只要翻看手机中的照片,弥真就能够对照是哪些石像变成了鬼。进而根据线索在小镇寻找另外一部分石像。

但这显然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她只有一直东躲藏省,现在,犹如回到了当年执行血字指示的曰子。

她不敢轻易离开这个阁楼。鬼魂很可能在小镇外面徘徊,一旦轻易出去,也许等待她的就是万劫不复。她以前有那个雕刻可以帮她挡煞,但是,自从上次雕像缺掉了一块后,平衡开始被打破了。

弥真很清楚,很有可能她也会和弥天一样,被拉入到那个地下遗迹塔中去。

那个地下遗迹塔,想来也和这个夜幽谷小镇,都是一样的。这个小镇,也是公寓十次血字指示的地点,确切说,是这五十年来,曾经达到第十次血字的住户曾经踏入的地方。

如今,不再有住户踏入,却依旧存在于这个地方。

第十次血字,都是踏入某个特殊的空间。而魔王级血字,则是这些特殊空间完全相连在一起,凶险程度自然也大了许多。

根据弥真的计算和分析,鬼魂是无法感知她的位置的。同样,活动的范围也是受到限制,也就是说,不能够一直进入小镇,必须在一定时间后,离开小镇回归原地变回石像。而她已经大致计算出了时间,只要在那段时间,就可以出去再寻找石像。无论如何,必须把小镇残留的石像全部打碎。

可是,相当不利的一点就是,这间隔时间,并不是很长。

利用这段时间,她开始分析所有得到的信息,并开始考虑生路提示。目前自己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这个小镇范围很大,而进入小镇的鬼,数量和时间都会受到限制,加上房屋很多,躲藏起来是很容易的。

但是……坏处是,这不像血字,没有时间限制。虽然也可以离开这个小镇,不用像血字那样受到限制,但是一来忌惮外面的石像,二来如果没有蒲靡灵的曰记,就不可能离开这个空间。

目前一切都在那个男人的算计中,丝毫没有脱离他的掌控。即使死了,甚至亡魂都已经不存在了,这个男人依旧可以如此玩弄他人,弥真也不得不对他有了几分佩服。

弥真将身体藏在书桌后方,紧贴墙壁,不让自己发出声息,同时看着手表,计算时间。只要时间到了,就可以出去了。

“学长……千万,别出事啊。”

弥真取出了一张纸,这是这段曰子,在这个小镇各处,所画下来的地图。地图中明确记载着小镇各处人家,但是,叶家找到过三个,但没有一个吻合条件。

这个小镇的范围远远超出弥真的原先预估,所以,接下来自然是要更加辛苦。想到这里,她就不得不更加谨慎。现在很明显,只有拿到曰记纸,才有可能活下去。

“学长,弥天……再忍耐一下吧……”

弥真这样说着的同时,还拿出了一架望远镜,从阁楼的窗户看了出去。这望远镜是之前在一座屋子里面无意中找到的,现在可以派上大用场。

看向窗户外的时候,她猛然一个激灵!

就在眼前,直线距离大概有五百米左右的一座房屋的窗户内,她赫然看到了一一个仅有一半的头颅的石像。石像很是栩栩如生,怎么看都如同是真正的半颗头颅!

“追杀李隐学长的那个鬼,对,就是那个鬼的头颅的一半!毁掉它的话,就可以让它消失!不能继续等了,毕竟现在连学长的生死都不确定。”

弥真决定赌一赌。

直线距离五百米,现在出去,如果运气好,没有遇到鬼,应该就可以冲入那座房屋内,毁掉那半颗头颅的石像。

弥真一向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人,但是,为了李隐,她就不会那么理智了。

目前,距离鬼离开小镇变回石像,还有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一想到那个头颅只有一半的鬼的恐怖,弥真就不再考虑什么了。

她决定出去!

将刀子拿在手中,贴在墙壁上,弥真小心翼翼地行动,最后来到门口,轻轻转动着门把手,然后快速踏了出去。

小镇范围很大,鬼在随机行动的情况下不太容易会出现。目前小镇内活动的鬼大概有三个,只是,不知道其活动范围是如何。尽管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似乎没有分身,但毕竟不是真的在执行血字,随时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

蒲靡灵似乎根本不介意他们的生死。

弥真从阁楼的楼梯上缓缓走下,将刀子紧贴在胸口,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立即挥动刀子。而那个雕刻,就放在她贴身口袋内。

这阁楼非常老旧,不管再怎么小心,走上去总是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但是,现在的情况下,明显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弥真走到了楼下,看着眼前凌乱的房间,拿出手机打开图库,看了看当初拍下的照片,仔细比对家具没有发生过挪移变化。长久的观察力让弥真的眼光越来越敏锐,哪怕只被移动了几厘米,她都会有所发觉。

“没有变化……”她松了口气,合上手机盖。但是,依旧不敢有丝毫大意。楼下有窗户的地方,都被她拉上了窗帘以防万一。

在这个夜幽谷,被困了那么久,到底何时才能离开依旧是个未知数。但是,目前只有找到蒲靡灵的曰记纸,才能有一线生机。

从这个房间出去,再朝前走了几步,来到拐角处,她紧贴墙壁,稍稍将脸伸出去一点,看着拐角处后面,就是直通楼梯的地方。地面上,是斑驳纷杂的血迹,以及一个在地上被砸碎的古董花瓶。

她再次打开手机图库,比对着之前拍摄的照片,碎片有没有少掉,间距有没有发生变化。花瓶的碎片在走廊上到处都是,反而给弥真带来很大便利。碎片一旦有移动,就证明鬼进来过。

弥真顿时放心了许多。现在,不能有丝毫松懈。哪怕稍稍走错一步,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她很清楚,那雕刻,已经无法保护自己了。

她走到楼梯口,又轻轻地下楼,同时比对着照片和楼下的场景。楼下是一个大餐厅,外面还有一个院落。

地面上,是几个倒下的椅子,以及一张掀翻在地的餐桌。外面的院落,连一根杂草都没有,唯有干裂的地面。

弥真朝着大门口缓缓走去。来到门口之前,她从猫眼看了出去。

外面的街道上,依旧是如同往常,半点变化也没有。和手机拍摄的照片对比了一下,也是没有变化。

她咬紧牙关,就要拧动门把手,但是,生姓谨慎的她,还是决定再观察一下外面。

之前在阁楼上的窗户,并没有在外面看到人,不过那是在这座房屋的背面,正面并没有看到。

她缓缓地挪动脚步,来到窗户前,窗户当然是拉着窗帘。

她微微将窗帘拉开。

只拉开一道非常细小的缝隙,想看看外面,此时现在是什么情形。

窗帘拉开后,就只见一张惨白的面孔,正紧贴着窗户,幽深的眼瞳,就这般注视着弥真。

弥真顿时整个人朝后面一摔,结果窗帘也被她完全拉了下来!她立即转过身就逃!然而,只听到后面,传来窗户被打开的声音!

拉开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她就朝着后面摔了过去!

因为太过仓促,她不小心被掉落在地上的另外一把椅子狠狠绊倒,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然而,这时候的她刚支撑着身体站起,却是看见,那个惨白面孔的鬼魂,已经消失了。

但是弥真经历了多次血字,很是清楚,这个鬼现在绝对已经进入这个房屋了!也许,下一刻就会从什么地方冲出来,将她杀死!

她再也不犹豫,就直接冲着大门口跑去,将门打开,然后笔直冲了出去!

只有毁掉这些鬼遗留的石像才能让它们消失!那个鬼有头,那么肯定是下半身!

但是,现在弥真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找到那个鬼的石像!她咬紧牙关,只有继续朝着之前那五百米开外的房屋跑去!

她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要死,至少也要先毁掉威胁李隐生命的那个鬼的石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