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弥天写的结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这是……”

那三颗森白的骷髅头,就那样堆积在树下,看起来明显是死了许多岁月。每个人看到骷髅头的瞬间,都是立即确定,这就是蓝冬美和星辉在最后一曰来过的地方!

“喂喂,绕开这吧!”林雪倩头一个说道:“你们该知道这有多危险啊?当时,蓝冬美本人没有偏离多远就进入树林,然后她就……我们,我们绕开吧,尽可能绕远一点再进入树林吧!”

“我也赞同!”存在感薄弱的邱希凡也是立即出声支持林雪倩:“离太近的话,我们可能也会遭遇一样的事情啊。”

“知道了。”星辰并没有出言反对,他朝向旁边蔓延的树林看去,随即迈动步伐,其他人迅速跟紧星辰,丝毫不敢掉队。现在,大家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以星辰为首。毕竟这个男人在他们当中显得最为镇定自若,就算是郎智善,虽然身为警察但毕竟是首次执行血字,加上被杀了两次,他现在走路时双腿也是会止不住颤抖。唯一毫无变化的,只有星辰了。加上他执行血字次数最多,以他为首,大家心中也较为认可。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小说剧情最为熟悉的人,自然莫过于星辰。其他人都没有时间将小说巨细无遗地彻底读一遍。所以,星辰是最了解小说中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

绕了大概有数百米距离,一行人重新进入了树林。因为暂时目的地是北峰,所以偏离了这些距离,问题也不是很大。只希望,在这个位置,不会再遭遇和蓝冬美相同的情况。

然而,只是走了不到二十米,林雪倩又是走不下去了。小说的剧情对她的影响太大,导致她直到现在,还在回想着那令蓝冬美近乎崩溃的魔音。

因为没有真的听到,只是看描述,就反而会令想象本身不断地膨胀,到最后,单单想象就足以让人恐惧不已。毕竟未知是最大的恐怖。

“我,我们换个地方走吧?”林雪倩不断后退,面色越来越难看,语无伦次地说:“这,这个地方太危险了,我们,我们走这个地方的话,会死的,会死的啊……”

“这里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星辰看向林雪倩,继续说:“或者你就祈祷圣曰之主保佑你吧,你不是信仰圣曰教的吗?或许你祈祷一遍,就可以超越肉身,不死不灭了。”

“我,我也感觉继续走下去不太妥当。”邱希凡这时候也是打了退堂鼓:“我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至于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反应。

“随便你们。”星辰看着逐渐站到一起的邱希凡和林雪倩,说道:“我也不强求。你们如果想走别的路,那就随你们吧。”

“喂!”郎智善听到星辰这句话,连忙出声阻挠道:“你怎么可以那么说?我说,你们考虑清楚,离开集体掉队,只有你们两个的话,危险有多大?跟着我们一起走,能够把情报带到明天告诉大家的人就会多出一个!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情报,只要有一个人可以顺利到达祭司广场,尝试是否可以在那离开朴夏山,那么我们就有救了!”

“可是……”林雪倩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郎智善接下来冰冷的目光投射而来,吓得她一下不敢继续说话了。

“虽然如此……可是,”邱希凡忽然接口道:“真的一定可以从祭祀广场那离开朴夏山吗?蓝冬美是否成功,也并不得而知啊!小说最后,只是说她几乎看到了这座山的外围边缘,即将要和儿子一起逃出去的刹那,小说就戛然而止了。谁也不知道后来她是不是被鬼杀死了啊。当然我承认,她那段路的确是遭遇的鬼比较少……”

“我想,作者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星辰却是说出了一番有些意外的话:“小说中多次详细描写蓝冬美和星辉二人的母子感情,都描写得比较真挚感人,作者明显是一个很有感情的人,既然如此,他应该会在结局的时候,给这对母子留下一条生路。”

“感情?”郎智善倒是没有从这点去思考过,仔细想想,小说本身,的确有不少地方,描写感情的地方的确不少。但是,这也不能认为作者就不会安排悲剧结局。不,应当说开放式结局,就是作者不忍心写死对方,但是也没有打算写大团圆结局,在这一矛盾心态下的一种折中的写法吧。

其实,关键在于,已经超出了小说剧情部分的地方,会不会有鬼,真的还能够被原作者所控制吗?开放式结局,其实也就是意味着作者自己也不知道结局会如何发展!

一切,只能看这个世界是以什么为基础形成的。

“好吧,”邱希凡最后也做出了让步:“那,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