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祭祀广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星辰和微生凉二人,在铁路隧道内疾步飞奔,尽管体力已经到了耗尽的边缘,但为求生而产生的意志力还是驱使二人继续朝前跑去!

虽然始终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可是却知道一旦停下,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不知道跑了多久,二人终于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力气也没有了,身体靠在墙壁上不断喘着粗气,浑身几乎已经被汗水浸湿,而用荧光手表看向后方,则是空空如也。

“好,好像没有追来……”微生凉抹了一把从额头滴落的汗水,说:“我,我跑不动了,就算鬼现在出来我也不跑了……”

星辰看上去状态也是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坐在铁轨上,不断地拭去汗水的同时,眼神满是警惕地观察四周,用荧光手表照了照四方,却都是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们……难道要死在这,然后明天再轮回吗?”微生凉却是摇摇头说:“我,我不要啊,我宁可就这样死了算了,我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受不了了!”

“别说话。”星辰走近微生凉,继续取出运动饮料递给他,说:“快点,补充一点水分!我们随时有可能需要继续逃!”

接着,他自己也是打开一瓶运动饮料喝了起来。

微生凉接过饮料,也只有拧开瓶盖灌了下去。不过,喝得太急,呛得咳嗽了起来。星辰连忙捂住他的嘴巴,不让咳嗽声音传出来,低声道:“喂,声音轻一点啊!”

一片寂静的隧道内,此时二人被一种压抑的气氛所包围着。

二人喝完饮料后,星辰又拿荧光表照了照,同时捂住微生凉的嘴巴,防止他看到什么后发出惊叫声。

“是这里……还是……”

可是,一切都很正常,什么异常也没有。

然而,当他最后照到后方某个地方的时候,星辰却是赫然瞪大了双目,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里!

微生凉,赫然倒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漓,皮肤被彻底地剥掉!

星辰的手一颤,他现在捂住的,是谁的嘴?

头,缓缓转了过去,接着一个黑影冲到眼前,紧接着就陷入了黑暗……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星辰再度睁开眼睛,脚踏实地的时候,正是在树林内,重新回到了一天最初之时,红月刚出现的时候。郎智善,封煜显,林血倩,邱希凡,微生凉都还在。

“啊!”郎智善刚清醒过来,就将手上的包扔出很远,他刚才就是差点死在这个包里面!

“快走!”星辰一声大喊下,没有人再有丝毫犹豫,都是健步如飞地朝着旁边树林奔去,没有人敢去前面的小木屋!

重新活过来后,体力也是彻底恢复了,所以大家才可以在体力最佳的情况下奔跑。跑了很久后,才停下来的众人,每个人都是目光惶然至极!

“我,我刚才,身体被撕裂开……”林雪倩抓着自己的脸颊,声音颤抖着说:“我,我看见自己的内脏……”

“别说了!”封煜显怒吼道:“你搞清楚状况!”

“大家都冷静!”郎智善看向在场诸人问:“有谁,想办法拿到了地形图吗?这个山的地形图?”

每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面面相觑。

很显然,还是一无所获。

“罢了。”郎智善摇摇头说:“我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还是去找蓝冬美!只有找到她,我们或许还能有一条生路!”

“去找蓝冬美?”

这是所有人脑海中立即冒出的一个念头来。去救女疯子,已经没有人敢做了,毕竟刚才那刻骨铭心的恐怖记忆,绝对令人望而却步。仔细想来,其实去找蓝冬美才是最好的办法!

“对,”郎智善一拍脑袋说:“一开始,就该那么做的!蓝冬美,她有庄老伯画给她的地形图啊!那么,第三曰,蓝冬美她是……她是在做什么?”

“我记得没错,是通过隧道进入了东南方向的峡谷。”最为熟知剧情的星辰回答道:“我和微生凉,之前都死在了那个隧道里面。”

“喂,”林雪倩捂住耳朵歇斯底里地说:“不是说了说‘退出’吗?听起来太吓人了吧,这个说法!”

不过没有人理会她。每个人都是打开手机,翻到蓝冬美第三曰的经历,开始详细看了起来。

每个人走的时候一边警惕四周,一边仔细看着剧情,毕竟刚才是一目十行地速读,很容易遗漏一些关键剧情。现在则是仔仔细细地看,毕竟这部小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极为重要的信息。

“上午绝对不要去找蓝冬美!”郎智善断然地说:“那个隧道后面,再走一段路,就会到达东南峡谷。那个地方……太危险了!”

“是,是啊……”星辰也是赞同道:“从小说来看,是个危险姓高到难以想象的地方,蓝冬美也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主角都差点死去的地方,我们要是去的话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了。要到下午她逃出那里才能去找她。”

“那……上午我们怎么办?”封煜显这时候提出了一个大家必须立即面对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能够活到去见蓝冬美那时候才行吧?”

朴夏山,这个已经变成楚弥天小说舞台的地方,此时已经如同魔境。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没有办法安全。

而小说中,蓝冬美也在一些少数地方度过安全的时间,但都是时间很短暂。例如第四曰她所待的湖泊旁。但是这些地方,且不去说很难确定具体方位,即使真找到了也是治标不治本。如此一来,能够做的,唯有结合蓝冬美本人的行动,进一步确定位置了。同时,大家也清醒认识到,除非是没有出现鬼,否则不能以蓝冬美死没死为标准确定是否安全,毕竟,蓝冬美是主角!主角光环是无法适用于住户身上的。

“现在这个时间段的话……”继续翻了翻后面的内容,每个人都是皱眉不已。

要找到完全安全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

“我在想,试试最后一曰的走法吧!”星辰拿着手机屏幕,指着小说最后一行道:“毕竟是小说的最后,作者也很可能会安排一个美好的结局,只是没有明确写出来而是以开放式结局表现。”

“你的意思是要经过祭祀广场?”郎智善也是张大了嘴巴说:“那,那个地方也许可以离开,但是你也知道很危险啊,我们也可以去找其他路线吧。祭祀广场能否安然离开,完全无法证明啊。”

“目前,还是赌一赌吧。如果失败了,明天我们再去寻找蓝冬美,反正明天要找到她要方便很多,只要找到那个湖泊就可以见到她,她可是会在湖泊停留四个小时呢!那样,找到她的可能和风险也小得多。”

“就算是那样……”

“你真的决定了?”

“我认为星辰的说法可以去试试看啊。”

大家开始争论起来,最后,都开始达成一致。祭祀广场是蓝冬美带着星辉在最后一刻,几乎要离开红月镇的地方。地点位于朴夏山的东偏北地带。这一点在小说最后有说明过。

“去祭祀广场的话……只能按照蓝冬美的路线走了。”

最后一曰蓝冬美的路线,依旧是叙述得比较模糊。但是如果按照指南针去找的话,或许可以找到。当然,可否顺利到达那祭祀广场,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要知道,蓝冬美可以顺利到达,不代表他们也可以顺利到达!

但是,现在显然没有别的选择了。

“走吧!”

最终,大家一致决定,去小说原文最后提及的祭祀广场,看是否可以离开朴夏山!这等于是最后一曰到来以前的一次演习。

拿着指南针,开始朝树林外围走去,每个人都是紧紧靠着彼此,不敢有丝毫分离。而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够让他们吓得魂不附体。

在一直朝着东北方向前进的时候,根据小说原文,蓝冬美在最后一曰,是先从红月镇出发,带着星辉,沿着北方走,然后到达了一座山峰后,再朝东走。

而在这过程中,自然也是凶险重重。所以,没有一个人,敢有丝毫大意的心态。

“我说,接下来……”这时候,六人中最被人无视的邱希凡终于说了一句话:“我们该去哪里?”

“哪里?”郎智善拿着手机说:“如你所看到的,去北面的山峰处啊。那是去祭祀广场最近的地方。从那山峰,再朝东面走,就能到达祭祀广场了。而且那座山峰也是很不错的参照物,可以防止我们迷失方向。”

“不过……”星辰看着手机的内容,说:“这段路虽然是蓝冬美摸索而出,但也走得极为艰辛。我们是无法确切地按照蓝冬美的路线去走了。好在那山峰确实是好的参照物,但愿我们可以走到那吧,安全地……”

“听好。”郎智善咳嗽了声,清了清嗓子,说:“只要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朴夏山,明天就要告诉大家这件事情。我们目前需要的,就是情报,情报!”

于是,大家就开始迈步,朝向北面前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