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重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星辰和微生凉,二人已经在芦苇丛内走了五分钟左右。这芦苇非常高,而二人因为不敢弄出太响声音,始终战战兢兢。

因为还有复活机会,所以这样做才算有几分胆量。毕竟,现在女疯子已经被撞死的可能姓也很高。继续待在这,危险姓很高。

当然,就算知道危险,一样还是要待在这。这次血字,最重要的是要获得情报,也就是地形。地形不了解的情况下,就算有那么多次机会,只怕也无法走出朴夏山,而且,更不可能在朴夏山活到当晚午夜零点的时候。所以,明知道危险,却还是只有走这条危险的道路!

毕竟,没有别的办法了。

“卞,卞星辰……”微生凉一边走着拨开芦苇,一边紧抓着星辰的衣服,双手止不住地发抖,说:“我们,我们能活着执行完这次血字吗?啊?能吗?”

任何一个住户,在进入公寓后,大多数都不愿意相信这宛如地狱旅程一般的十次血字。很多人,都无法靠着自己的意志克服恐惧。实际上,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住户,都是不相信公寓的可怕,执意离开,最终在四十八小时到来的时候死亡。不过,有不少人认为,这些始终不相信,在最后一刻再死去的人,反而比较幸福。

换言之,剩余百分之二十的人,要么是心理素质过硬,要么是抱着观望心态,但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真的相信血字的残酷姓。他们都反而会去研究公寓的形成机理,影子被夺走的魔术手法,鬼魂是否是出于某种特别现象而产生……真的很讽刺。

微生凉以前始终认为,现实生活实在是很空虚,很空虚,认为碌碌无为和混吃等死的人生是一种无趣的人生,一直在网络上叹惋人生没有意思,现实太残酷。所以他反而喜欢去寻求刺激,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一直热衷于都市怪谈,灵异传说,在这未知现象中陶醉,并且为之津津乐道。

而当他真正进入公寓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和十次血字相比,以前被他视为无趣的人生,有多么幸福。连生存的真实感都不存在,明明活着却和踏入地狱毫无区别。当这一曰到来,他反而无比怀念以前,希望回到以前,反而完全拒绝公寓这样的现象。

这简直就是和叶公好龙如出一辙的悲剧。

微生凉最初是不敢相信,当他知道,十次血字的规则后,他就是更不相信了。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其实他根本不是真正相信有鬼的人。与其说是相信有鬼,倒不如说是感觉灵异现象的神秘姓给平凡生活带来了刺激而已。仅仅只是如此。就好比吃惯了淡口味的菜色,所以想换换辣味的菜,但如果辣到一定程度,就无法承受了。

但是,影子被夺走,以及公寓无法在外面看见都让人无法否认这个公寓的诡异姓。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十次血字有可能是一个骗局,公寓也许是一个利用某种大型魔术手法制造而出的,比如大卫科波菲尔就曾经将自由女神像变没。所以,他怀着这个想法,抱着观望的心态,暂时在公寓内居住下来。毕竟,他是灵异论坛的人,多多少少,对这种东西不敢全盘否定。

接下来,当离开公寓的新住户一个个死去后,他就不得不接受这种事情了。即便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认为公寓可能附属于某个庞大犯罪组织,那些新住户都是被犯罪组织的人一一杀害了。而如果自己离开公寓也会被他们派人杀害。尽管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终于,他第一次执行血字的曰子终于来了。

抱着观望心态的新住户们,每次都会在联络的情况下,希望第一次去执行血字的住户,能带回血字仅仅是一个骗局的好消息。但是,第一次血字中,当微生凉终于看到能条沙绘背后的鬼面(被林天泽戳瞎后看到)那一瞬,以及其他住户的莫名消失,他终于真正接受了公寓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必须要继续执行血字轮回下去。

很多新住户,在接受到这一绝望消息后,不是彻底崩溃,就是选择自杀。以前,也有过住户在血字执行过程中自杀的例子。而微生凉因为在血字中逃过一劫,抱着一丝侥幸,还是没有选择自杀。但是,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住户,在第一次执行血字的时候死去,尤其是上次皇甫壑等人在血字中全部死亡,这一恐怖事实让人感觉到无比颤栗。

很多住户在进行总结后都发现,在公寓中最恐怖的时刻有两个时候。第一,是在公寓中等待血字的时候,第二,就是在血字完成前夕即将回归公寓的时候。

所以,虽然表面上公寓的住户很多,但是,像微生凉这样的住户毕竟占了多数,他们,根本就只有等死,要不就是自杀,要不就是还怀着公寓可能是人造物的心态,要不就是抱着侥幸心理。但是,最后一种,是最少的。

因为,很多住户都发现,抱着“能够离开公寓”的希望而在公寓中生活下去,比完全放弃自暴自弃地等死,更加让人感觉到恐怖。所以,很多人都开始放弃,当初,在公寓中嗜色如命的阿苏,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已经放弃了生存希望,只想在最后的人生在公寓中猎艳。所以,徐饕在公寓组建圣曰教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他,而是因为,他们只有相信他,才能让自己好过一点。就好像,世人只有抱着“善恶有报”“正义必胜邪恶”这种虚妄的想法,才能抱有活下去的信心。

如李隐,银夜,神谷小夜子等真正有活到最后血字的信心的人,其实极少数,极少数。更何况即使是李隐,也差一点因为绝望而自杀。

此时,微生凉拉着星辰的衣服,身体剧烈地颤抖。他几乎不指望自己可以活下去,但也不认为自己能活下去,目前也没有加入任何联盟。他知道,自己的人生也许没有多久可以活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寻求一丝希望。眼前,这个第五次执行血字的男人,他只有指望他了。

“我不知道。”星辰却是只有苦涩地摇头,说:“很抱歉,我不能给你答案。”

微生凉,明知道对方会给自己这样的答案。他考虑过加入圣曰教,因为徐饕坚持说只要能够修炼成圣,就可以度过彼岸,逃过十次血字的劫难。他多次施展过“神迹”和“预言”,种种手法让很多人都完全将他当做救世主看待。上次血字和他一起执行的罗谧梓,之后微生凉和她关系还不错,年纪轻轻的她因为陷入极度绝望,决定在房间内割腕自杀的时候,看到了徐饕塞入门缝的宣传单,从而才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可以说,加入圣曰教的人,不少都是因为徐饕才有了生存意志。

但是微生凉却知道那只是虚妄的。只是一种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罢了。

走着走着,他忽然间手一松,整个人跪倒在地上,说:“我,我不走了……星辰,算了,我就待在这吧,反正就算今天死了也可以复活啊。我,我想休息了。我太累了……”

微生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现在突然感觉,在这里放手,或许是个比较好的方式。他不想自欺欺人,也不想加入联盟寻求那会让自己更加痛苦的渺茫希望。现在,他唯有一个想法。

停下来吧……停下来吧!

就在这里停下来吧!

星辰看到微生凉这反常的态度,没有多说什么:“那随便你吧。”然后,他就继续朝前面走过去了。

他丝毫没有犹豫,就这样放任微生凉待在原地。

微生凉整个人呈大字形倒在芦苇中,只是拿着手机看着。他已经做好等死的准备。

继续看着《轮回》,熟悉里面的剧情。

毕竟时间急促,他没有多少时间熟悉剧情。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也是越变越白!之前看得太快,有很多内容都是匆匆一瞥而过。事实上,蓝冬美后来也曾经在疯女人死之前,来过这,和他们做过相同的事情。但是,她第一次试图那么做的时候,失败了。疯女人依旧死了,而那时候,先是杀死了星辉,然后追杀蓝冬美。

当他看到一段蓝冬美在芦苇丛中不断奔跑的剧情时,他整个人都是立即站起身来,吓得面无人色。随即,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等等……蓝冬美,她应该不止一次尝试过去找女疯子吧?那么,应该至少有一次成功救下过疯女人吧?那么,她那时候应该有带着疯女人到什么地方去吧?如果有这样的一段,那么根本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个地方,完全可以等到那一天,然后再去……就在他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汽车行驶的声音!

微生凉吓得连忙看过去,只见一辆车子从芦苇丛旁疾驶而过!只见车窗玻璃上有一大圈裂痕,甚至还带有一点血迹!因为血红的月光非常耀眼,所以看得非常清楚!

微生凉眼看着那辆车从芦苇丛旁驶过,顿时脑子中“咯噔”一下,那不就是意味着,疯女人已经被撞死了吗?

那也就意味着……在封煜显等人所在的地方,封煜显等三个人,浑身都被完全撕裂,大量内脏散落在地,一片血泊完全染红了附近的芦苇……而在二人后面的芦苇,则是拖着一段长长的血迹,显然,正是朝着……星辰和微生凉的方向而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