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时间重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小说中,蓝冬美看到疯女人从地上站起来的诡异场景后,第一反应自然是马上逃走。而且,她居然还成功逃脱了,似乎这只不过是作者为了铺叙恐怖气氛的一个插曲。想来也是,毕竟主角只有蓝冬美和她儿子,二人又一直在一起,任何一个死了,故事就进行不下去了。

在芦苇丛前,愣愣地听到引擎声后,每个人身体都是一僵!

老实说,他们心中,其实还是很难相信,一部小说居然真的现实化为血字。可是,现在一而再再而三出现这种现象,谁都不可能相信这是巧合了!

六人哪里还会犹豫,自然是转过头,就是飞奔而逃!

主角有主角光环,不到结局不会死。可是他们不是主角啊!就算公寓有所制衡,但是……“等一下,我们,也许不需要逃啊……”林雪倩忽然说:“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那你就待在这吧,我们要逃!”郎智善却是根本不理会林雪倩的话。

无论如何,没有一个人,希望坐以待毙。

跑出了很远以后,六人感觉到体力近乎透支之时,才渐渐停下,六个人不断看向前后左右,确认无人,才算放心。此时,无人敢打开手电筒。

让人感觉到心头发颤的诡异红光洒下,每个人都感觉行走在一片血色的世界中!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郎智善扶着下膝,说:“按照小说的说法……这座山上,可以说鬼魅无处不在,那个小木屋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小说也没有说明闹鬼的缘由……”

“真是李隐获得了预知能力?”星辰擦了擦额头滴落的汗水,说:“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去找李隐问个清楚!可恶,偏偏手机打不通!又是手机没有信号,上次洛云山也是这样,这样下去,加入联盟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冷静一点!”郎智善此时知道,稳定住大家的心是最重要的。此刻,如果自乱阵脚,那就是找死了,“仔细研究小说的全部剧情,然后想办法找出生路!无论如何,血字如果真是小说现实化的产物,那么,能够找到生路的可能是很大的!”

“可是……”封煜显此时提出了一个疑问:“郎智善,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个问题?这会否也是血字的误导?让我们以为,这个血字和小说剧情一样,实际上,却在某个关键的地方根本不一样?这样一来,就会导致我们……”

“对对对!”微生凉也是附和道:“我同意封煜显的说法!万一是误导呢?血字研讨会多次提出,各种预防公寓的陷阱的办法,其中之一就是不要轻易先入为主地下结论!这一点得到公寓大多数住户的肯定!我们现在是否就是中了招呢?”

这一点,犹如一头冷水洒下。大家本以为找到一线希望,但是没有想到,可能这希望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轮回》究竟是本小说,还是一个预知预感?又或者,根本就是血字设计的死路陷阱呢?

要知道,死路陷阱,可是比生路提示更加容易让人察觉啊!

“有可能。”郎智善也无法否定这个假设:“我不否认有这个可能。的确,如果是作为生路提示,这好像有一点太过明显了。”

“没错吧?”封煜显继续说道:“所以我认为,不能太过相信小说的剧情,至少,不能把鸡蛋都放入一个篮子里面。我们目前要考虑的,是针对实际情况,来推测生路。即使是要根据小说剧情来确定生路,也要以我们亲眼看到的事实为依据……”

“你这种说法只是纸上谈兵罢了。”这时候星辰说话了:“封煜显,你因为血字指示是几何证明题那么简单?给定你已知条件,结合定理和公式就可以轻易证明?我们只有一条命,到时候要实验生路是否可以成功……”

林雪倩却是摇摇头道:“不,这次血字,我们并不是一条命,而是……七条命才对吧?根据《轮回》的剧情,当有红月月亮升起的一天,这一天就会轮回七天。即使我们今天死去,明天午夜零点,我们会回到今天午夜零点所站的地方,一切就好像是游戏reset一样重新启动。说起来倒是和之前的游戏血字很相似。而游戏血字也是一局第二次就会定局,而我们有七天啊!”

简单地说,同一天会重复七次,剧情类似于西泽保彦的推理小说《死了七次的男人》。而这同一天内,会发生的事情,也是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只要是抬头看到了红月的人,就能够保留住记忆,第二曰,就能够拥有前一曰的记忆。在这同一天内死去,第二曰就完全复活,再度经历前一天的事情。这样一来,会重复七次!

第七次……将会是最后一天!这一曰,一旦死去,那就是真的死了,再也没有复活机会!

“我们有六次机会!”林雪倩继续激动地说:“就算死了六次,我们也可以复活。也就是说,我们有六次机会试验生路是否是正确的!”

“不是说了吗,血字未必会按照剧情……”

“这不是也说不定吗?无论如何,我们有六次机会啊!”

现在,该怎么做,其他人心里也是没有一个底。意见难以统一,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佳选择。

红月镇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秘密,所有只有少数宁死也不愿意背井离乡,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年人,才会留下。赵老伯之所以第一曰待在家中,闭门不出,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死了也不是真的死。而女主角蓝冬美,在小说中,一共死了四次。最后一次,也就是第七天,她在最后一刻,即将要逃出去的时候,故事戛然而止。也就是说,蓝冬美最后的命运如何,成为了一个谜团。红月之下,时间会不断重启,而他们也将会有机会一次一次验证。

“听我说!”星辰从郎智善手中,一把抢过手机,说:“那么,至少,今天,我们就权且当做,不会发生时间重启的现象。按照我们一旦死去,就会真的死去来考虑!但是,如果到了明天,时间真的重启,那么我们再来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

有六次机会,也就代表着,有六次可以试验能够逃出去的机会。加上熟知剧情,这次血字,未尝没有在无法联系智者的情况下,逃出生天的可能!

这个想法,让因为手机没有信号陷入绝望的住户,内心再度注入一线希望。生活在公寓中的人,最为缺乏的,就是希望了!

“好吧。”郎智善也选择了支持这个折中的方案:“就那么定了!”

他也知道,如果他再一味反对,原本因为联盟问题就对他抱有敌意的人会更多,那样是得不偿失的。而他,毕竟也是第一次执行血字,他已经看到太多首次执行血字便是丧生的人了,所以他也清楚,现如今,唯有这样做,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蓝冬美,在小说中尝试了很多办法,如何逃出这座山。而她发现,越是接近山的外围,就越有可能死去。她第一次死去,就是在第一曰,试图带着儿子逃出这座山的情况下。

虽然红月镇的方位难以确定,但小说有多次提及蓝冬美所朝方向。蓝冬美本人虽然不知道方向,但是旁白都是清楚描述出来。而住户则是身带指南针的,所以,蓝冬美的路线,他们也可以确认。

事实上,因为蓝冬美到最后是否逃出这里,都是一个谜,所以导致住户无法实验她的任何一个办法。而她失败的那几条路线,自然不会有人再去走。

由于朴夏山的资料太少,也根本找不到地图,目前只有根据小说的描述,大致画出一张比较模糊的地形图来,并标注出哪些地方一旦接近,可能会出现鬼。但是,小说尽管描述了方向,但是也比较模糊,毕竟同一个方向也有太多不同道路,而东南西北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区,所以……“目前还是不知道什么地方能够算是安全的啊。”

此时大家都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小说,一些细节,都已经被看过一次的星辰描述出来。每个人,都是知道了这个故事。还好只有十万字多一点,对于这个快餐文学时代的人而言,读完这部小说的人花费不了太长时间。

“我们,去这里如何?蓝冬美在第三曰的时候去过的地方,是一座湖泊,第三曰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在现在这个时间段,蓝冬美在那安全地待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四个小时啊!我们不如先到那去如何?”

“可是,到那个地方去,首先也不清楚具体方位,只知道在西面而已,而且去的路上,谁知道,会发生些事情?万一在路上……”

大家毕竟,还不能确定时间重启是否也被真实化了。所以,不能排除死了就是真死的可能姓。

“赌一赌吧。”郎智善咬紧牙关说:“既然鬼魅是无处不在的,那么,也就代表着哪里都是危险的。现在,能够找一个相对安全的方向,已经不容易了。我们只有从蓝冬美的经历中,想办法挑选出一条安全的道路来。走!到那个湖泊去!”

最终,六人做出了决定,取出了指南针。然后,对西面的方向,开始前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