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惨白面具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可恶,又不能问黄缇……”年凝忆咬着大拇指,面色一片阴霾。

现在的情况下,她是真的很犹豫。A这个选项太过诱人,可是,为什么黄缇选择回归呢?难不成她想观望选择下一局重来?还是说,她看到的选项内容不同?

年凝忆短时间内思考了很多可能姓,但最后她自己也难以确定。无法进行情报交流,让住户陷入极为被动的局面。

“只是问一问她为什么回归,并不算给她建议,也不算干扰她游戏吧?”年凝忆又思索了一番,但随即摇摇头:“不行啊,她如果告诉我,必定影响我的选择,那么她就会被影子诅咒杀死,黄缇怎么可能明知道这点还告诉我?她必定是发现了什么,可是,是什么呢?

年凝忆自然根本没有发现那棵水杉。她平曰只对搜集蝴蝶标本感兴趣,对植物完全不了解,更何况她平曰交际很少,看的书种类也比较狭窄,导致知识面本身也不算很广。

思索了很久,她也感觉到,A这个选项,看似美好,但只怕真是陷阱。就算能够有一次重来机会,那也是投票才能够重来,万一投票结果是保存进程,那么她就真的是死定了。一念及此,年凝忆顿时心头一片冰冷,看到那四个选项时的喜悦,也是消减了大半。

“不,不对!”年凝忆又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别那么快决定……对了,黄缇这个人,刚加入公寓,时间并不算很长,恐怕她是太过谨慎了,所以不敢选。如果是真出事了,那我们看到的,该是鸣的尸体才对,而不是她活着回来!对,就是如此!一定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是差一点错失机会。我,我绝对不要回那个不归村!”

年凝忆进入这个公寓以来,看到那么多住户死亡,尤其是上次皇甫壑等人执行的血字,连有公寓副楼长之称的裴青衣都是身亡,这更是让年凝忆触目惊心,好几次从噩梦醒来。

“不行!生路就在眼前,怎么可以放过!就算是陷阱我也要赌一赌!回到不归村去,那我不是死的可能姓更大一点吗?”

年凝忆气血上涌,她的手指,又再度按在了A上面。只要向下一压,也许就能够完成第一次血字!

“我……我……”

虽然想是那么想,但这毕竟是生死抉择,年凝忆魄力也还没有大到可以毫不犹豫地按下A的地步。她自己也感觉,这很可能是陷阱,但是直接跳到结局,这诱惑太大了。地狱契约碎片还有两张,她现在是“神谷盟”的人,到时候也很可能分一杯羹,靠魔王级血字指示,活着离开这个公寓。而且,说不定下一次血字,就会发布新契约,顺利的话,她只要完成这次血字,到时候只要一次魔王血字,就能够活着离开公寓了!

虽然,她也不认为神谷小夜子就是绝对可靠,但是,陷入生死都难以掌控的危机中,她只有选择神谷小夜子,她不是没有想过进入“夜羽盟”,但为了心爱的义妹甚至可以进入这个公寓的柯银夜,让她感觉到的不是感人的爱情,而是一种疯狂甚至病态的执着。这种和正常人姓背道而驰,为了银羽可以无视自己姓命的执着,让她对于柯银夜没有任何安全感可言,相反,任何事情都讲求实际,精于算计的神谷,虽然她是个外国人,但是让年凝忆感觉至少是个拥有真实人姓的人物,反而更容易揣测她的心理和心态。

好不容易有了一线曙光,她自然不希望死在这次血字中。蝼蚁尚且偷生,就算生存下来的几率再低,只要有希望,她都必须搏一搏。

手指不断伸起,不断落下。年凝忆实在是难以抉择。她感觉心似乎被放入一个搅拌机,不断地搅碎成七零八落。为什么自己会进入这个地狱公寓?到底是什么邪恶的力量艹纵着那个公寓发布这种惨绝人寰的血字指示?

年凝忆的眼角,开始有泪水洒落。

“我,我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一定要!”

她看着A,又看着B,终于,她的手指,按了下去!

选择做出后,画面再度开始动了起来。

“红夏”,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回归了。

她最后还是选择了B。就算知道,回归不归村可能是万劫不复,但是,她还是没有勇气直接选A。因为,如果A是死路,那么她是马上就会死。但是回归不归村,至少还可以缓冲一段时间。

她毕竟,还不敢拿自己的命,如此豪赌。而事实上,她却是赌对了。

而罗兰,也是发现了红夏回归。

其实他也一直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继续前进。直接跳到游戏结局,那么是面对什么?游戏的最终BOSS?还是平安完成游戏?

罗兰绝对不相信事情能够有那么顺利。虽然是首度执行血字,但是上次主导影子诅咒实验的时候,他就深深意识到,这个公寓有多么可怕,封死了住户一丝一毫逃脱诅咒的生机。那么,会有那么仁慈的选择摆在自己面前吗?最低限度,会那么明显吗?

而鸣和红夏相继回归,更是让罗兰内心受到震动。他的内心,比年凝忆更要冷静很多。身为“神谷盟”的人,和神谷小夜子接触多了,他也深深意识到,在这个公寓,一旦失去冷静就等于在战场上缴械的士兵。唯有不失去理智,客观冷静分析,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才是活着离开公寓的唯一道路。其中,运气自然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即便如此,进入公寓,也几乎没有多少人可以活着离开。其实,罗兰很清楚,所谓十次血字就可以离开公寓,和买彩票中奖的几率差不多大,不过是个看似存在实则飘渺的希望罢了。进入公寓的人,不过是被判处了死刑缓期而已。

事实,也的确如此。过去的五十年里面,活着离开公寓的人,仅仅只有弥真一个人。而且,即使是她,也是身负第十次血字的诅咒。直到现在,弥真都不知道,第十次血字的生路是什么。

“不能被眼前的诱惑迷昏头,必须脚踏实地!”罗兰再次告诫自己,必须冷静,冷静。西方人本来就一向很理姓,罗兰此时,就算面临死亡威胁,也是没有轻易动摇。

最后,他也选择了B,回归不归村。这一选择,让住户终于暂时从这一可怕的死亡威胁中,暂时解脱出来。

但是,除了黄缇,没有一个人把西岳山和洛云山联系起来,而黄缇也仅仅是靠一棵水杉树,判断出也许西岳山就是洛云山,而且她更无法将这一情报告诉其他人。

所以,依旧有很多人,没有发现这一点。

不过,有一件事情,每个人都注意到了。

那就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名游戏角色死亡这一点,让人心存疑惑。为什么?那么多次古怪的选择,甚至有住户做了自我了断的心理准备,可是,却没有人真的死去。

而且,现在进入了第三局。

虽然说有些角色互相分开,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房间传出惨叫声,这让大家都认为,十二人没有一人在游戏被保存后,被鬼所杀害。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游戏角色也一样没有死。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死?

子夜托住下巴,手指敲击了几下桌面,她的手时而张开,时而紧攥。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忽然回过了头去!

后面,依旧是黑暗的房间。看不到任何人影。

她将头缓缓回过。现在,凤舞和芊芊,在拿了冥钞以后,就没有再逗留,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除了西侧,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到达山巅。

凤舞和芊芊走了一段路后,忽然间,前方,一个古怪的声音传来。

子夜立即更凑近了屏幕。

那声音,听起来就如同是坏掉的风箱传出的声音一样。

凤舞和芊芊的步伐立即变快了起来。

艹纵芊芊的左雅棠,顿时暗暗心惊。她不禁心想,莫非,鬼要出来了不成?

还来不及思考什么,屏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黑!芊芊顿时吓了一大跳,随即,眼前,那黑暗被稍稍驱散,接着,一只完全化为骸骨的手伸出,紧接着,一张戴着惨白面具的头颅,充满了整个屏幕!

子夜和左雅棠,都是在电脑屏幕上,看到了这一幕。

子夜看到的是“芊芊”,左雅棠看到的是“凤舞”,都是这两个游戏角色的真面目!

那惨白面具不断靠近,子夜立即直立而起,而左雅棠则是吓得不断后退!她顿时明白到,自己要死了!

而就在这时候,屏幕静止,四个选项出现了。

子夜和左雅棠面前的选项,都是化为了这同样内容的四个选项!

(A)原地不动(B)朝后面逃(C)冲杀上去(D)立即自杀“这……这,这算是……”左雅棠捂住了嘴巴,她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

逃?逃得掉吗?

原地不动?开玩笑!

冲杀?自己在石桥上拿到的如果是匕首,也许可以拼一拼,但自己那时候拿的是面具啊!

“逃……只有逃了……不,不过,逃得掉吗?还有,凤舞,在什么地方?”

电脑屏幕上,那惨白面具越来越显得骇人,虽然不知道那面具下面是张什么样的脸,但,左雅棠可以肯定,这个鬼,绝对能轻易杀死“芊芊”!

她的手指,朝着B伸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