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三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黄缇思索良久,却始终无法按下A。

“不,不对,”她无比紧张地说:“冷静,冷静下来……这一定是陷阱吧?可是……也许可以试一试,不,如果最后保存进程而鸣死了,那么我也要死……”

黄缇不断抓着头发,此时的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罢了!”黄缇紧咬牙关:“如果就这样回不归村去,那么后果如何,难以想象。不如赌一赌!就算我过了这次血字,以后还有九次血字要过,说不定还会有不少要赌命的情况发生。既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赌一赌!”

手指终于触到A上,黄缇闭上眼睛,就准备要按下去的时候,忽然,她的手指停下了。

“等……等等?”

黄缇再度看向电脑屏幕,一开始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但是仔细一看的话,赫然,出现了一样古怪的东西。

她前方不远处,有一棵树,如果仔细看去的话,竟然是……水杉!

“是,是水杉?”黄缇立即移开手指,惊疑不定地看着那棵水杉!

水杉,落叶乔木,是珍贵树种,更是中国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的稀有树种,甚至可以说是濒危的极为珍贵的树木。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白垩纪,堪称植物界的“活化石”。

洛云山,位于K市的林区附近,所以这座山其实也可以算是林区一部分,因为是市政斧重点林区,因此在这座山上,才有栽种这种极珍贵的树木。

黄缇对植物算是有些了解,也看过一些市政斧建设飞云区几大林区的报道。此时此刻,一个可怕的念头油然而生。

“这,这是巧合吗?”

因为距离比较近,她可以确定,眼前那棵树,的确是水杉!这种珍稀的树木自然不会轻易看到,而特别是洛云山临近的林区,也有栽种一定数量的水杉。当时,在调查洛云山的时候,黄缇也有看到过这种资料。

“不……不会吧?不,巧合吧?”

这是一个游戏,真出现一棵水杉树,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血字解析表多次提醒住户,绝对不可以放过丝毫的“不自然”。黄缇联想起来,这个地方,如果已经是“西岳山”的山巅的话,那么,假如西岳山就是洛云山的话……黄缇险些尖叫出来!

“难道说,难道说,就在颜玉疗养院附近不成?”

虽然感觉是个相当荒诞的想法,但却让黄缇越来越坐立不安。这棵水杉树,真是偶然吗?还是说,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在洛云山?

洛云山和一号林区,可以说是咫尺之隔,记得最初这座山也是在林区的建设计划中,而飞云区几大林区中,只有一号林区栽种有水杉。

真的,真的是如此吗?

“不,不对,如果这里是林区地带中的话,那之前为什么会遇到那么多凋零的树木?政斧不可能不重视林区范围内的绿化啊!”

实际上,那一地带,一直都很诡异,无论栽种什么树木,都会枯萎,最后变成一堆朽木。当地林区的负责人考虑到洛云山毕竟不是完全属于一号林区,也没有太在意。不过,山巅部分栽种的树木,还是很完好的。

如果没有这棵水杉,黄缇只怕是真的会选A,但是,现在她却不敢按下去了。毕竟,万一这座西岳山真是洛云山,那么让鸣继续前进,恐怕就会接近颜玉疗养院了!

她忽然想到,就算她不选,其他人可能也会选,比如罗兰!

但是,血字严格禁止住户提供其他住户建议,在无法联系公寓住户的现在,就算发现了这一点,黄缇也不可以告诉别人,更何况她只凭一棵水杉就判定这点,那也是不现实的。

“那……”她想了想,看向BCD三项,心说:“我接下来,该选哪一项好?”

终于,有一名住户发现了死路。但是,她却无法说出来。

而罗兰,蒲星渊,风铃纤,年凝忆四个人,则是在那楼梯台阶前,看向那四个选项。一时间,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选择……哪一个才好?”

忽然,罗兰看到,静止的画面中,有一个人开始动了。那个人,正是笙海!

蒲星渊,选择了A!

看到蒲星渊做出选择,其他人倒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他们甚至开始考虑是否等待笙海到了上面,是否会发出惨叫声来。或者,至少出现字幕来。

罗兰这时候,总感觉A是个不能选的选项,如果选了,就会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一念及此,他就难以按下A。可是,难度要选择回不归村,或者向左向右?

罗兰头伏在桌面上,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在罗兰犹豫的时间内,又有一个人做出了选择。那就是年凝忆,她,也一样选择了A。接着,就看到红夏也走了上去。

最后,台阶下,只剩下了昼迟和星月,也就是罗兰和风铃纤。

风铃纤还在犹豫,也抱着观望的态度,想看看蒲星渊和年凝忆的结果,来决定最后是否选择A。老实说看到这个选项她也是颇为动心,但好在血字研讨会她多次出席,深悉一些血字规律,绝不会有极为明显的生路出现,除非是以前的那种第一次血字。而如今,首次执行血字,死亡率也变得非常高,没有人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屏幕一黑,赫然出现了一行字体:“第二局结束,本局结束还未进行选择,选项作废。”

第二局,就这般结束了,而且时间比第一局,短了很多,不过这也吻合住户的想法。毕竟,现在已经超过午夜零点了,凌晨三点以前,没有能够完成这个游戏的话,所有人都会被影子诅咒杀死。

赫然,出现了是否保存第二局的选项。

罗兰和风铃纤都是马上按下了“不保存”。毕竟,刚才那个选项还是让他们颇为动心的,现在自然希望重来一次。而黄缇因为不安,也是按下了“不保存”。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也是选择“不保存”。

但是,最后还是因为7:5,导致第二局最终还是保存了下来。

新的一局开始了。

“不是吧?”风铃纤顿时恨恨地敲了一下桌面,说:“我,我刚才为什么要犹豫啊,可恶,要是再多两票,就可以重来一次了!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罗兰的心情却和风铃纤不一样,和后者相比,他要精明了许多。

而子夜和神谷小夜子二人,表情却是丝毫未变。

蒲星渊和年凝忆二人,都是选择了“保存”。老实说,看到7:5,也让二人都心悬了一把。毕竟再来一次,二人自问未必有魄力再选一次A。如今,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第三局开始了。

笙海,红夏二人,一上一下,在楼梯上走动着。

做出这一选择,要说心中没有丝毫紧张,那是假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也是没有了办法。他们都是第一次执行血字,面临生死,看到这一线曙光,就算有可能是陷阱,也打算赌一赌。

但是,二人也很清楚,如果他们死了,那么恐怕很容易被归为少数派。

楼梯台阶非常长,终于,二人都走到了顶端。然后,开始朝向前面的一片树林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二人忽然发现,前面树林走出一个人来,仔细一看,不是鸣还是何人?

鸣和二人就这般擦肩而过。这顿时让蒲星渊和年凝忆二人,内心都开始不安起来。但是却又无法去询问黄缇。

为什么她走回来了?

走回去,就代表回归不归村。既然是从这里面走出来,也就意味着,刚才她也选择了走楼梯台阶上来。可是为什么又要回去?

莫非真有什么陷阱存在?

这顿时让二人都是开始心存警惕,不敢大意。甚至开始担忧,自己会不会错选了一条死路?

黄缇在第二局结束前,终于狠下决心,选择了B。其实,她如果再犹豫一段时间,第二局结束,选择自动作废,那么第三局开始,鸣就会继续朝前面走去。对于无法离开疗养院的住户来说,“鸣”一旦进入疗养院,所有人都是必死无疑。一如,当初送信血字,触发死路的时候,被困在月影馆的子夜,上官眠和白羽三人。

黄缇,可以说是在死神面前捡了一条命。

而在看到鸣从楼梯台阶上走下,也让罗兰,风铃纤二人很是惊愕。这一瞬,二人都是脑海中翻腾过万千思绪。已经走上去了,却还下来,这必定证明上面有问题!

最终,虽然内心一番绞痛,可是,罗兰和风铃纤还是懂的取舍的。二人,都选择了B,回归不归村。

而同样因为鸣的回归,而心虚不安的蒲星渊,年凝忆二人,在笙海,星月走到树林口的时候停下,则是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洞穴。

选项则是(A)继续前进,直接跳至第七局结局(B)回头,返回不归村(C)进入洞穴(D)在洞穴口割伤手最后两个选项自然完全只是凑数的干扰项罢了,其实怎么写都可以,这个洞穴也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就因为未知,住户根本不敢去选择进入洞穴。

而同样,这旁边,也有一棵水杉树,作为“生路提示”。

蒲星渊和年凝忆,都开始思考起来,到底,该选择哪一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