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选,不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目前,年凝忆等人的处境,和罗兰,公孙剡等人,可以说毫无分别。

红夏(年凝忆),星月(风铃纤),徐饕(洛冰),林天泽(白虹)四个人,也是同样地面对着可怕的选择。

“拔下剑,摧毁墙,摘掉面具,或者沿着反方向走?”年凝忆顿时眉头紧锁,沉思起来。这一次,却是不同之前掘墓的行为,有着一个看起来明显像是生路的选择,沿着反方向走。但是年凝忆毕竟不是一个天真的人,她此时也是感觉到D这个选项,极为可疑。前面三个选项,在选择中的干扰姓都很强,让人根本无法选择其一。可是,D却是不同,看起来好像明显就是一条生路,但正因为如此,反而更像一个陷阱。

“有问题,对,一定有问题。现在进入了不归村中,那么,问题肯定会接踵而至了。不能那么轻易选择,对,好好考虑一下。”

年凝忆并不算是个很聪明的人,相反她是个有点天真,厌烦思考的人,只有对搜集蝴蝶标本感兴趣,由于沉默寡言和不善交际,周围也没有多少朋友,最后只能面对着蝴蝶标本,孤寂地过自己的生活而已。

也正因为太缺乏和人的交际,导致她对社会的人情世故都不懂,大学毕业后多年都无法找到工作,结果只能在便利店打工度曰,即便如此也感觉人生枯燥乏味,毫无意义,只有面对蝴蝶标本,她才能稍微有一些平静的感觉。一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感慨自己的人生如此无趣,没有希望,不断踢着一块石头,不知不觉进入了那个小区,并不知不觉到了那个巷子口。直到发现,自己的影子居然脱离脚下,进入了这个公寓为止……年凝忆整理了一下思绪,最后,开始思考起来,到底自己应该选择哪一个才好。D,是选,还是不选。如果选了,会不会反而触发死路呢?

“生路……死路……一半生路,一半死路……”

年凝忆却是发现,不管怎么想,也无法将任何一个干扰项给排除掉。无论怎么绞尽脑汁,她都感觉到,这一切,根本就是让人绝望的。

“天……我,我该怎么办啊?”

年凝忆的身体倒在椅子上,只感觉眼冒金星,身体不住颤栗着。到底,该怎么做呢?难道说,她只有等死一途吗?

“不,不可以!”年凝忆抓紧胸口,眼中已经是有了血丝,咬着牙说:“我绝对不可以死在这次血字!绝对不可以!仔细想想,公寓肯定会给我们生路提示的,一定会!拔出剑,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对,毁掉后面的墙,不,也不可以,那么摘下面具,不,那个面具肯定有着很大的秘密,不可以轻易摘下来。那么,我该,我该怎么做才好?”

最后,她发现,就算可能是陷阱,D却是她最可以接受的选项。

“选……选D吗?”年凝忆默默地自问着。

而这时候,风铃纤则是也注视着四个选项,她所扮演的游戏角色为星月,而面对着眼前被剑刺在墙壁上的尸体,以及周围的破败村落,她就知道,这个地方,十有八九,就是不归村了!如果这个地方就是不归村的话,那么游戏第二局自然是进入了最可怕境地!而对于心思并不特别细腻的风铃纤来说,眼前的情况,和绝境无异。

“我,我该怎么办……”

风铃纤只是感觉到一种绝对的无力,整个人都是软的,如果这时候她站起身,只怕是会马上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林天泽,公寓公认的好好先生,直到今曰,他都在阻止有人进入公寓成为住户,属于鲜有的老好人。他和皇甫壑没有多少深交,但是感佩于他的至孝,在他死后,安排了他的后事。但是,面对如今这种诡异选择,他也是变得一筹莫展起来。到底该怎么做才可以逃出生天呢?他无论怎么思考,都是无法决定了。

狡猾歼诈,懂得控制人心的徐饕,他这时候,也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不论怎么思索,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如果不选择最后一项,前三项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显得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最终,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那就是选择D。

是,也许是陷阱。但是,选择前面任何一个,都要担着巨大风险。想到这里,就让人没有办法不心惊胆颤。

选择D的话,也就意味着要到西侧去。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这么选择。甚至,如果没有一个住户选择D,那么,住户就不会有危险。但是,七局游戏,如果一直给出这类选择,那情况就是截然不同了。在这一情况下,只要选择D的人开始出现,那么这个血字,就会呈现死路。

终于,第一个人做出了选择,那就是徐饕,他最后,选择了C,摘下面具。他本来差一点就要选择D的,但在最后一瞬,他忽然感觉到心头一凉,一种危险的感觉袭来,于是,改选了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