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进入不归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是个相当难以作出的选择。冥币,会是生路还是死路呢?一般而言,冥币是烧给死者的钱币,为了让死者能够得以安息。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让人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更好。

是拿一部分冥币,还是烧掉一百张冥币?拿走冥币,或许会触犯某种禁忌而导致死路被触发;而烧毁冥币,也一样有可能导致这种结果。说到底,无法用常识来判断,什么是死路,什么是生路。一切,似乎都要靠运气来瞎蒙。

这完全不吻合一贯出现生路提示让人加以选择的情况。这种反常的现象,却也让住户难以抉择。

左雅棠和蒲星渊都是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不断地考虑该怎么做。而神谷小夜子也是迟迟没有选择。

“可恶!”蒲星渊真恨不得砸碎眼前的电脑屏幕,他是第一次执行血字,本来就已经紧张恐惧到了极点,如今连和其他住户的交流都无法办到。光靠他一个人想,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做出任何选择。他感觉,无论选择哪一个,都有可能触发死路。

“拿冥币……还是烧冥币……”蒲星渊绞尽脑汁思考着,他也知道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流逝,可是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拿……还是烧?我,我该选择哪一个啊?”蒲星渊的额头沁出汗珠来,恐惧让他的心不断下沉,此时,完全没有了选择的勇气。

血字规定,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玩完这个游戏。游戏结束的方式只有两种,一是玩到最后一局活到最后,第二就是十二人全部死亡。在这过程中,根本无法拖延游戏进程。限定了时间,也就意味着,拖延一分钟,就会有一分钟的危险。

“选……”蒲星渊最终咬紧牙关,做出了选择:“烧吧!烧一百张冥币!也许这样算是超度这里的亡魂吧。拿着冥币,搞不好鬼会反而追来!”

于是,他选了D。

而左雅棠比蒲星渊更加煎熬。刚才选择了面具,她心中则是越来越后悔,因为面具有太多未知因素,也不知道选了这个,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会犹豫,彷徨,恐惧。对住户而言,有可能亲手触发死路的恐惧一直支配着他们。对于首度执行血字的住户来说,心理素质本身就不过关,更难以执行这种对心境要求极高的血字。

“算了,”左雅棠深呼吸了一下,说:“拿!拿一百张冥币吧!烧掉冥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触发死路,只是拿走一百张冥币,想来不会有事的吧?对,不会有事的。”

其实这段话完全没有逻辑可言,但是左雅棠已经被逼迫到精神接近崩溃,这番话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其实选择哪一项她都可以找出些理由来说服自己。

还没有做出选择的,只有神谷小夜子了。她看向电脑屏幕上的冥币,以及那四个红色字体的选项,手指已经在字母键上不断徘徊,却迟迟没有落下。

她的目光一直锁定着那冥币,同时看了看身旁的墙壁。最后,她睁大眼睛,选择了C!

选择不拿冥币!

终于,四个人都做出选择。蒲星渊选择D,烧掉一百张冥币;左雅棠选择B,拿一百张冥币;小夜子选择C,不拿一张冥币;而子夜选择的,也是B,拿一百张冥币。

游戏继续开始。

凤舞蹲下身子,看着那些冥币,若有所思一般地说:“这些冥币……难道修罗的大凶占卦有道理?算了,我先拿一点吧。”

“为什么?”阿茧却是露出狐疑神色问:“凤舞你为什么拿冥币?好吓人。”

“你不懂,”凤舞却是回答道:“这么做是为了以防万一。”

“我也拿吧,”芊芊也是随着凤舞蹲下身子,捡起一张张冥币来。

而笙海则是也开始捡冥币来,唯有阿茧一个人还站着,用非常不理解的神色看向他们。

其实,游戏角色的行为确实不吻合逻辑,阿茧的做法反而显得最正常。

“神谷小姐选了不拿冥币吗?”看着屏幕,让蒲星渊很是惊愕:“她,她为什么那么做?她难道认为,A和B很相似,所以都是死路,C最为稳妥所以是生路?可是,冥币的数量也许就能构成生路和死路的差别啊!她不会是没有想到这点吧?”

左雅棠也一样很惊讶,她最初还以为阿茧等一会也会来拿冥币,可是,她依旧站着一动不动,让她疑惑起来。

神谷小夜子绝非常人,她为什么选择C?莫非她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可是,又没有办法询问她。

这让左雅棠非常不安。就好像是一场考试结束后核对答案,发现自己的答案和一名优等生的答案不一样,内心就会怀疑自己做错了,将优等生答案潜意识中和正确答案等同。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盲从心理。

蒲星渊和左雅棠,都开始怀疑,莫非C是正确选项?还是说,神谷她也无法推断,最后导致瞎蒙了一个答案呢?

怎么想,都是无法理解。

“阿茧,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时候,屏幕中的凤舞忽然说:“正所谓棺材里伸手死要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今天真有大凶之事,拿一些冥币在身,也可以防患于未然。”

“不,我不拿!”阿茧拼命摇头,说:“这太诡异了吧?不行,你们要拿你们拿吧。”

这时候,笙海已经拿了一百张,他反复点了一下数目后,说:“我看还是做得彻底一点,这里或许真有孤魂徘徊,不如烧一点钱给他们,好让他们安息,别来找我们。”

说到这,他就取出打火机,点燃了冥币。

凤舞和芊芊,都是拿了一百张冥币,然后收好放在了身上。凤舞重新打开手电,说:“好了,继续走吧。”

地上,没有拿的冥币,依旧还有不少,现在想来,如果另外两车人也选择中间这条路而来,那么也可以拿到足够数目的冥币。

继续朝前走下去,每个人都是心里忐忑。

子夜依旧认真看着电脑屏幕发生的一切,面容依旧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而小夜子也差不多是同样的表情,好像只是在下一盘悠闲的棋局而已。相比之下,蒲星渊和左雅棠就显得恐惧多了,一个是烧了冥币,一个是拿了冥币,谁也不知道自己选的是生路还是死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完全难以预料。

毕竟,就算有一次复活机会,谁也不希望死掉一次。

路,越来越开阔了。虽然还狠坎坷,但是道路已经开始逐渐畅通起来,不会有那么多障碍物出现。而随着路面的延伸,很快,他们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大片开阔地带。沿着一个高坡走下,就看见,前方几百米处一览无余,出现了一座座房屋来!

“有人家了!”凤舞顿时显得很兴奋,急忙跑了过去。后面的三个人也是面露喜色,也是一起跟了过去。

这些房屋都显得很破旧,墙体都有了明显的裂痕。靠近一看就发现,很多地方门都是大开,窗户内毫无灯光。

“怎么……回事?”

凤舞脸上兴奋的表情开始褪去。这个村子,看起来似乎是被废弃了一般,周围的建筑,无一例外地,全部都没有人在。

“这里也是没有灯光啊。”阿茧朝着附近的房子看了看,皱紧眉头,问:“现在该怎么办?”

“再继续走走看。”凤舞明显不甘心没有能够找到住所,说道:“看我们能否找到住家,哪怕一家也行啊。”

到了这里,住户都是汗毛倒竖起来。这个地方,自然就是那恐怖的“不归村”了!

终于进入了!

这个地方,将展开这个游戏最恐怖的一幕!

而这一幕似乎早在小夜子和子夜的意料中,二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左雅棠和蒲星渊却是有些内心消沉,虽然知道可能姓不高,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当初车子所进入的岔道,可以绕开不归村,成为一条生路。

但,这个微小的希望,现在已经彻底破灭。

终于,还是进入了不归村。

不过,这个村子看起来,如同被废弃一般,让人不禁和零红蝶中的皆神村联想到了一起。

一想到零红蝶来,游戏的恐怖场景立即在脑海中升腾而起,虽然这个不归村目前还没有出现鬼,可是在住户的想象力之下,已经是膨胀到了极限恐怖的地步。事实上,人因为恐惧而产生的想象,就已经能让人陷入恐怖而无法自拔。

鬼越是不出现,越是毫无踪迹,反而越是可怕。甚至,住户内心都有一丝潜意识,隐隐地希望鬼早一些出现,好掌握一些生路提示的线索。

而此刻,却是只有面对这个凄冷寂静的村子。

阿茧走到了一座房屋前,墙体已经裂开了一大半,足够让人走进去了。她朝里面一看,却是立即露出极为恐惧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

阿茧传来了一声尖叫!

一直以来游戏角色都不会发出声音而是用字幕替代,然而,阿茧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好在墙壁的隔音似乎还不错,所以,只有子夜等四个人听到,其他八人完全没有听到这声音。

尖叫传出的时候,把蒲星渊和左雅棠二人都是吓得魂不附体,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

小夜子直起身子,双目死死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只见,那裂开的墙体中看去,室内倒着一具戴着一个白色面具的骸骨!

是的,骸骨!身体,已经化为森然白骨的尸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