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石桥,面具,匕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子夜将那瓶矿泉水放在桌面,抹了抹嘴巴,眼珠直盯着电脑屏幕。

凤舞此时朝着这条黑暗的道路上开着,周围都是一些凋零的林木,地上则满是坎坷的土石,开的过程中,不断传来颠簸的感觉。

很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游戏的画面仿真度极高,怎么看都像是真的场景,即使是好莱坞大片的电影技术,也最多是做到这个程度了。所以,住户甚至会产生出一个想法,凤舞,阿茧这些人,会不会是真正存在着的人?

当然,无论是真是假,对现在的情势都没有丝毫改变。游戏只能继续玩下去,别无他法。

“凤舞,”这时候,凤舞身旁的阿茧开口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和其他人好像分散了啊!”

“走这条路一定没有错的。”凤舞却是镇定自若地说:“你放心吧,没事的。”

虽然凤舞这么一说,但是阿茧的脸上依旧露出一阵阵忧色。而后面的二人,笙海和芊芊,也是看起来很不安。

这时候,路越来越颠簸了。周围的密林也开始变得更加稀疏,黑暗之下,让人感觉到阵阵毛骨悚然。

芊芊打开了一张地图,艹纵她的左雅棠可以清晰看到她所拿的地图,地图上,是西岳山的景点和山脚下的旅馆的分布图。但不管怎么看,这段路和地图都极为不吻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芊芊满是疑惑之色,然而艹纵她的左雅棠,露出的就是恐惧之色了。那地图代表的,自然是这一带绝对不正常!

但是,就算如此又如何?下一个选项不出现,就什么也无法做!

所以,目前也只有继续前行,毫无办法了。

“到底会到什么地方去?”艹纵笙海的蒲星渊看着电脑屏幕,也是感觉到一阵阵头皮发麻。这个游戏简直犹如是俄罗斯轮盘赌一般,选错一步,也许就是万劫不复。

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左右,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虽然路变得越来越陡峭,但是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但是越是如此,反而越让人害怕和恐惧。恐怖片中的许多经典场景,在脑海中一一浮现而出,令人胆颤心惊。

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比直接出现一个鬼魂,更加可怕。所以,这寂静继续维持下去,反而是让人窒息。

道路,开始变得有些狭窄了。路边开始有一些怪异形状的石头叠放在一起,而树木大多数都是一片枯萎状,有一些树木甚至已经折断,完全一股萧瑟之景。在这夜色下,显得尤为骇然。

接着……路到了尽头。前方,出现了一座石桥。那座石桥是拱形的,横在眼前,石桥下面大概三十多米处是一条河流,不过这条河流已经完全结冰,看起来,现在似乎是隆冬。

而这条结冰的河两旁,则是不知道延伸多长的河岸。石桥大概有数十米长,宽却还不到一米。对岸则也是覆盖在一片树木深处,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到了这个时候,该怎么做?

“怎么办?”凤舞看着前方,说:“这辆车,没有办法上石桥啊,太窄了。我们,下车吧?”

“没有办法了。”阿茧也只好解开了安全带。随后,四个人都是一一下车。

接着,子夜,小夜子,左雅棠,蒲星渊四个人的电脑屏幕,都出现了新的选项。内容为:(A)通过石桥到对岸(B)朝左边河岸走(C)朝右边河岸走(D)待在车内让大家意外的是,居然没有一个选项是往回走。游戏,抹杀了住户回头的可能姓。也就是说,要么待在原地,要么就前进!而且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无法开车。毕竟河岸两段也是极为窄小,加上路那么颠簸,开车的话太过危险,很有可能车会翻到下面去。而待在车内的话,就更可怕,原地不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一时间,大家都是踌躇起来。现在,不管选哪一个,都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河岸两端看起来,也是一片黑暗,如果真的遇到鬼,在那么狭窄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会跌下去,冰冻的河面,自然是一下就摔死了,而如果去过桥也是一样。但是,待在车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除了凤舞外,其他人没有车钥匙,就算是有鬼来,都发动不了车子。

选择哪一个?

子夜看着电脑屏幕,她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但是手却是不断攥紧。她盯着石桥对面,在那里,一片黑暗,什么都无法看清。这座石桥本身看起来还算坚固,但是也有不少残破的地方了。

最后,她按下了A,继而按下“Enter”。

而小夜子,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是按下了A。

不过,由于还有两人未决定,所以电脑屏幕还是暂停状态。现在,就要看左雅棠和蒲星渊的选择了。当然,他们也无法知道子夜和小夜子选择了什么。

“选哪一个好呢?”蒲星渊不断抓着头发,不管看哪一个,都是很危险。对岸简直就是个明明白白的陷阱,可是谁敢待在车内?万一只有自己一个人选这个,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待在原地,怎么看都是最为被动的情况。

对住户而言,对游戏角色的艹纵终究是受限的。但是,他们的生命和游戏角色是完全相连的。

“罢了!”蒲星渊涨红着脸,按下了“A”,说:“豁出去了!反正哪里都危险的话,还不如选择到对岸去!”

而左雅棠这时候还在苦苦思索。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更好。毕竟,这一选择关系到自己的姓命,不能草率对待啊。D,她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而前面三个,感觉都是半斤八两,无论选择哪一个,都好像好不到哪里去。

最后,她咬牙选择了“A”。

全员都做出了这一选择,这样,大家都要过桥,到对岸去。这下,就不得不弃车而行。接下来,就必须步行了。

步行,意味着什么?每个人心头都是打起鼓来。无论如何,下车后,大家都是感觉到,生命仿佛已经不由自己做主了。

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们走。”凤舞说完后,就随着大家,踏上了那座石桥。每个人都是无声地跟了上去,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很冷,每个人一下车,都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住双肩,抖抖索索起来。谁也不知道,到了对岸,会是什么等待着他们。但是,现在已经连后退都无法做到了。

“这个地方好奇怪啊,”阿茧也是浑身发抖着对凤舞说:“凤舞,你知道走下去会到什么地方吗?”

“是啊!”芊芊也是如此说道:“我看了一下地图,隧道出来后的地形和这里,根本就不吻合啊!”

“对啊,”笙海也是显得不安地说:“凤舞,你知道什么吗?”

“其实……”凤舞停在桥中央,回过头来,说道:“修罗在出发前,和我提过一件事情,他说,他算了一卦,今天到这座山上旅游的话,会发生不祥的事情。”

“算卦?”芊芊立即露出震惊的神色,说:“这,这是……”

“我也没有多想,”凤舞说到这里,目光变得黯淡:“对不起,也许是我连累了大家。不过没有办法,只有继续前进才行啊,也许能够找到人家,这样,等到了天亮,我们可以下山去想办法走。天那么冷,我们总不能晚上待在车上睡觉?”

说完后,凤舞继续朝前面走去。

“可是……”阿茧这时候说话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家?西岳山被开发为旅游地带后,我听说原住民都已经搬走了。”

“说到这里……”芊芊面色惨白地说:“我记得听人说过,西岳山有过什么很可怕的传闻……”

“别说了!”阿茧看起来吓得不轻,连忙摇头道:“别说,别说!”

游戏不会传出人物说话的声音,但是,其他声音却会很清晰地传入耳畔,例如风呼啸的声音,人走路的声音,这反而形成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石桥只走了一半都不到,而四个人的步速,都不算很快。每个人都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对岸究竟会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左雅棠忽然发现,她走过的桥的一侧,发现了一样东西。因为太暗,她也是贴近了才偶然看到。

那是一个面具。被一根尖利的匕首刺在面具的额头部分,接着将面具牢牢钉在石桥护栏上。而那面具,是一片纯白色,五官甚是诡异。因为,其他部分虽然正常,可是嘴部,却是在笑的样子。那笑,不像是微笑,也不像是大笑,更像是……惨笑!

对,就是惨笑!

左雅棠艹纵的角色,芊芊,蹲下了身子。而她走在最后面,前面三人丝毫没有发现。同样,子夜,小夜子,蒲星渊三人的电脑屏幕上,也都没有看到这个面具。

比起那个面具,那把匕首也一样显得很怪异。匕首的刀鞘呈现淡淡的银白,而刀身上……则是沾着鲜血!而那血,还在朝下面滴着!

刺破一个面具,却会洒下血来?

想想都感觉诡异!

此时,电脑屏幕立即出现了四个选项:(A)将面具带在身上(B)将匕首带在身上(C)将面具和匕首都带在身上(D)无视面具和匕首,继续走下去。

左雅棠看着这四个选项,一下愣住了。

这是什么?带上?难道,这是游戏中的所谓“外挂”或者说“装备”?

而游戏让她选择,匕首,和面具。而这两样诡异的东西,二择其一,难道说……其中一样东西,可以带来生路,另一样,则是带来死路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