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谜底和生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是什么?”郑健抓起笔记,揪住郑大虎的衣领,说:“你这画的是什么东西?”

郑大虎却是只粗粗看了一眼,却依旧是去翻抽屉,嘴上随便应付道:“小时候随便画的,怎么了?”

“你在哪里画的?画出这种东西?”郑健将那笔记丢过去,怒骂道:“你给我回答!”

“你烦不烦!”郑大虎怒气冲冲地回过头,吼道:“是我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五楼楼梯间上看到的一个画架上面挂的一幅油画,随手临摹下来的?怎么了?”

“五楼楼梯间?”

“对啊!怎么了?那时候那幅画盖着画布,我就走过去拉开画布看了看,感觉很有意思,就随手临摹了。这又怎么了?”

“这是……这是……”郑健抓着那笔记本,此时也是糊涂了。

“对了!”郑大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那一天……”

而在下两层,四楼。

战天麟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这上面的皇甫壑,只怕凶多吉少了。他一死,也可以省去他不少力气。

但是,重点是生路是什么呢?

虽然制作毒药上,他颇有心得,但是,现在,面对的,却是这吉凶莫测的血字指示。即便是第一次执行,他也感觉到了真正的绝望。

对,绝望。

就和那时候一样。

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战天麟直至今曰,还是没有放弃。杀人魔这个名号,他也毫不介意地背起。

在制作出那个毒药以前,他还不可以死。至少在那以前,他要不择手段地活下去。所有信息他都已经汇总,发给了神谷小夜子。而目前为止,她都还没有任何的回复。而裴青衣也是一样,同样求助于银夜,希望得到拯救。

至于李隐,大家都不指望了,因为这个男人现在连自己的求生意志都快丧失了,谁还能指望他帮其他人的血字出谋划策?

目前,没有皇甫壑,谁也不知道,那只鬼手什么时候搭上自己的肩膀。血字所说的内容,和目前的生路提示条件汇总在一起,却还是一样毫无方法可想。

究竟该怎么办?

战天麟,裴青衣,苏小沫三人,都是感觉到了空前的绝望。

然而,就在这时候,战天麟的手机响起了!

他立即接通了手机!

“喂,神谷小姐?”战天麟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马上问道:“你……”

“嗯,我刚刚推理出来。”神谷小夜子用肩膀夹着电话筒,她的对面坐着罗兰,二人面前的桌子上,是一大堆写得满满的纸。

拿着一张纸,神谷小夜子说道:“我现在有大约六成的把握,推理出了生路。当然,这个生路的前提条件,是要到五楼去。你考虑清楚了吗?”

“我明白了。六成吗?比我预想中高一点。”战天麟听到“六成”倒也没有怎么不满,在希望几乎为零的血字中,拥有六成的希望,已经很不错了。

“你已经知道所谓‘正常姿态’是什么了吗?”战天麟又继续问。

神谷点点头,说:“我和罗兰一起分析了这个血字,才得出了这个结论。那个‘正常姿态’,指的应该是……”

“是什么?”

“嗯……”神谷说到这,却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再开口道:“其实,血字内容中所说的‘正常姿态’,从一开始就是迷惑你们的。因为你们一考虑到这个‘姿态’,就会特意留意所有你们可以‘看到’的东西。”

“可以‘看到’的东西?”战天麟这时候已经将手机开了免提,让裴青衣和苏小沫也可以听到。

“对,”神谷小夜子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与其说‘鬼’是以‘正常姿态’出现,倒不如说……‘鬼’是以让你们认为其根本不存在的‘形式’出现。你别打岔,听我说。住户所认为的‘正常’,只能是脱离公寓所控制,和唯心现象无关的真正唯物现象,那即是所谓的‘正常’。也就是说,会被你们怀疑为可能有鬼潜藏或者鬼所化身的东西,都不可能是正常的。”

顿了顿,神谷小夜子又继续补充道:“所以,这个血字一个最大的陷阱,就是皇甫壑和他母亲看到血手这一点。那对母子并不是获得了灵异体质,才看见了那只血手的,同样,他母亲也一样不是。”

战天麟听到这已经有些明白了,阴森的目光看向头顶,说:“你是说,皇甫壑看到鬼手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公寓的生路提示?”

“确切地说,是让你们捕捉到鬼的一部分形体,从而更去注意到有形的‘正常姿态’。没错,让你们更进一步滑入这个陷阱。所以,你们完全忽略了一个可能姓。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