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血手再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同一时间,皇甫壑依旧持刀逼问着战天麟。

此时,脑子转得最快的人,是裴青衣!她还记得,银夜对她嘱咐过的事情,那就是关于杀死上官眠这一计划。最初裴青衣还是认为,杀死上官眠太危险了,她是来自于欧洲的可怕杀手,这等人物他们如何可能杀死?即使利用鬼魂,危险也太大了。但是,现在看到战天麟,却是让她心思活络了起来。这个男人若真有着防不胜防的诡异下毒能力,如果将他拉拢过来,说不定可以真的能够杀死上官眠!

当然,这不过只是个设想罢了,是否真的可以实现,还是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不过裴青衣已经产生了,不能让战天麟死去的想法。事实上,公寓住户目前普遍对上官眠都有极大的恐惧心理,裴青衣也一样如此,她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有可能杀死上官眠的好机会!

“皇甫!你冷静下!”裴青衣当机立断就开口了:“先不要动手!我想也许是有什么误会,总之你先冷静一下!”

但是皇甫壑却对裴青衣的话恍若未闻,匕首紧紧贴住战天麟的脖颈,上面已经渗出一条血线来。皇甫壑此时的目光中满是怒火,在这等怒火下,谁也不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会杀人!

虽然,在正常社会中,人们受到法律,道德,生命尊重思想的影响,很难跨过心中的界限去杀人,至少,一般人很难用非常周密的思维,轻易地去布置杀人的计划,即使是出于一时冲动,往往也不会抱有故意杀人的意图去将人杀死。但是,公寓的住户就不同了,本身生活在一个完全脱离正常社会支配的地带,过这朝不保夕,九死一生的地狱生活,不断经历死亡,精神本来就已经到了极为脆弱的地步。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旦住户发生真正的矛盾,内心对杀戮罪恶感的压制就会不断削弱,最后演变为真的去杀人的地步!

“说!解药!解药你拿不拿出来!”皇甫壑继续咆哮道:“战天麟,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杀了我,解药可就没有人帮你做了。”战天麟嘴上却依旧没有任何软化的迹象,他那嗜血目光也丝毫未减:“我再重复一遍,可以合成那种毒素的解药的人只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人可以解析这种毒素的,没有人!”

而这时候,在皇甫壑身后不远处,雪真走了过来。她此时满脸都是不可置信,捂着脸,露出恐惧表情说:“什么意思?皇甫……我,我被下毒了吗?”

皇甫壑的手在发抖,他手握的匕首无比光滑,完全可以当做镜子来用,从匕首的刀身上,他清晰看到了身后雪真恐惧的表情。

但是,就在下一瞬,皇甫壑的脸上就露出了更加恐惧的表情!

“不……不!”

皇甫壑立即回过头去,可是,在他的身后,却是空空如也,刚才还站在身后的雪真,已经无影无踪!

“雪真!”皇甫壑顿时犹如发怒的狮子一般狂暴,他拼命地嘶吼着,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回答。

“怎,怎么会这样?”他看着裴青衣,苏小沫二人,喝问道:“你们,你们谁看到了?雪真呢?雪真去哪里了?”

“我……”裴青衣也是不敢置信地说:“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只是注意着你,雪真,不知道怎么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不到连雪真了。”

“我,我也是,”苏小沫吓得扯着裴青衣的衣角,瑟缩着说:“我,我也没有注意到。等一下,皇甫,你刚才,突然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雪真消失了?”

“匕首!”他抓着手中的匕首大喊:“我看到了,匕首映照出来的。那只血手,出现在了雪真的肩膀上!你们,没有人看到吗?”

裴青衣虽然也料到了这点,可是听到后还是脚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我,我没有看到,”她拼命摇了摇头,说:“你,你和你妈妈会不会是什么灵异体质?怎么只有你和你妈妈才能看到那只血手?”

其实这个问题,战天麟等人也是非常疑惑。如果是真的,这种所谓的“灵异体质”,那实在是对住户而言太过重要了。神谷小夜子和柯银夜,都分别嘱咐过战天麟和裴青衣,皇甫壑这种可能是灵异体质的情况,一定要多加注意,有新情况一定要及时汇报,并且尽可能保护好他。事实上,两大临时联盟都曾经和皇甫壑接触,但是他似乎没有加入任何一方的意图,一直独善其身。

“雪真,雪真她死了吗?不,不对,”皇甫壑拿着匕首踱着脚步,自言自语道:“对,其他人都会留下尸体,那么雪真如果死了,也该会留下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