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红色餐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许熊顿时感觉到手一麻,惊愕地抬起手掌,看到上面插上了一根针!

“这,这是什么?”

忽然,他的头猛然一歪,倒在了沙发上,双目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手不断向上挥舞着,面目尽是痛苦之色,根本无法说话!

“许,许医生,你怎么了?”

“难道是鬼来了?”

“许医生!”

大家手忙脚乱地围在许熊身旁,然而,许熊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许医生死了!”皇甫壑抓着许熊的手腕,确认了他停止了呼吸,随后,他立即注意到,许熊手腕上的细针!

他立即看向身后的战天麟,后者却毫无不安的神色,双手抚弄着,而那目光中的一阵阵凶残,却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人,有时候比鬼更可怕。

皇甫壑一跃冲上去,抓住战天麟的衣领,然后一拳就准备朝他的脸上打上去,然后后者的一句话却让他停住了拳头。

“你小心别沾上毒啊。”

皇甫壑的拳头在距离战天麟的面孔仅仅一寸多的时候停住,他的目光中满是愤怒燃烧着,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许医生?”

“什么?”裴青衣大惊失色地看着皇甫壑,战天麟二人,问:“你说……许医生是被战天麟杀死的?怎么可能?”

“就是他!”皇甫壑的声音饱含着一腔怒火,“战天麟,他是个毒药师!他还对雪真下了毒!啊!你刚才是想杀我对吧?但是却误杀了许医生!你这个恶魔,交出雪真身上的解药!”

战天麟的计划被完全打乱了。他最初的构想是,杀死皇甫壑,然后趁机拔掉那根针,不明死因的皇甫壑也只能被认为死于鬼魂之手了。但是,皇甫壑却是发展了这一点,现在,战天麟是毒药师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而他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情被公寓其他人知道,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要含血喷人啊,”战天麟抿着嘴唇阴笑一声,说:“皇甫壑,你说我下毒?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下毒?”

这样的证据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杀死许熊的这种毒瞬间就可以结果人的姓命,是无法在体内检验出毒素成分,因为那些毒是战天麟自行合成的。法医学上,无法证明可以构成图人死亡的药物成分,是没有办法确认为死因的,因此也无法进行刑事公诉。战天麟就是因为经常使用这种药物,才会杀死了那么多人,都未曾被逮捕。

“他没有理由诬陷你吧?”裴青衣看向战天麟的目光也是开始变得冰冷,“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战天麟却是不慌不忙地说:“这可是难说,比如,这个男人,真的是皇甫壑本人吗?”

这句话一出,自然是提出皇甫壑有可能被鬼调包了。

这等诬陷的话语,却是让人不得不心生疑惑。战天麟接着又说:“皇甫壑,目前还是考虑找到生路要紧,不是吗?如果你一意诬赖我的话,我也只有怀疑你的用意了,是吧?”

皇甫壑放下了拳头。他往后走了几步,接着,猛然回过头,一脚狠狠踢在了战天麟的下颚上,让后者一下跌倒在地板上,随后他一脚踩在战天麟胸口上,紧接着,一把尖锐的匕首就架在了战天麟脖子上。

“这下我看你怎么下毒?”皇甫壑将刀子紧紧抵住战天麟的脖颈,说道:“给我把解药交出来!马上!让你的同伴把解药送过来,信鸽也好什么也好,反正送解药过来!否则,我就马上杀了你!”

战天麟看着那把明晃晃的匕首,面带残忍之色说:“皇甫壑,你敢!”

虽说如此,但他也知道,皇甫壑是真的要拼命了。眼下,气氛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住户和住户间的血腥杀戮,终于彻底拉开了帷幕!

而与此同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弥真,依旧在那个犹如迷宫一般的建筑中徘徊。

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但是依旧没有找到曰记所说的“红色餐厅”。周围的房间,走廊,全都毫无秩序。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那个女鬼再也没有出现过。

此时,弥真探出半个身子,朝后面的走廊看了看,后面这条走廊相当长,地面是光洁的大理石瓷砖。而走廊两旁,依旧有着相当多的门。

弥真非常清楚,这些门所通向的地方,会是一个新的迷宫。

“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弥真把头缩回,看向身旁的李隐,问:“学长,你,有什么办法吗?蒲靡灵说这个迷宫是有‘生路’的。而一路上我们都没有看到那个女鬼。蒲靡灵可以活着进入这个迷宫,并且离开,但是这个女鬼却依旧存在,就证明并不是属于封印类的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