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诡异之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大家都几乎屏住了呼吸。

皇甫壑立即取出手机,拨打了苏小沫的手机号码。没有过去多久,就接通了。

“苏小姐,”皇甫壑一边说话,目光同时死死盯住屏幕,说道:“你马上到楼梯间去一下,到五楼楼梯间,对,看一下,那里有什么东西在。”

电视屏幕上,依旧可以听到二人的声音。

“雪真,这里好安静啊。”皇甫壑看着眼前的走廊,笑着说:“你手别抖啊,这样屏幕就会晃的。”

“嗯,好,好的。这样吧,你帮我拿一下?我拿了那么长时间手都酸了。”

“好啊,我来吧。”

接着,屏幕中皇甫壑走了过来,接着,雪真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前方。雪真出现的时候,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衣服,眼睛一闪一闪的。那双眼睛,倒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宽阔的楼道内,他们二人静静走着,就在这时候,前面一扇门打开了,然后,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脸上敷着一层白色面膜的女人来。她一出现,把雪真都吓了一跳,她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那女人拿着一包垃圾走了出来,同时也注意到了前方的皇甫壑和雪真。

“哦,是五楼的小孩吧?这个摄像机看上去不错吗?”那女人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似乎含着什么东西,对皇甫壑和雪真说道:“嗯,莫非现在在拍?”

“是啊。”雪真拍了拍胸口,说:“阿姨你吓死我了,大晚上的,别那么吓人嘛。”

“你们拍的时候是晚上?”裴青衣回头问道。

雪真点点头,说:“是啊。是这样。”

敷面膜的女人连忙整了整衣服,对着镜头做出了个“V”的手势,同时低下身子来摸摸雪真的脑袋,说:“你是连经理家的女儿吧?长得好可爱啊。”

她蹲下身子来的时候,由于衣领较低,竟然可以看清楚一条深深的乳沟。当然,面前都是小孩子,她自然不忌讳什么。而再仔细一看,在胸上面,竟然纹着一朵黑色的花。

这个时候,突然她身后跑出一个女的来,一把抱住敷面膜的女人。那个突然跑出来的女人,梳着一头马尾辫,长得还算清新,她穿着一件丝质睡袍,抱着那女人说:“我说姐啊,你倒个垃圾别那么磨蹭!是不是打牌打不过我,想逃么?嗯?这两小孩好眼熟啊。哇,这男孩子好帅气哦,长大了一定是个超级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壑,皇甫壑。”

“皇甫?什么皇甫?”

“你没文化啊,”敷面膜的女人点了点那马尾辫女子的额头,说:“皇甫是中国的复姓啦,叫你好好读书你不听!”

“叫你别点我头啦,姐!”

“那又怎么样?佳绘?”

佳绘?

裴青衣立即按下暂停,回过头问:“是……罗佳绘?第五名被害者罗佳绘?对了,罗佳绘就是6楼住户!她是那个敷面膜的女人的妹妹?”

“嗯,是的,”皇甫壑指着屏幕上的敷面膜的女人说:“她叫罗佳妍,是罗佳绘的亲姐姐,后来也因为这个原因,很仇视我,和我妈……”

屏幕上,那二人说道:“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不,不用了。”雪真摆了摆手说:“那么我们先走了。”

二人离开后,那两姐妹也关上了门。而从头到尾,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又有一扇门打开了。只见一个少年被狠狠推倒在地上,然后,一本本书从门外飞出来。接着,一个拿着扫把的中年男子冲出来,吼道:“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种儿子!”

“爸,我错了,你别打我啊……啊!”

中年男子举起扫把,对那少年就狠狠招呼上去,骂道:“你小子给我不好好学习,整天看漫画,现在成绩都是倒数第三了,这还不说,居然还去偷看人家女厕所,让老师把我叫到学校去!今天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地面散乱的都是写口袋漫画书,一部分是《七龙珠》,还有一部分是《圣斗士星矢》,而这其中,还有一本黑皮封面的笔记本!

这时候皇甫壑拿着摄像机冲了过去,劝阻道:“郑叔,别这样,别打他了!”

那中年男子,正是之前在楼下出现的郑健!

“你们别拦着我!”似乎郑健也不在意家丑外扬一样,狠狠看着眼前的少年,说:“郑大虎!你小子给我滚,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你做什么!”

这时候,又冲出了一名中年女子,拉住郑健的手,说:“你不要儿子我要啊!房子也有我一半,你凭哪点赶走他?”

这名中年女子正是章秋霞,在唐真后,被杀害的2号公寓住户,也正是郑健的妻子。看到她出现的时候,皇甫壑的眉毛立即颤动了一下。

“这件事情我印象很深呢,”雪真叹了口气说:“那个郑大虎也的确不争气,郑叔的太太过世后,他没人管教更加放肆,后来连最差的大学也没有考进去,现在好像还在外面到处游手好闲,郑叔为了这个儿子不知道伤透了多少心。”

而裴青衣的目光,却是集中在那本黑皮封面的笔记本上。那笔记本,乍一看,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来。当然,十几年前,还没有这部漫画。

只是,先入为主的想法,让裴青衣不由自主看着那本笔记。

“你给我在外面清醒清醒!”郑健说完,就拉着章秋霞,走入门内,将门重重关上!独留下郑大虎一个人在外面,双目狠狠盯着门,开始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漫画。

这时候,雪真走过去,拿起了那本笔记来,然后翻开。然而从摄像机的角度,看不清楚那本笔记上的内容。

“这什么东西啊?”雪真把笔记还给了郑大虎,说:“你画的是什么?”

“不知道?”郑大虎接过那本笔记,却是得意洋洋地说:“哼,说了你也不懂。”

接着,二人离开了六楼。回到了五楼。这段过程是快进的。

然后,回到五楼的时候,二人先是回了连家。那个时候,连天祥和孙心蝶二人都在。将门打开,那二人正说说笑笑地看着电视机。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着《还珠格格》。

“啊!”雪真连忙跑到电视机前,说:“我忘记了!都顾着拍了,忘记要看《还珠格格》了。爸,你告诉我剧情怎么发展的?尔康救出紫薇了没啊?”

连天祥正磕着瓜子,说:“我也没注意啦,刚才都是在看其他节目,你心蝶阿姨说你大概快回来了,就调到这个频道了。”

“啊!好可惜哦,真是的,我明天一定要看重播!啊,尔康出来了!”

剧情正好演到还珠格格中一帮人大逃亡,紫薇被人掳走,尔康找寻她的经历,结果紫薇掉下山崖变成瞎子。裴青衣回忆起当初看这部剧的时候,她还在读初中,也是如痴如醉,梦想着来场旷世之恋,不过回过头来看却感觉这部剧实在是太无聊了。

“好怀念……”雪真的眼睛,却是渐渐涌出泪水来:“那个时候,爸爸,还活着,他还那么健康的样子……”

说到这,她就低头掩面而泣。

摄像机正面拍摄着连天祥,孙心蝶二人。皇甫壑看着母亲的样子,也是抹了抹眼睛。

“他们看起来真的像兄妹一样呢。”孙心蝶笑吟吟地说:“雪真,阿壑没有欺负你吧?如果有告诉我啊!”

“妈!你帮着谁啊!”

“孙阿姨最好了呢!”雪真则是粘在孙心蝶身旁,依偎着她。那个时候,连雪真和孙心蝶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裴青衣仔细看着孙心蝶,作为自己重点怀疑的对象,自然要好好观察她。孙心蝶的确很漂亮,眼睛和皇甫壑特别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开朗,露出笑容的时候,感觉犹如鲜花盛开一般,能自然而然对她产生好感。而且她的很多动作都显得优雅从容,显出其颇为良好的修养。

“雪真,把摄像机拿回去吧,”连天祥笑着说:“你这样很耗电的。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拍,明天早上我带你出去好好拍怎么样?”

“一言为定哦!”

雪真捧起摄像机,走进自己的书房,然后放在书桌上,走了出去,将门关上。书房内没有开灯,门一关,就陷入了黑暗,只有窗户透出的一丝月光才可以依稀看清楚整个书房。

然后,画面就彻底化为了黑暗。

结束了。

“就到这里就结束了。嗯,就是这样。”雪真摇了摇头说:“也没有什么啊,这个录像我小时候只看过几次,后来就一直没有再看,内容都几乎快忘光了。”

“不,不对。”裴青衣却是紧锁眉头,说道:“不对啊!”

“你发现什么了?”皇甫壑也是立即追问:“快告诉我!”

“你们,没有发现有问题吗?”

“什么?”皇甫壑更加急迫了,继续说道:“告诉我啊!”

“摄像机的电源是谁关的?不可能是雪真啊,因为你不是把摄像机放在书桌上后就马上离开了吗?那么,该继续拍摄下去才对啊,为什么……会自动关闭了?”

一时间整个客厅都陷入了寂静。

雪真这才如梦初醒,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那么……关掉了摄像机拍摄的人,是谁?

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