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喜欢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个本来乘坐电梯到楼下去的男人,居然死在了5楼?而且还是皇甫壑的房间?

“快,快离开这吧!”苏小沫立即吓得朝皇甫壑身后躲,同时恐惧地大喊:“鬼,鬼肯定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与此相反,裴青衣反而倒是没有多大惊讶,反而是对皇甫壑说道:“果然和你有关系,那么,你能够想到些什么吗?”

“也不一定。”皇甫壑此时似乎有些冷静了下来,将厕所的门关上,说道:“我想,这也有可能是公寓刻意安排的。如果尸体被2号公寓住户发现的话,就会马上报警,而到时候,只怕警方会将和此事有千丝万缕关联的我带入警局讯问,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得不离开这个公寓了。”

“原来如此,公寓是为了不让我们受到血字影响而触发影子诅咒。”裴青衣不得不承认皇甫壑的话很有道理。毕竟,这个2号公寓是血字执行地点,未到午夜零点以前,绝对不可以离开半步,否则影子诅咒必然会启动。

而想到这,许熊的身体就是一颤。当初罗兰和神谷小夜子进行影子诅咒实验的时候,许熊曾经极力反对,毕竟这太过危险,当时有些住户虽说是自愿接受实验,不过,毕竟也是被逼无奈的。可是许熊的想法没有被采纳,多数住户还是希望拼死尝试出一条生路,看看影子诅咒是否存在着漏洞。可是,最终参加实验的住户,还是一个个死去了。

当然,现在想这些,也是无用。

“你确实看到了,两只血手在扼住他的脖子吧?”裴青衣继续详细问道:“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不认识。4楼那个房间的住户,我记得是一对夫妇,不过这个男人我没见过,大概是来做客的人?这个公寓的情况,我十多年来一直在监控,所以可以确定那对夫妇没有搬家过。”

“那……”裴青衣又看向战天麟,问道:“说一说你发现尸体的详细经过。”

“这个,我之前方便完毕后不久,走出厕所,回过头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男人倒在浴缸里面了。就这么简单。”

这不禁让人想起当初幽水村阿秀家的水缸,莫非这个浴缸也是如此,每次有人死了就会送进浴缸里面来?或者说那个鬼就在这个浴缸里面存着着?

“还是……离开这个房间吧。”裴青衣皱眉说道:“接近这太危险了。不可以继续拖下去了。”

“可是……”苏小沫焦急地问:“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去雪真家吧?”一旁的司筱筱连忙说:“你看啊,这个公寓里面的人,都对皇甫你敌意那么深,而刚才雪真却还帮你说话,看来她很信任你嘛。如果是她的话……”

“不可以!”皇甫壑却是斩钉截铁地否定了司筱筱的建议:“听好,绝对不可以!不但是这样,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要再接近雪真!”

裴青衣很快明白了皇甫壑的心思,他是担心,一旦接近雪真,会让她也遭受池鱼之灾。毕竟,过去血字中,受到牵连而死的非住户,也是多得数不胜数,眼下这个鸭舌帽男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看,我们不要离开。”而接下来皇甫壑却是语出惊人:“你们认为离开就安全了吗?错,大错特错!我恰恰认为,生路会和这个房间有关系,我们如果现在离开,反而是着了公寓的道!不是吗?而且一如我所说,这很可能是公寓为了不让我们因为不可抗力而离开这个2号公寓而导致的情况。毕竟尸体出现在这里,才能保证不被任何人发现。”

皇甫的话,也着实有说服力。仔细想想,幽水村那次血字,李隐等人也是中了一样的陷阱,才会自己踏入死路。既然如此,当下大家又怎么会去做同样的蠢事呢?这么一说,另外五个住户,反而倒是都答应了下来。反正,在这个2号公寓,不存在任何地方是安全的,那么在一个有可能发现生路的地方待着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接下来大家所做的事情,就是检查照片了。这个办法,当初子夜的第一次血字的时候,就曾经用过,裴青衣何等精明人物,自然也是懂得拾人牙慧,立即照搬过来。在之前上楼的时候,就已经多次拍摄。当时雪真也在,但也没有多在意,她以为是这些灵异研究者想拍到什么灵异照片。

只是,4楼并没有特意去拍摄过,照片核对下来,也没有办法不对劲的地方。这下,让裴青衣感觉到很是失望。

“真是可惜,”她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下次再多拍点照片吧,啊不,我们现在就在四楼等地再去多拍点照片……”

“等一下!”皇甫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想起来了,十几年前,那个时候连叔叔给雪真新买了一台摄像机,她一时兴奋就拉着我在公寓内到处拍,对……对!如果她还保留着当初的带子……”

“你是说……”

“对,虽然具体的时间记不清楚,但应该和那起案件的发生是在同一年!也就是说,如果拿到带子来看一看,比对现在的照片,说不定就可以发现什么!我去问雪真要带子,裴青衣,你们到楼道各处再去拍点照片来!”

此话一出,大家顿时兴奋了起来!

裴青衣等人下楼去后,皇甫壑则是朝着雪真家门口走去。此时,已经是六点半了,皇甫壑踏着走廊,一步步来到那扇门的门口,按下了门铃。

不一会,门打开了,雪真一眼看见了皇甫壑站在门外。

“你,你……”她看见眼前的人的时候,忽然心中涌起一股酸楚,她刚才内心一直在挣扎,要不要去主动找他,自尊心和对他的思念一直在交缠搏斗,就在这一瞬,他来了……真不知道她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这个男人。当年年幼的时候,因为父亲的死一度记恨他,甚至希望永远忘却他,可是后来却发现,怎么也忘不了,总是在内心有着他的身影。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延续到现在。

她看到皇甫壑出现的刹那,忽然有股冲动,想扑到他的怀里,然后求他不要再离开了。从小时候开始产生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爱恨纠葛的感情,让这个男人已经在她记忆中烙印了极为深刻的一笔,无法抹去了。

她终于意识到,其实她也希望,孙心蝶不是真正的凶手,那样她就可以没有愧疚,没有罪恶感地和眼前的男人在一起了。

“你……有什么事情?”

“我长话短说。”皇甫壑此时回过头看了看,语速很快地说道:“十几年前,连伯父不是给你买了摄像机吗?你当时很兴奋,跑在公寓里面见人就拍,那时候的碟片,你还留着吗?”

“啊?”雪真被这莫名其妙的开场白弄得很无语,她本来还以为皇甫是来给她解释之前那些话的,却听他说着这些话来。

“皇甫壑!你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拜托,快点告诉我!这件事情很急的!”

“嗯……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怎么记得,也许扔掉了也说不定呢。要不你进来,我和你一起找找。”

“那拜托了。”

二人进入室内的时候,雪真带着他走进了书房内。然后,打开了一个储物柜。柜子里面满是灰尘,都是些发黄的书本。

“我想可能放在这里面吧?仔细想想应该没有扔掉,不过也很难说啦。”

二人一起翻找着,可是东西实在太多,找了二十多分钟,还是一无所获。最后,雪真站起身拍了拍满是灰尘的手,说:“大概真的扔掉了?反正当时也就是拍了些公寓的普通场景啊,又没有别的什么。你问这些做什么啊?”

“真的没有了?你确定?”皇甫壑却明显没有放弃,还在继续翻找。

“皇甫壑!”雪真以高分贝的声音大喊道:“你给我玩什么神秘!告诉我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你说的话,害我一直担心到现在!你是不是中邪了?”

最终,整个橱柜的东西都被翻出来,还是找不到。

“雪真。”皇甫壑咬牙站起来,抓住她的双肩,说:“你快走吧,这个公寓真的很危险!你现在走还来得及!算我求求你了,我不想你有事!”

“你真的很莫名其妙!到底是什么危险?你倒是告诉我啊!”

“总而言之……你必须尽快离开这,必须!我说的话,你就信一次吧!我不会害你,到今天晚上,午夜零点以前,你都别回来,千万别回来!”

这时候,皇甫壑又上前了一步,却踢到了一本书,而那本书顿时在地面上滑行了一下,撞在了墙边,顿时,从那本书中,掉出了一张碟片来!

皇甫壑和连雪真自然都是看到了那张碟片,二人都是立即冲了上去。

“对,就是这张!原来夹在书里面!”雪真拿起那张碟,问:“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好怀念啊……”

皇甫壑连忙一把抢过碟片,接着站起身,说道:“雪真,快走吧,离开这里!一定要离开这里!”

“如果真有那么危险,那我就更不能走了!”雪真却是倔强了起来,与此同时,她终于决定说出自己心中的话来:“如果你有危险,我就一定要陪着你,我……我……”

“我一直都喜欢着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