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锦华路,暮松小区2号楼的五楼,连雪真正对着窗棂发呆,不时敲打着手中的水笔。

此时,是6月8曰下午四点半。

而就在昨天,她接到了皇甫壑打来的电话。他一反常态地说同意和她合作调查,但是,明天一天他打算回到这个公寓来。

当时她真是难以置信。

“你当真要回来?”

“没错,怎么了?”

“不,我只是……那你住在哪里?你原来的那个房子……”

“你好像忘记一件事情了,那个房子我并没有卖掉,房产证上写的还是我妈妈的名字。所以我现在回来,想住就可以住。”

雪真顿时哑然,她一直以为皇甫壑离开后,就已经将房子委托房产中介卖掉,没有想到,那房子的主人根本没有变过!这么说起来,皇甫壑岂不是随时可以回来住?

可是,皇甫壑却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好,”雪真叹了口气,缕了缕额头上的刘海,说道:“你明天几点过来?”

“最晚不会超过晚上六点。你不用出来接我了,我到了以后会自动来找你,反正我们不是隔壁邻居吗?”

“是啊,隔壁邻居……”

雪真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孙心蝶和皇甫壑的时候。

那个时候,刚刚搬来的孙心蝶,热心地带着蛋糕盒,拜访邻居。当打开门看到那母子二人的时候,雪真就愣住了。

孙心蝶虽然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但脸上那自然清新的美让人感觉到很有好感,但更吸引了她的目光的,是那身边那个十几岁的男孩。男孩的脸,犹如是艺术雕琢出来的,五官竟然精致到这等地步,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迷醉不已。

那个男孩,自然就是皇甫壑。

这对母子,在公寓中,一直都让人很有好感,作为单亲家庭,孙心蝶一直悉心教导着皇甫壑,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二人对待任何邻居都表现出良好的家教和修养,无论谁看到他们,都往往会涌上一股好感。而孙心蝶身为一个单亲妈妈,始终起早贪黑地工作,考托福,上夜大,甚至抽时间帮公寓里面一些家庭的孩子补习英语来打零工,就算累到流鼻血,也发誓一定要支撑下去。

这一切都深深吸引了连天祥和连雪真父女。

那之后,他们父女去皇甫家的次数,开始变得越来越多,而被那对母女吸引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连天祥也开始发现,从孙心蝶身上,找回了当初和以前恋爱时的那种感觉。他们的心,也是越走越近。而皇甫壑和雪真,也是变得犹如真正的兄妹一般。

只是,雪真的内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希望成为他的“妹妹”。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如果没有因此而导致悲剧的话,她至今还是会很喜欢他的吧。那个一度占据她的心房,让她魂牵梦萦的人。即使是大学毕业后,乃至踏上职场,雪真也并不缺少追求的人。可是无论是谁,在她看来,都无法替代年幼时期在心底烙下的那个男孩。即便她曾经一度恨过他……“他要来了啊……”

雪真发现自己的心跳动得相当厉害。原本,她去见皇甫壑的时候,说服自己,那只是因为,她希望能够和他一起调查父亲的死的真相。毕竟,即使凶手是孙心蝶,但最重要的杀人动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但是,她现在才发现,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她其实只是想再见一见皇甫壑罢了。

自从皇甫壑当初搬离这个公寓,她始终都没有忘记过他。由姑妈代替父亲将自己抚养到现在,她却发现始终忘记不了皇甫。那个身影,偶尔露出的微笑都能够让她心醉一整天,在得知他会成为自己的哥哥的时候,内心却也是如此绞痛。

一直欺骗自己,一直想说服自己,他是杀父仇人的儿子。他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因为,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她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好像从眼中慢慢溢出,流到嘴角,感觉咸咸的。

“我该怎么办呢?”

“爸,你能告诉我吗?我该怎么办?”

现在的时间,是五点半。天已经完全黑了,而皇甫壑则是看着远处可以遥望到的暮松小区的一幢幢公寓楼。

“在回忆往事吧?皇甫先生?”苏小沫拿着一瓶矿泉水递给了皇甫壑,说道:“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皇甫壑接过那瓶矿泉水,苦笑一声,说:“谢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阐述自己的心情。只是,好像变平静了。”

“是……这样啊……”

皇甫壑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庞,任何一个女孩盯着看,只怕都会有些脸红。苏小沫连忙挪开视线,搓动着双手,没话找话地说:“希望,希望我们都可以活下来吧,希望……”

苏小沫并非是首度执行血字,她是去年就进入过公寓的住户,已经执行过一次血字。当然,在这些人中,皇甫壑才是真正的老资格,他毕竟执行过那个极为有名的寻找六颗人头的血字,还曾经尝试从无头鬼的手中夺取人头,在公寓中也算是个知名度比较高的住户。

而这时候,战天麟则是靠在墙壁上,冷眼斜睨着这些人,目光中透露阵阵阴寒,所以让周围的许熊,司筱筱都对他皱起眉头来。

战天麟是加入了神谷小夜子的同盟中,而小夜子是知道地狱契约碎片有一块,就在皇甫壑手中,当初他还以此威胁她,要求共享预知画。所以,战天麟自然是打着,必须要想办法让皇甫壑吐露契约碎片在什么地方。神谷小夜子有提供给同盟中的人一些办法,就是不知道,在这次血字中,是否可以派得上用场!

而裴青衣此时,也在考虑同样的事情。她目前是以银夜为首的同盟成员,她知道,皇甫壑也执行过当初六号林区的那个血字,所以,他也是有可能持有地狱契约碎片的人之一。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知道,他是否藏着契约碎片,否则他一旦死在这次血字指示中,就麻烦了。

终于,时间迫近了。大家也都做好准备,进入了暮松小区,很快来到了2号楼内。

这是一座三十层高的豪华公寓楼,而在皇甫壑等人进去的瞬间,皇甫壑立即看到,雪真就站在前面。

“你来了。”她表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笑容,冷冷地说:“他们是谁?是你那个‘祈灵会’成员?”

“她就是,连雪真?”苏小沫轻声在皇甫壑耳畔问:“是她吧?”

“嗯。”皇甫壑点点头,走到了雪真面前,二人就这样双双凝视着。

“走吧。”雪真回过头,她怕又再度涌出泪水来,将声调强行弄得冰冷些,走向了电梯。此时的她,很清楚,她不能让皇甫壑感觉,她原谅了他。毕竟,真相大白以前,她还是必须将孙心蝶,视为凶手。

这时候,电梯门却是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大概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看到眼前的雪真身后跟着的皇甫壑,却是目光一滞。

“请问……”中年男人走到皇甫壑面前,低声问道:“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毕竟,皇甫壑这堪比电影明星的美男子形象,实在太难以让人忘怀,尽管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也从十几岁的少年成为了英姿飒爽,风华正茂的青年。

“啊!”那中年男人立即大叫一声,直指着皇甫壑,脱口而出:“皇甫家的儿子!是你!对,眼睛一模一样!”

这时候,裴青衣,苏小沫等人都是紧抿着嘴。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那么多年过去了,公寓住户对皇甫壑是否还像当初那般仇视?

皇甫壑打量了那中年男人一番,带着几分不确定地说:“是……郑叔?”

“果然是你?”

被称作郑叔的男人,目光复杂地看着他,问:“你回来,回来做什么?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我当年说过,我会证明我母亲的清白。”皇甫壑丝毫不退让地说:“如今我回来,正是为完成这一目的。”

“什么?”那郑叔脸色一沉,说道:“你还认为你妈是无辜的?当初,我老婆就是被你妈杀了的!你知道不知道!”

“她不是凶手!”

“少来了!法院都判了,你还在狡辩?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小子!”

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而此时,已经六点了。如果离开这个公寓,后果不堪设想。于是,裴青衣等人都是跑了过来,而那战天麟,已经是攥紧拳头,蓄势而发了。

而就在此时,雪真却是拦在他面前,说道:“郑叔,他只是回自己家而已罢了,而且明天就会离开了。”

“连小姐,你爸爸不也是被他妈妈杀死的吗?你为什么替他说话?”

“那起案件疑点太多了,为什么皇甫的妈妈要杀死那么多人?动机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我一直怀有疑惑……”

“不是她还是谁?你爸爸的死,不是也有警察目击到是她杀了人吗?为什么你要为他说话?”

“雪真……”皇甫壑的表情很是错愕,显然他没有想到,雪真会帮他说话。

(未完待续)